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191章法眼如炬

第191章法眼如炬

        杨府下人将玉衡和夜合引到书房左近,让二人稍等,便进去禀报。

        夜合看着不远处一片废墟,冷笑道:“这位陈大夫得罪的人可不少啊。”

        玉衡淡淡地道:“但他竟能毫发无伤,倒也了得。”

        夜合哂然道:“不过是因为国君在此罢了,国君在此,护国神兽自然也在,他陈玄丘当然能化险为夷,我们来时,不就曾见过鸑鷟现出法相么?”

        夜合说着,目光微微一闪,他看到了妲己。

        妲己一手叉腰,神气活现地对着那片废墟正比比划划,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玉衡微笑道:“我一直都相信,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这时,那传报的家仆从书房出来,向二人欠身道:“玉少祝,国君召你进去。”

        玉衡点点头,整理了一下衣衫,举步向书房走去。

        夜合眼看玉衡打开障子门,脱靴步入其中,便悠然向妲己走去。

        妲己正站在废墟上,想像按她的理想打造出来的新居的样子,心花怒放,突然看到了夜合。

        妲己大喜,道:“咦?你怎会在此?你来的正好,我原还打算去山中拘些精怪,可精怪不通人事,用起来太过麻烦。你快帮我拘个几千几百的黄巾力士来,我有大用。”

        夜合被妲己说的一怔,愕然道:“你要黄巾力士做什么?”

        妲己道:“盖房子啊,你看,这儿全毁了,还有一眼温泉呢,怪可惜的,我要重建一幢合我心意的住处。”

        夜合脸色一沉,道:“胡闹,让你离开九碑林,是来盖房子的么?”

        妲己眼珠一转,撒娇道:“哎呀,你不晓得,陈玄丘这人多疑嘛,他一直防着我呢。这房子按我心意设计,我就有机会接近他呀,勾引他呀,然后就方便杀了他啦,嘻嘻。”

        夜合冷哼道:“不必了,太祝吩咐,要你尽快返回太卜寺。太祝要为你另行安排一个身份,送你入宫。

        以你的姿色,就算夺不到王后之位,也足以夺得天子宠爱,成为一世宠妃,那时自然能给予太祝更多的帮助。”

        妲己心中一跳,哎呦,又来催我啦,我才不要进宫,娜扎都说了,和坐牢一样的,哪像现在这么有趣啊,整天打打杀杀的,还能盖房子玩。”

        妲己赶紧表忠心道:“主人第一次交代我差使,若无功而返岂非太没面子,我想快点把房子盖好,就是为了好找机会嘛。你就帮我一次啦。”

        夜合无奈,道:“也罢,我就帮你一次。不管你成功与否,七天之内,务必返回奉常寺。”

        “知道了,你好烦。”

        夜合刚要施法,突又问道:“对了,太祝曾命耳报神传讯于你,你不曾收到么?”

        妲己一脸无邪地道:“没有啊,主人派耳报神来了吗?哎呀,我知道了,太子宫中阵法重重,虽不及我奉常寺,却也龙潭虎穴一般。耳报神是阴神,怕是触动禁制,早被消灭了吧。”

        夜合微微颔首,道:“果然不出太祝所料。不过……”

        夜合看看妲己,纳闷儿地道:“你要动用黄巾力士助你造屋?一旦陈玄丘发现你有役鬼通神之术,岂不是更要怀疑你了么?”

        妲己向他扮个鬼脸儿道:“他早就怀疑我了,人家天生丽质,怎么可能像个落难少女嘛,真是没办法。不过……”

        妲己乌黑的眼珠儿溜溜地一转,对夜合道:“刺客才会处处小心,唯恐暴露。我如今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张扬,他纵然怀疑我不是普通人,但也不会认为我是个刺客了吧。”

        夜合轻轻点头,倒也有理。换作是他,也很难把一个如此高调的人当成刺客。

        夜合双手结印,沉声道:“执天道、化万法。生阴阳、转乾坤。方圆千里,黄巾力士,应吾赦令。今夜三更,毕集于此,听候妲己吩咐。急急如律令!”

        黄巾力士是英灵所化、虚空之神,没有独立意识,也没有阵营归属。不管正派邪派,大神小神,只要懂得驱役之法,都可以拘来使唤。

        夜合施了法,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缓缓放开双手,不满地责怪道:“你不是有狐媚惑主的天赋神通么,要杀陈玄丘还这么吃力。”

        妲己苦起脸儿道:“狐猸之术,人家用过了,可他很快就醒了。”

        夜合终于吃惊了,他很清楚,“狐媚”是在人的本能之上进行催发的一种神通,所以它考验的是一个人的意志。一个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男子,竟然能够抵御色欲本能的“狐媚”?

        他自幼苦修,道心坚定。可是,他纵然奉常寺内,有着奉常寺四百多年来无数神官加持的神念护佑,妲己对他施展“狐媚”之术,他也很难抵抗。

        记得他第一次替太祝给妲己送饭时,妲己就用“狐媚”作弄过他。

        那时候妲己才十三岁,一个黄毛丫头而已,可他这个本以意志力为傲的神官,居然就神魂颠倒,显些出丑。从那以后,他就贴身佩着一枚清神定魂的项链,再不离身了。

        那陈玄丘竟能轻易破掉妲己的狐媚之术?

