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69章 江氏东迁

第269章 江氏东迁

        家主死了,江家上下,一时呆若木鸡。

        江家高层,纵然对投奔东夷有所不满的,做为家族的一份子,也只能顺应大变。

        而今,家主惨死,反而坚定了他们心中的信念。

        事已至此,反迹已露,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家族如果被留在大雍,固然可以保全许多人的性命,但江家再也不可能做为一方霸主而存在。

        二房?

        分家很久了,大房这边,根本没把那个济州江氏视作自家人。

        那么,就只有逃,逃得出一个是一个,只要能逃出一支,哪怕只有一户,只要东夷王真如家主所预判的那样,雄才大略,终成霸业,那江家留下的火种,也能重新照亮这太平州。

        江昊澄、江天让、江木瑜、江献标、江夕晚、江成山、江世怀……几乎不约而同地,他们厉声下达了命令:“走!我江氏族人,分头东向,但能逃至东夷,以宗支远近以定尊卑,静候机会,重振江氏。”

        说罢,这几个高层同时做出了反应,十分的默契。

        江木瑜、江夕晚返身就跑向江氏族人群中,被他们裹挟起来,上千号人分散逃逸……这两个人一个善持家,一个善理财,不以武力见长。

        他们能为家族所做的最大贡献,是他们长袖善舞的本领和精明伶俐的商业头脑。

        所以他们毫不客气,立即遁入人群,随族人撤退。

        而江昊澄、江天让、江献标、江成山、江世怀五人,则率领族中高手,向陈玄丘和娜扎主动发起了攻击。

        江昊澄是个武痴,武功修为已臻巅峰,虽然他不懂陈玄丘冰肌玉骨髓如霜的真武功法,但是胜在年纪大了几十岁,一身功力深不可测。

        他使一口九环大刀,凌空一刀,刀芒暴涨,幻化成一道一丈多长的有形气芒,刀芒过处,把它所触及的一切家具、摆设,俱都切成了两半。

        陈玄丘不是一件死物,随着他的刀芒,就像是书本下被拍击的一只蚊子,辗转腾挪,上下跳跃,哪那么容易被他击中。

        陈玄丘自己就是武道大家,当然明白刀芒剑罡这一类的功夫,虽然无坚不摧,甚至可以伤及仙人之躯。

        毕竟它是凡人武道的最高境界,实则上已经隐隐触及修仙法门的门槛。

        但是,凡武的吐纳术,比不了仙人的修行之术,是无法支撑长时间使用刀芒剑罡的。

        眼下这江昊澄固然凶猛,却也只是刹那光华。

        果然,那无坚不摧的刀芒渐渐萎缩,就像盛开的昙花,已经在那一瞬间绽放了光芒。

        而那刀芒纵横期间,其他几人都知道他刀芒的厉害,因此早就远远避开,不敢加入围攻,以免遭其误伤,那几位都在围攻娜扎。

        这时眼见机会将至,陈玄丘一声长笑,便向江昊澄欺身过去。

        他没敢用定神鞭,定神鞭最厉害处,是它附加的八种作用,虽然看它质地也十分坚硬,但是此人能刀芒外放,万一毁损了定神鞭,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也没有用小吉祥碑,这江昊澄十分机警,刀芒开始萎缩时,他就有意识地避向了人群中,尤其恶毒的是,他避向的是原本在大厅中听候家主指示的那些江氏一族的老弱妇孺。

        陈玄丘对敌从不手软,哪怕她是一个百媚千娇的女人。

        但是的的确确只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正在哭号逃跑的妇孺、老人和儿童,让他抡起石碑呼地砸将下去,他干不出来。

        所以,陈玄丘强行突破,趁着刀芒萎缩,侵进了江昊澄身边。

        这江昊澄太恶毒了些,居然用自己族人中的老弱妇孺来考验陈玄丘的人性。

        陈玄丘心中怒极,这一侵身过去,立时大喝一声,拇指捏于食指和无名指之间,中指骨节外突,形如宝塔印,呼喝一声,声如叱雷,“轰”地一拳击中江昊澄胸口。

        “真武裂魂拳!”

