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49章神迹

第249章神迹

        葫芦飞在空中,陈玄丘立于葫芦之上,他的神念却已进入了葫中世界。

        一瞧他是以神念方式进来的,正雀跃迎上的吉祥小嘴儿便是一扁,有些不开心了。

        他是以神念方式进来的,那就意味着今天没有美食了给她吃了,眼巴巴等好久了。

        陈玄丘一见,便笑着摸了摸吉祥的脑袋,用意念传声道“好啦,我下次来时再给你带嘛,这两天实在是太忙了些。来,之前攒下的粮食先不要动,先把这一次成熟的,全都运出去。”

        吉祥其实知道他这段时间确实很忙,听他这么一说,再被他摸了摸脑袋,心中很是受用,便乖巧地答应下来。

        之前成熟的作物,除了用作粮种的,都被吉祥收了起来,所谓收起来,其实也就是找了平坦的地方,直接晾晒在地上。

        反正做为世界意志,她想把粮食放在哪儿,便能保证那里不会下雨。

        而且这个世界还没有生物,也不用担心粮食腐败或者鸟啄鼠窃。

        而这一拨刚刚成熟的粮食,数量已经极其惊人。

        因为每一次都播种更多,每一次收成都是呈几何倍数增长的。

        这一次陈玄丘却没有化身为巨人,去亲自收割粮食了。

        陈玄丘神念回归本体,站在葫芦上,对鱼不惑道“鱼兄,麻烦你了,大点声喊,让全城人都听得见。你就说,大王爱民如子,感天动地,赐下米粮以救灾难。鼓足了劲儿说”

        陈玄丘也知道这厮记性不好,说长了恐怕不等说完,他就先忘了,所以教得极其简短。

        不过这么说话却也适合那些大字不识的普通百姓,对他们来说,用不着长篇大论,只要叫他们记得,救了他们性命的是大雍天子,叫他们感激大雍天子便是。

        鱼不惑喜滋滋地道“好”

        鱼不惑突然深吸一口气,肚皮高高地隆起,然后

        “啵”

        鱼不惑吐了个泡泡。

        陈玄丘见了好不郁闷,早就知道这厮不靠谱,我居然相信他,我真是

        陈玄丘刚想到这里,就见那泡泡迅速升空,一边升空,一边扩大,升至数百丈高时,已经变得庞大无匹。

        这时那泡泡“啪”地一声破裂了,变成了一个笼罩在中京城上空的巨大半圆。

        鱼不惑双手拢着喇叭,冲着天空叫道“大王爱民如子,感天动地,赐下米粮以救灾难。鼓足了劲儿说”

        那声音传到天空,被那半圆气泡一挡,迅速扩大了无数倍,再传回中京城里,偌大一座城池,人皆有闻。

        陈玄丘一头黑线,低声说道“不用加鼓足了劲儿说”

        鱼不惑双手拢着喇叭,冲着天空叫道“大王爱民如子,感天动地,赐下米粮以救灾难。不用加鼓足了劲儿说”

        陈玄丘无奈之极,他原想贴着地面巡走于全城,一边施粮,一边方便鱼不惑呼喊,却不想他还有这么一手绝活,用来宣讲真是再合适不过。

        却不知鱼不惑所在,是那西方极乐境的两位圣人的道场。

        这两位圣人,平生最喜欢的就是向人宣讲教化,听得人越多,他们越高兴。

        他们动不动就开个八百弟子、三千外门的讲道大会,有这么多人听讲,总不能一直扯着嗓子喊吧所以两人很是发明了一些有助于宣讲的小玩意儿。

        鱼不惑在灵泉池中也曾听他们讲道,见识过这些玩意儿,此时拿来一用,果然有奇效。

        陈玄丘见鱼不惑有这样好手段,倒不必贴着地面巡走了。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玩的更大点儿。

        陈玄丘想着,心念一动,那紫皮葫芦旋即高高飞起,堪堪将要抵及那半球形气泡的最高点时才停下。

        此时陈玄丘脚下那只紫皮葫芦也化作了百余丈大小。

        葫芦口儿一开,葫中世界,吉祥以她的意念力调动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化作龙卷风,将那水稻、小米尽数绞断拔起,输运上高空。

        葫中世界,此时地面上有数十道巨大的龙卷风,在成千上万顷田地上席卷而过,将抽离起来的谷穗、稻穗、麦穗通过数十道龙卷风源源不绝地运出葫中世界。

        中京上空,顿时下起了稻米之雨。

        无数的谷穗、稻穗、麦穗如飘泼大雨一般向整个中京城倾泻而下,整个中京城在片刻的惊愕之后,都为之疯狂了。

        之前几次已被陈玄丘去壳收藏的粮食,这时自然不能满城倾泻,现在放出来的,都是刚刚从地里“采摘”下来的,刚出炉的,新鲜。

        城东,一处车脚院内。

        做车脚行的都是男人,所以玉衡置下的第一处秘密栖身处就是这里,这种地方骤然多出百十个男人,外人也不大注意。

        此时,后院里边,骡马厩旁,换了一身脚夫打扮的玉衡正抬头望着天空。

        无数的谷穗、米穗、麦穗瓢泼大雨般落下,他们的院子里、头顶上都落下了许多。

        一些骡马正抻着脖子从马厩下探出头来,伸着长长的嘴巴叨粮食吃。还别说,因为太密集了,还真能被牲口接着。

        汤少祝已经包扎过了,他就站在玉衡身旁,骇然地看着天空“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就算是神仙,也只能搬运,绝对不可能凭空造物,产出如许之多的粮食,可这”