        妲己似乎也不服气,歪着头想想,道:“其实他第一次能破去我的幻境,就已令我很是惊讶了。这一次,他曾有过片刻的心神失守,神魂气息稍有外泄,那时候我感觉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夜合道:“什么奇怪的感觉?”

        妲己的目中透出一丝古怪的神气儿,缓缓摇头道:“我说不清楚,就觉得很亲切,好像他是我很亲的人,让我不舍得伤害他。”

        夜合听了,心中猛地打了个突儿。

        ……

        玉衡代表奉常寺向雍天子示忠的举动,殷受显然是很满意的。玉少祝在书房里还第一次见到了闻名已久的陈玄丘。

        看到陈玄丘的那一刻,他的心就怦然跳了一下,他从陈玄丘身上,居然看出几分陈道韵的神韵。

        陈道韵是人间美男,可这陈玄丘风姿俊逸,尤胜陈道韵。如果说他是陈道韵和那个天狐女苏青绾的儿子,他继承了父母双方的优点,长成这般模样,倒不稀奇了。

        可是,天狐一族的血统太过高贵,受天道压制,生育子嗣本就极难,更何况是与人族联姻,双方结合诞生子嗣的概率就更小了。

        陈玄丘,真是道韵之子么?

        回去的路上,玉衡反复思索,夜合似乎也有心事,二人默默而言,穿街走巷,始终不发一言。只是你走我也走,你停我也停,一前一后,如影随形。

        经过一条小巷时,踩着咯吱咯吱的积雪,夜合突然停下了脚步,道:“妲己的生父是天狐,母亲是人族。乾父为天,主生。坤母为地,主养。所以血脉上,妲己更肖其父。”

        玉衡站住,慢慢转身,奇怪地看了夜合一眼,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夜合思索着分析道:“如果陈玄丘真是陈道韵之子。其父为人族,其母为天狐。所以陈玄丘更肖其父,以人族之相为本相,轻易看不破他的天狐血脉,也就不稀奇了。”

        玉衡眉头一皱,道:“你怀疑他是陈道韵的儿子?”

        夜合道:“不是怀疑,我敢确定。”

        玉衡哂然道:“就凭他送我出来时,你见过的一面?”

        妲己的存在,只有王青阳和两位亚祝,还有夜合这个太祝心腹知道,玉衡也不知道妲己的存在,自然不知道夜合另有消息来源。

        夜合也不说破,故弄玄虚地指指自已眉心,悠然道:“玉少祝,你该知道,我一直苦修的是‘天目’,我的‘天目’虽然尚未大成,也能看到许多旁人看不到的东西。”

        玉衡冷哼:“你有几成把握?”

        夜合见他不屑,心中有气,便断然道:“十成!”

        玉衡双目微微一张。

        夜合得意地道:“回去我便禀报太祝,陈玄丘既是陈道韵之子,那就不惜动用我奉常寺全部力量也要把他杀掉了。旁人不知道,玉少祝你却应该清楚,陈道韵做的事,足以摧毁我奉常寺,不!是乾坤倒转……”

        玉衡脸色突然一变,沉声道:“住口!”

        玉衡警惕地左右一看,突然双手结印,沉声喝道:“一行咒!”

        夜合一惊,立即调动六识探索四方,天寒地冻的,长巷中一无所有。

        玉衡手印再变,沉声道:“二行符!”

        夜合神念延伸出去,感知到左侧院中,一条老狗正在廊下蜷缩在一个草垫子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右侧墙后,有三个半大孩子正快乐地堆着雪人儿,余此别无他人。

        夜合不禁诧异道:“敌人在哪?”

        玉衡手印再开,朗声:“三行法!”

        夜合道:“玉少祝……”

        玉衡蓦然转过身来,口吐神音:“三衍神通,法眼如炬!”

        玉衡眼中陡然射出两道金红色的光束,夜合尖叫:“不……”

        他下意识地纵身相闪,双手抬起,挡向面前。

        但是,来不及了,他的动作再快,又怎快得过已经施展出“法眼如炬”的玉少祝。

        两道奇光洞穿了夜合的手掌、手臂,洞穿了他的头颅、射在他身后墙上。

        夜合砰然一声炸得粉碎,每一块碎掉的骨头、血肉都被奇光点燃,溅飞到空中时还在燃烧,将及落地时,已经化作飞灰,被穿过长巷的风吹到了天地间去。

        “同为奉常寺中人,我本不想杀你的。可惜……”

        玉衡叹息一声,袍袖一卷,地面积雪飞起,弥漫了整条长巷。

        “汪!汪汪!”晒太阳的老狗,疯狂地叫了起来。

        另一侧院子里,三个顽童叠着罗汉攀着墙头向外望出来时,只见长巷空空,地面上,连一只脚印都没有。

        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