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71章 抵东夷

第271章 抵东夷

        江炫堂自陈玄丘走后,一直就有些惴惴不安。

        陈玄丘就只带着一个人杀去太平州。

        那儿兵多将广,高手如云,他若一旦有个什么闪失,自己该怎么办?

        而且,江涛一旦得知刺杀失败,难保不会派大军来攻,若是陈玄丘再死在他手中,他出兵的可能性就会更大。

        一念及此,江炫堂这里立即开始调集兵马,做好了大战的准备,他自己更是披甲执锐,连睡觉也要枕戈而眠。

        却不想天光大亮后,娜扎就踏着风火轮,从太平州一路风驰电掣地赶来,兴冲冲地告诉他太平洲已经拿下了,叫他马上带兵前去接收。

        江炫堂这回是真的惊到了,在他眼中一直深为忌惮,也不敢主动挑衅的太平州江氏,就这么完了?

        江炫堂震惊之后,不禁对自己选择了朝廷一方,觉得明智无比。

        江炫堂详细询问了一番,确信消息、谢过娜扎之后,他便马上开始调动兵马,幸好此前他已经做了动员和调动,此时调拨大军十分顺利。

        娜扎没有耐性在这儿等他,同地也担心陈玄丘一个人在太平州不安全,怕他遭了他人暗算,便驾起风火轮,想先赶回太平州。

        娜扎带着一路风火,刚刚到了空中,突然又冲回地面,向江炫堂问道:“对了,鱼不惑那厮睡醒了没有?”

        江炫堂苦笑道:“我去看过了,鱼壮士睡得依旧很安详。”

        “嗯?

        安祥?”

        “哦,我是说,他肚皮翻白,一动不动。

        要不是一直在打呼噜,我真当他已经……他现在仍然在睡,呼噜打得震天响,我试着喊过他,可他也不回答我。”

        娜扎松了口气,道:“他只要还有气儿就行。

        那我走了。”

        娜扎说完,又是腾空而起,风风火火地往太平州而去。

        江炫堂点齐了人马,亲自率领大军,浩浩荡荡地赶去太平州。

        黄昏时分,江炫堂到了。

        果然如娜扎所言,除了部分江氏族人已弃城逃往东夷,留下的江氏族人全然没有了反抗之意,一见江炫堂,如见亲人。

        江炫堂的心计可比无名小师弟那小屁孩儿深沉多了,陈玄丘一脸厉色地嚷嚷着要夷平太州江氏全族,他都不用使眼色,江炫堂就知道陈玄丘是在为他制造顺利接收太平州的机会。

        江炫堂马上配合陈玄丘,不惜下跪为太州江氏族人求情,一番话说的声泪俱下,颇为动情。

        虽然江家一些聪明人也知道这其中有作戏的成分,但是对大多数江氏族人来说,他们可看不出来,眼见江炫堂肯为他们如此出头,他们从心里就已经开始接受这个新的统治者了。

        陈玄丘给江炫堂铺好了路,马上提出要出关前往东夷,江炫堂又吓了一跳。

        这位上大夫,不会单枪匹马再把东夷王给解决了吧?

        一时间,江炫堂心中竟先冒出这么个古怪的念头,接下来他当然是竭力阻止。

        能以一人之力解决太州之乱,已是莫大之功,再往东夷去可就太冒险了。

        东夷之乱能持续这么长时间,足见东夷王不是易与之辈。

        其实,大雍有道术高手,何以东夷之乱还能持续多年?

        像月酌这样的神兽级高手,只要派去一个,不就解决东夷的问题了么?

        其实不然。

        东夷叛军那边自然也有高手。

        而且东夷高手,显然拥有着可以抵消大雍高手的力量,所以双方只能动用普通军队的力量进行较量。

        不然,轻率出动这些超一流高手,这些超级高手一动手,那普通士兵就全成了炮灰,随时会被杀个干净。

        最后只留下这些高手,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因为纵然一方战败了,胜负定了,他们这些大神通者搅得天翻地覆,人口骤减,再打下地盘来还有什么意义?

        打得一片荒芜的地方,难不成让这些飞天遁地的高手去种地、盖房子、纳税、当守城的小吏?

