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65章 雪夜袭太州

第265章 雪夜袭太州

        葫芦如船,行于长空。

        长空如墨,船隐其中。

        行至半途,忽然有鹅毛大雪,纷扬落下。

        风小了,天气似乎都暖和了些。

        下雪时就是这样,在正下雪时,天气会暖和许多,待大雪落下,则气温陡降。

        此时风势变小,陈玄丘便对身边的娜扎道:“此去太平州,只你我二人。

        恐凶险不小。”

        娜扎奇道:“你既知有风险,为何不接受江州牧提供的帮助?”

        陈玄丘道:“他手中纵有些道术高手,道行也只一般,我若带去,不过是叫他们送死,反成我的累赘。

        兵在精而不在多,你我二人,只要方法得宜,胜过万马千军。”

        娜扎一听,大为得意,道:“不错,小爷我出马……你说吧,咱们怎么打?”

        陈玄丘道:“我之所以急欲赶去太平州,是因为他们刚刚派了人来刺杀江州牧。

        他们为何刺杀江州牧?

        如果他们意欲马上去投东夷王,大可不必如此。

        可见,他们是做了两手打算。

        如果能成功杀掉江州牧,那就以江氏身份,发兵接管济州,只要太州和济同时在握,他们就不必背井离乡,而是将东夷战线推进至此处。

        如果失败,那就立即逃之夭夭,携家小、财帛、可以带走的兵马,投奔东夷,弃太平州于不顾。”

        娜扎赞叹:“够狠,舍得放下!我就不行,我那床都要随身带着,换个环境就睡不好。”

        说着,娜扎摸了摸她的戒指,自从摩诃萨送了纳戒给她,她再去哪儿,倒不必扛着架子床走了,只管塞进纳戒就是。

        陈玄丘道:“因此,他们派来刺杀江州牧的,应该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底,手中已经没有多少高手。

        而他们,则应该已经收拾了细软,带好了家眷和亲信家将,随时准备叛出太平州。

        我们此时赶去,他们派出的高手要么死了,要么仓促而归,要么逃逸四处尚未归去,正适合你我这种高手偷袭。

        如果我们能杀得了江涛最好,如果不能,也能逼其仓惶逃走,一则,带不走那么多的财物,不至于把太平州多年积累席卷一空。

        二则,任其叛逃和仓惶逃走是两码事,对朝廷顺利接收太平州大有帮助。”

        娜扎听得一个头两个大,昏头胀脑地道:“算计的事情你莫跟我商量,你只说,怎么打?”

        陈玄丘道:“你有风火轮,夜中出现,简直就是静室中的一只萤火虫,太醒目了。

        所以,我想让你公开露面,吸引太州人马的注意,而我则在暗中大杀特杀。”

        娜扎一听,不情愿道:“那我岂不是只管在空中飞来飞去,不能打打杀杀了?”

        陈玄丘道:“却又不然,他们必然派人截杀你。

        我是能不显露身形,就不显露身形,如此一来,公开的战斗,只能由你来完成。”

        娜扎转嗔为喜,道:“这个使得。”

        陈玄丘肃然道:“太州群獠,不过宵小,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敌人。

        所以,如果你发现要被困了,或是遇上什么强大的敌手,不要多想,立即逃之夭夭。

        你有风火轮,若真逃起来,几乎没什么人追得上。”

        娜扎拂然道:“我才不怕死,我不做逃兵。”

        陈玄丘道:“跟他们这些不值钱的叛逆拼命才是傻瓜。

        反正我是要逃的,而且我逃命的本领天下无双,谁也比不上。”

        娜扎不屑地道:“不可能!我有风火轮,可比你这葫芦跑得快。”

        陈玄丘道:“好,那咱们就比一比。

        一旦发现事情不妙,我就喊跑,咱们俩各就施本领,逃回济州。

        到时候,看咱俩谁先出现在济州,谁就赢。”

        娜扎一听来了兴致,道:“好!赌点什么?”