        陈玄丘对敌,以拳脚功夫对战时,常用真武裂魂指,这一次也是怒极,用上了真武裂魂拳。

        他的拳头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这一拳若是他师父那等高手,破碎虚空、轰裂山河亦不在话下。

        陈玄丘没有那么高深的造诣,但用来杀一个人,足矣。

        “砰!”

        这一拳击中了江昊澄,如中败革。

        江昊澄被打得转着圈儿飞上半空,此时那气劲儿才从他体内炸开。

        “轰”一片血雨,挟杂着漫天的肉馅儿……陈玄丘撒腿就跑,要不说他不爱用“真武裂魂拳”呢,师父咋想出这种功夫来的?

        太变态了!他却不曾想过,那只老乌龟霸下一身的硬壳,防御无双,可他这种特殊劲道运用的拳法,是不是恰能视那老乌龟的无双防御如无物呢?

        拳意直透肉身,在其内部发作,自有它的妙用,否则谁会煞费苦心,研究这样的拳意。

        “哎呀,太恶心了。”

        娜扎脚下风火轮一动,也迅速闪开了,杏眼圆睁,瞪着陈玄丘,这人真是的,差点儿污她一身血,太不卫生了。

        人群中,正在下黑手的无名却没能逃过去。

        他的易忽略体质对生灵有用,可这漫天抛洒的血肉可不管他是谁。

        无名呆呆地站了站,一向好洁的他哪受得了这个,立即冲向后宅。

        他记得那儿有条大江,江上厚厚的冰层刚刚又被一头老乌龟给蹬碎了。

        陈玄丘这一拳之威,令在场所有人都静寂了一下,然后尖叫声四起,晕倒的,四散奔逃的,红了眼睛上前拼命的,一静之后,如水之沸。

        江天让、江献标、江成山、江世怀,四人疯魔一般围攻陈玄丘,江天让大叫:“江氏族人,立即四散逃逸,逃得一人是一人,务必保我江氏薪火传承。

        杀啊!”

        前半句,他是对族人说的,最后一句,却是对陈玄丘说的。

        江天让一身武功,江献标和江成山亦如是。

        江家允文允武,这年代的士大夫家族本就是文武不分家的,讲究的就是上马可征战,下马可安邦,其中只有一个江世怀,习有道术。

        三个武道高手,再加上一个不时从刁钻角度,合适的时机,向他发起偷袭的道术高手,陈玄丘被他们围在当中,走马灯一般大战起来。

        “娜扎,尽量阻止江底一族东逃,快去。”

        陈玄丘当然明白他们四人舍生忘死地阻挠自己的目的,哪肯让他们如意,立即吩咐娜扎一声。

        娜扎会意,踏着风火轮腾空而起,冲向东城。

        一到城外,娜扎就傻了眼。

        江家早就开始准备,所以金银细软、各色物质、兵马随从,俱都一团团、一队队列于城外。

        随着见机早就拔腿开溜的江氏族人陆续抵达,按照事先的分工,各自指挥一路人马,此时已经开始向东方进发了。

        太州城外,大雪茫茫。

        风雪之中,一路路人马,站在空中几乎看不清楚,若近了地面,又只能置身其中一路。

        这要如何抵挡?

        这是千军万马啊,不是一对一的搏斗啊。

        算了,全拦是拦不住了,能拦一个是一个吧。

        娜扎把心一横,火尖枪一挺,就向地面扑去。

        “砰!”

        娜扎的火尖枪突然刺在一个突兀出现,极其坚硬的东西上,震得她在空中一个倒翻,飞出几十丈远,这才泄去劲道,只觉虎口发麻。

        娜扎吃了一惊,定睛一看,就见空中浮现出如山的一只巨龟,那巨龟眼似铜铃,口吐人言,声音震震,似雪中惊雷。

        “可恶!鸑鷟老儿,一如既往地阴险,居然想引开老夫。

        幸亏老夫警醒,如今老夫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谁能在老夫的眼皮子底下,阻止江氏东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