        因此,双方的终极力量就如同核武,只有在常规力量彻底失去了战胜的机会,或者继续用常规战争方式进行下去,给自己一方带来更严重的后果,他们才会动用终极力量,于战场上一决生死。

        因此,江炫堂也是清楚东夷有真正高手的。

        陈玄丘此去,断然不可能像在太平州一般轻易得手,因而江炫堂竭力劝阻。

        但是陈玄丘只留下一句“吾固知东夷之险,也清楚逃逸的江氏族人已难成气候,但太州江氏叛乱,江涛原本又是东征的一员大将,如此种种,必令东夷局势发生重大变化。

        我此去,目的不在与和人争斗,主要是探察敌情、了解民情,以便使我王能针对东夷战略,及时做出相应的调整。”

        陈玄丘微笑道:“你放心吧,我只有娜扎一人相助,不惑又在沉睡之中,我怎么会莽撞地在东夷搞事情呢?

        陈某人一向崇尚和平,心肠尤其的柔软,此去东夷,我一定不会惹事的。”

        听了陈玄丘这番话,旁边已经归顺的江氏族人和就杵在他眼前的无名小师弟齐齐默然,可谓各有感伤在心间。

        陈玄丘驾着紫葫芦,与娜扎腾空而去了。

        月酌老人乃护国神兽,身份太过特殊。

        同时,这小老儿其实是个极端血统论者,不大瞧得上这些普通人族,不喜与他们打交道。

        因此,这只高傲的老鸟,早就隐了身形,不叫这些凡人看见。

        在葫芦飞起的最后关头,一个纵身猛地跳起,抓住了葫芦上的丝绦跟着飞起来的无名,此时仍然悬在空中,随着风,抓着那丝绦,被风吹得呼呼嗒嗒的,跟一块破抹布似的。

        江炫堂仰望着天空,看着尚未爬上葫芦的无名,感慨地道:“陈上大夫忠心无双,义勇无双,真乃国士无双也!”

        ……陈玄丘一路东去,飞抵东夷与东郡交界的连绵群山时,将葫芦藏在云层之中,纵目下望,就见至少有四处地方,战火不断,狼烟冲宵。

        无名惊讶道:“东郡与东夷打了六七年,每日战争仍然如此激烈么?

        这得死多少人呐。”

        陈玄丘道:“两边虽然常有征战,但是不应该如此频繁的。

        我看,应该是因为昨日太州江氏东迁,所以东夷王故意在边防各处制造战事,牵制大雍边军,避免他们出兵阻止江氏叛逃。”

        无名恍然道:“原来如此。”

        陈玄丘想了一想,没有继续往前飞,而是沿着起伏的山脉飞去。

        又行了一柱香的时间,娜扎忽然惊咦一声,指向地面的山谷中道:“苏苏你看,那是不是逃走的江氏族人?”

        陈玄丘低头一看,山谷中影影绰绰,似有许多人马,正在往东而行。

        陈玄丘运足了目力,就见那一行人马约有几千人,内中有不少车辆,看模样,队形散乱,不似军队。

        而若是军民混杂或是百姓的队伍,这么大的规模,应该就是江氏一族的逃民了。

        陈玄丘大为意动,要不要冲下去呢?

        制造个障碍起码应该办得到,比如有山谷两侧制造个崩塌堵住去路。

        江家逃走了两个不擅长武艺道法,但是经营有道的高层,如果能他们两个抓回去,也能更进一步地削弱东夷。

        东夷没有招揽到人才,只搞去一些普通百姓,那对如今的东夷来说,只是负担,无甚大用。

        想到这里,陈玄丘道:“娜扎,想不想下去打上一场?”

        娜扎一听眉飞色舞:“好啊!”

        月酌突然凭空出现,站在葫芦最前边,大袖飘飘,头也不回地道:“不能下去。”

        陈玄丘讶然道:“月酌前辈?

        为何不能下去?”

        月酌道:“他们有接应的人,老夫感应到,下方除了霸下,还多了两股强大的气息。

        这两股气息中,其中一道虽然不算特别的强大,却有金锐之气,叫人感应到了极不舒服。

        而另一道气息,强大浑厚不逊于霸下,一旦交起手来,老夫照应不了你们。

        若非老夫一路行来收敛了气息,现在已经被他们察觉,而一旦被他们察觉,只怕他们已经攻上来,哪还轮得到……咦?

        这是哪里?”