        陈玄丘道:“你若赢了,我给你做点好吃的,我的手艺,还有很多美味不曾做过呢。”

        娜扎一听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马上欣然道:“好,如果你赢了,我以后就什么都听你的,不跟你唱反调。”

        两人举起手来,“啪啪啪”三击掌,陈玄丘终于放下心来。

        娜扎是个好帮手,就是好胜心强,陈玄丘担心出了变故时,她犯起犟来不肯走。

        如今既然把她的好胜心放在了看谁能逃走,而且逃得快上,就不怕她遇到危险了。

        人家是富二代,法宝来得容易,不像自已,不是偷的,就是抢的。

        月酌随在暗处,听着二人对话,心中只觉好笑。

        他只盼太州事务快些结束,姑爷好有时间去寻找凤凰少女,一尝自已心愿,所以开始暗暗琢磨,如何不露声色地出手,帮他们完成任务。

        大雪纷飞中,宝葫芦飞抵太平州上空。

        陈玄丘自空中望下,整座城池静寂一片,大雪覆盖了地面,反光让大地显得不是那么黑暗,却有中了无生气的感觉。

        陈玄丘道:“娜扎,依你我先前所议,行动吧。”

        娜扎早等得不耐烦了,当即纵身而起,一身法宝尽出,脚踏风火轮,仿佛雪夜空中突然出现的一丛火焰,一俯身,向前城中建筑最为高大的那丛建筑扑去。

        “好大胆!”

        “给我死!”

        庭院中,突然有三道人影突然爆起,迎向自空中跃下的娜所。

        三道凌冽的杀气,仿佛能冻结人的灵魂。

        这三个人,是太平州江氏招揽的三个高手,练就一身阴寒功夫,较之先前的刺客团不遑稍让。

        之所以他们没有出现在济州,是因为三人所练功法太过阴损,是以弄得三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而且一身森寒之气无法掩饰,扮不了刺客。

        他们若是去了,不等江州牧出现,就得被那数千百姓发现异状。

        如此三大高手,杀一个豆蔻少女,本该手到擒来。

        但是,下一刻他们就是惊骇莫名了。

        娜扎手持火尖枪往空而下,三人只注意她手中长枪和脚下双轮的火焰了,却冷不防有一只明晃晃的圈子自空中出现。

        “啊~”一个高手惨叫,他当头挨了一记乾坤圈,登时大头冲下,向地面栽去。

        人还没有落地,已是死得不能再死。

        其他两大高手俱是一惊,此时他们还没看明白这女娃儿用的是什么手段。

        但是他们稍稍一惊,娜扎可是片刻未停,手中火尖枪趁势拨开一个刺客手中的圆月轮刃,一枪点中一个高手的眉心,劲力一吐,紫焰喷吐。

        那人登时也是一声惨嚎,竟然整个人瞬间被笼罩在一团紫焰当中。

        紫焰喷薄,竟连那人手中精钢打造的兵刃,竟也燃成了灰烬,整个人化作一团飞灰,随着大雪,纷扬落下。

        暗中,月酌老人猛地目光一厉。

        在这一刹那,他感应到了,娜扎这柄火尖枪,之所以枪尖儿上常有一团紫焰,竟是因为这杆枪中封印了一枚鸑鷟神兽的内丹。

        鸑鷟神兽,天年将尽时,会有紫焰自体内生起,焚尽残躯,不会受腐烂枯朽之辱。

        如果要取鸑鷟神兽的内丹,只有……生取!这一刹那,月酌老人心中杀心顿起。

        但是,他很快就压抑住了心头的杀气。

        娜扎是原陈唐关李镜之子,她的宝贝,是那日重塑肉身时,由其师门送来。

        所以,娜扎只是拥有了这杆神枪,却不是铸造此枪之人。

        即便有人杀了月酌的同族,那人也不会是娜扎。

        天界……月酌冷冷抬头,白眉一扬,看着空中纷飞的白雪。

        天地生灵,原本无分尊卑。

        先天神兽,更是最早成为这大地主人的一员。

        可是,人族得天独厚,本来肉体远较神兽一族孱弱,却掌握了以修行强大自已的本领,其中一些超强者,从此脱离了人族,飞升天界。

        从此,不管是他们曾经出身的人族也好,还是诸般灵兽神兽,俱都成了他们的口食与炼器的材料。

        月酌怒火中烧,但他自知非天界对手,尤其是此刻,仇敌未明,只得暗暗咬牙,忍下了心头之怒。

        陈玄丘遁身暗处,本想趁机出手,不料娜扎这孩子好胜心太强了,竟然一连抢杀了两人。

        第三个高手一见两个兄弟顷刻间被杀,骇然转身,投向后院。

        娜扎哈哈大笑,脚踏风火轮,便追了上去。

        以她的速度,本该轻易杀了此人,可她偏偏追着不杀,显然是希望以这人引出更多的敌人,免得还要一个个去找。

        陈玄丘摇头苦笑一声,急忙也纵身追上,如幻影般尾随其后,闯进了太州江氏的宅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