        汤少祝拿着一截麦穗儿,那断口的碴儿还渗着浆水儿,这绝对是刚刚折断的啊。

        玉衡激动的脸庞通红,仰望着天空,喃喃地道“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能做成这样的事情。就算是道韵兄本人,怕也没有这般神通吧。”

        汤少祝沉默片刻,看着脚下越积越厚的粮穗,缓缓抬起头问道“他,就是道韵之子吧”

        玉衡道“不错”

        汤少祝缓缓点头“陈玄丘,果然是他我早就猜到了。”

        平阳侯府,老侯爷敞着裘衣,不顾寒冷地站在院子里,用手挡在眼前,看着从天而降的粮食,颤巍巍地道“大王怎么就能怎么就能啊”

        安婷站在他的身边,笑靥如花。

        老侯爷突然转过身,一把抓住女儿的手,泪流不止,哽咽地说道“大王这是有上天相助啊如此气运,谁能夺走他的江山

        女儿啊,为父老了,这眼力,是真真的没有你好。你虽是女儿身,可是放眼大雍公卿,恁是谁家公子,我的女儿,都不逊色于他老夫有你这样的好女儿,是为父的福气”

        安婷听到这句话,禁不住泪如雨下。

        老侯爷半生无子,求爷爷告奶奶四处寻求良方,好不容易才在五十一岁时妾室有了身孕。不料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却是个女儿,那时候的老侯爷当真如五雷轰顶、万念俱灰。

        侯爷家里,自然不会在吃用上亏待了孩子,但是老侯爷生育本来就艰难,何况已经偌大年纪,再无希望了。

        他憎恨这孩子夺去了他血脉传承的最后机会,从小就嫌弃她。

        安婷只是每每看到父亲那厌弃憎恶的眼神,内心所受的伤害便可想而知。

        直到她穿上男装,闯宫见驾,向先王求恳,情愿招赘上门,求大王开恩,不要断了平阳侯府的传承。

        老侯爷对这个女儿才另眼相看,开始好了起来。

        但是他对这个女儿虽然疼爱起来了,却也从未这样公开夸赞自己的女儿。

        今日这番话,不仅仅是对女儿的认可与自豪,也是一个变相的道歉。一下子就把安婷从小到大所压抑的委屈都勾了出来。

        安婷忍不住跪在雪地上,抱住老父的双腿,号啕大哭起来。

        大街上,无数的难民争抢着粮穗,有些等不及,刚刚抢到手中,就把那微微泛绿、有着稻米清香、粮食还有水分的稻米、麦穗,撸下来用力搓上一搓,便塞自己嘴里一把,再塞孩子嘴里一把,狼吞虎咽起来。

        一些百姓人家,直接抄起扫把,就开始扫院子里的粮食,但是眼见天空源源不绝,还在下着粮食雨,干脆也不扫了,站在越来越厚的粮穗上只管大叫大笑,然后突然跟抽疯似的就跪下来,望王宫方向而拜。

        首相沐衍府上,首相、亚相,大司寇、小司寇还有几位上大夫,正为如何处置衍王子而大伤脑筋。

        那时代,王族和诸侯极少会受重刑,争位夺嫡失败的,大多偃旗息鼓了事。不过,这里说的争,大多是文争,以武斗火并的方式夺位的极少。

        所以,如何处置王子衍,一时也没有先例可循,几个人里意见中庸的较多,建议处死的如费仲,建议废去王子称号了事的如简相等极端意见也有,大家各执己见,一直争持不下。

        首相沐衍其实是倾向于简相意见的,因为王子衍一直以来的名声太好,而他的造反生涯又实在太短暂,根本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危害和影响。

        就算中京城里,知道他曾谋反过的,现在也没多少人。如果这就予以严惩,天下诸侯不知详情,只会认为这是雍天子因为政见不同而迫害忠良。

        王子衍该不该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旦死了,对雍天子有害无益,那么做为首相他就得好好权衡一番了。

        这时,突然天降粮食雨。

        几个朝廷重臣站在廊下,眼见这等神迹,一时震撼的无以复加。

        许久,首相沐衍才长长地吁了口气,道“诸位,关于如何为王子衍量刑,老夫已经有了定计,王子衍率兵逼宫,意图不轨,当予处死”

        简登隆还要说话,沐衍淡淡一笑“简相不必再说了,子衍无义,天子有仁,不会真个杀了他的。天子必有恩旨下来,介时,可判子衍流放于羑里,永世不释”

        沐衍转向几位大臣,说道“尔等诸般顾忌,都大可不必了。”

        他向廊外一指,道“就以今日之神迹,我王便是处死子衍,谁敢怨言”

        :两章七千,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