        月酌说着,想再看看下边,确认一下感应到的气息,却不想低头一看,下方白雪皑皑,奇峰峭立,与方才所见的景致大不一样。

        在此高处,纵目四眺,方圆数百里范围之内,都找不出方才那座山谷了        。

        陈玄丘刚刚把葫芦上升千米,迅速飞离了原地,此时才把高度降下。

        听月酌一问,便坦然道:“前辈说有凶险,那必然是真有大凶险了。

        我避开了些,以策安全。”

        月酌哑然,常言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倚衡。

        你看咱们这位姑爷子,啧啧啧,这是多有危机意识。

        陈玄丘神色自若,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他从容地四下看看,道:“我们人太少,此番东来,就是为了观看东夷情形,回去禀报大王,以便调整东夷战略,没必要暴露身份,引来东夷高手追杀。

        啊,对了,不知道东夷有没有什么已知的高手啊,比如像月酌前辈这样的高人?”

        月酌感慨地道:“老夫镇守中京近五百年,只卫护雍天子一人。

        天下各处,变化甚大,老夫也不甚了了。

        似昨日所遇的霸下,五百年前,在极北之地遇见过,你看他现在,却是在东夷出现,还效力于东夷王了。

        世事变迁呐,五百年,对我们神兽来说,太短,对你们人族来说,已经足够漫长了。”

        陈玄丘打蛇随棍上,忙道:“自古有言,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

        霸下神龟,居于北方,才是道理。

        跑到东方来,确实有些出人意料哈。”

        月酌道:“这个说法,指的只是几大祖兽的发迹之地。

        强大的神兽,也不容实力相当的神兽在他的势力范围内成长起来,一番厮杀,活下来的最强大神兽,自然只有一个。

        及至后来,祖龙元凤一类的祖兽,死的死、封印的封印,沉睡的觉睡,他们的子孙,倒不讲究这许多了。

        更何况,东西南北,本就是后来人凑趣之说,其实最初最强大的四神兽中,就没有老乌龟这一族,是他们脸皮厚,死乞白赖地占了人家九尾天狐一族腾出来的的位置而已。

        九尾天狐一族,一向生活在青丘,而青丘也在东方,那又怎么说?

        也没见祖龙腆颜自称,说整个东方都是他的。”

        陈玄丘眼睛一亮,费了好大的劲儿,终于引诱月酌说到合适的话题了,要不然,贸然提起凤凰一族,恐怕还要惹他起疑。

        月酌说完,也是暗暗松了口气,还是老夫机警,终于绕到四大神兽了,你快问我凤凰一族消息啊,快问快问。

        陈玄丘心有灵犀一般,问道:“照月酌前辈所言,您凤凰一族,也未必就住在南方了?”

        月酌眉开眼笑道:“正是!扶桑岛便在极东之地,上古年间,有三足金乌,便生活在扶桑,三足乌,可也是我禽族神鸟,贵不可言。

        所以呀,什么东南西北,都是后人强要加个说法,显得规整有序,我等天地神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还要按人族给我们划分的区域生活么?

        天大的笑话。”

        陈玄丘赶紧问道:“却不知月酌前辈是否知道,这东方什么地方有朱雀一族栖息呢?

        呃……我有一位挚友,乃朱雀一族。

        我想……前去拜会,说不定,从她那儿,可以了解到更多的关于东夷的消息。”

        月酌眉头一蹙,摇了摇头:“老夫也听说(就是听你说的)东方有朱雀一族出没,不过,具体住在什么地方,老夫却是不知。”

        “听说你们凤凰喜欢住在梧桐树上?”

        “你才喜欢住在树上,你全家都喜欢住在树上!上古年间,不住在洞里,就住在树上,那时不是还没发明房屋呢么。

        房屋住着更舒服,现在有了房子,谁喜欢住在树上啊。”

        “咳,是在下失言了,只是……什么线索也没有,这可不好找了。”

        “既如此,我等在天下飘来飘去的,可就漫无头绪了。

        不如落下地面去,变换个身份,寻访些大户人家,说不定他们会知道朱雀一族的消息。”

        两个人都急切想找到朱雀,可是陈玄丘担心这位天子的近身护法认为自己不务正业,所以不肯正面坦露自己的目的。

        而月酌也是一样,因为好面子,不想叫他知道自己跟来,就是为了参拜朱雀,两个人可谓各怀鬼胎。

        只有娜扎一旁听了二人的对答感觉有些怪怪的,我们来东夷不是要探查东夷王的情况么?

        这怎么他们俩,突然就兴致勃勃地要去寻访凤凰的下落了?

        至于无名就无所谓,无名很崇拜他的小师兄,在无名看来,小师兄此举必有深意。

        所以,无名才想多费脑筋,按师兄说的去做就是了,信师兄,没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