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166章天使请下马

第166章天使请下马

        太祝王青阳没有出来迎接陈玄丘,左亚祝安知命、右亚祝宁尘也没有露面,出门迎接陈玄丘的是少祝汤唯。

        “哎!谁说钦差大臣就一定牛,人家根本不买我的账啊。”陈玄丘沮丧地想,一时间有种钦差大臣进了年羹尧西北大营的感觉,心里有点“方”。

        汤少祝一见陈玄丘就露出了微笑,当初敲他一棒子的是当今雍天子,他对陈玄丘还是蛮有好感的。

        尤其是,他看得出,小师妹很喜欢陈玄丘,陈玄丘未来很可能变成他的妹婿,态度就更见亲切了。

        “汤唯见过天使。”汤唯向陈玄丘长长一揖。

        没错,天使一词,也是汉化西语时从汉语固有的古老词汇中借用过去的,这里的天使指的不是长着翅膀的鸟人,是指天子的使节。

        汤唯行完了礼,这才走上前来,以常礼笑道:“玄丘贤弟,岐山一别,久违了。”

        “哎呀,是汤兄啊,汤兄你好,哈哈哈,好久不见啦。”

        “是啊,回到中京后,诸务繁忙,也未顾上一见。请,太祝和两位亚祝已在神殿相候了。”

        “好好好,汤兄请。”陈玄丘好像被鱼不惑传染了健忘症。他说过要奉常寺太祝率队摆仪仗迎接他么?没有嘛。

        陈玄丘目不斜视,完全没看到左右两个门神似的侍卫鄙夷的目光,与汤唯有说有笑地走进奉常寺。

        奉常神殿,高大巍峨,庄严肃穆。

        大殿上,数人合抱之粗的大柱竟有三十六根,三十六根通天柱,从头到脚绘满了祥云瑞兽,每根石柱高达十二丈,撑立着一个穹顶状的殿庑。

        这座神殿实在是太大了,站在这样的神殿上,每一个人都会觉得自己仿佛一只蝼蚁。

        大殿正前方上首,顶天立地一扇白屏,上边没有供奉任何神像,只有“天地”二字,每个字都比一幢大屋还大,大概只有一位巨人,使一杆如椽巨笔,才能写得出来。

        那一横一竖、一撇一捺,都像是一口能破开天地的巨刀,带着一股镇压人心的宏大力量。

        “天地”大字之下,是一张十二扇的巨大画屏,画屏中心点摆着一张云床。左右呈外八字状,还有两张云床。

        左右两张云床边,可有一只丈余高的铜铸白鹤,喷吐着袅袅青烟,阵阵檀香气弥漫在大殿之上。

        三张座位之前,两侧通天柱之间,是足以容纳上千人的巨大殿堂。

        嗯……三清老爷显化的话,大概也就这排场了吧。陈玄丘悻悻地想,小受受登基坐殿的场面,都远远不及这里,奉常寺的地位果然超然。

        “陈天使到了,老夫未曾远迎,尚祈恕罪。”王青阳微笑地说。

        “啊,我……”陈玄丘刚想客气一下,王青阳已吩咐道:“来人,看座。”

        一位侍者端了张蒲团来,放在陈玄丘面前。

        人家太祝和两位亚祝正盘坐于云床之上,面带微笑地看着他,面容笼罩在袅袅的香雾之中。

        如果他跪坐在蒲台上,不管是坐的方式,还是座位的高低,看起来都会像是在向人家跪陈奏事。他可是天使啊!

        陈玄丘突然明白了,他想给人家一个下马威,人家也想着要给他一个下马威呢。

        他……要不要“下马”呢?

        ……

        娜扎带着鱼不惑赶到奉常寺,远远一看那巍峨庄严的门楣,娜扎便道:“走,咱们找一处院墙翻进去。”

        “我要干嘛来着?我为什么在这里?”鱼不惑翻看了一下记事牌,没记。

        “我应该找个本子,那样可以记得东西多。”鱼不惑想着,生怕自己又忘了,于是赶紧刻下了这句提示,然后抬起头来,向娜扎灿烂地一笑:“好!”

        管他什么事儿呢,他只要知道眼前这人是“饭碗”的朋友,听他的,准没错。

        奉常寺偌大的建筑群,要找一处人迹罕至的高墙翻进去,对他二人来说自然不难。

        “嗖!”娜扎一纵身,便掠过了高墙,隐隐地落地了。

        “鱼不惑,快点啊。”娜扎回头唤道,却没得到鱼不惑的回答。

        娜扎又唤了两声,很不耐烦,本想自己走开,却又觉得把一个大傻子扔在这儿太不地道,于是,他便想翻上高墙,喊鱼不惑过来。

        可是娜扎纵身一跃,却觉那道高墙有无限之高,他要掠多高,那墙头都要高出两丈,让他无可攀援。

        “咦?”娜扎好胜心起        ,一连试了几次全无效果,心中顿时明白过来。

        经营了四百多年,而且还继承了前朝奉御寺的全部家底,这奉常寺该有何等雄厚的底蕴?显然,偌大一座奉常寺,早已步步机关,他现在应该是陷于阵中了。

        娜扎胆大包天,却也不怕。

        如此看来,鱼不惑应该也进来了,只是二人各自陷于阵中,彼此不得相见。

        既来之,则安之。娜扎大大咧咧地就走开了,若碰到人,大战一场就是,谁怕谁啊?

        鱼不惑确实进了奉常寺,可一进奉常寺,就不见了娜扎。鱼不惑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只当娜扎已经走开了,忙不迭向前追去。

        ……

        无名一路追着娜扎和鱼不惑过来,到了奉常寺前时,二人却一溜烟儿没了踪影。

        无名搔搔头,心想:“我是去找娜扎和鱼不惑呢,还是去找小师兄呢?路人都说,小师兄巡视奉常寺来了,娜扎他们应该也是来寻师兄的,我不如直接去找小师兄算了。”

        想到这里,无名就背着他曳地的长剑,向那高大巍峨的奉常寺门楣走去。

        一辆车驾停在了广场台阶前,帘儿一挑,少祝玉衡从车中走了出来。

        玉少祝年约四旬,面如冠玉,目似朗星,凳下三绺微髯,气度清雅脱尘。

        身为四少祝之首,玉少祝也是经常巡视各地,此番刚刚巡视伯国归来。

        玉少祝拾阶而上,身后六名灰袍弟子背负长剑,肃然相随。

        到了大门前,两名守门侍卫一见玉少祝归来,连忙欠身施礼。

        玉少祝微微颔首,便进了奉常寺,六名剑侍弟子紧紧相随。

        无名登上石阶,瞧他们走进了奉常寺,便也不紧不慢地走过来,跟着跨过了那高高的门槛儿。

        无名一瞧左右两个门子没有拦他,心中便是一宽,暗暗哂然摇头:“传承年头太久,诸般规矩都废驰了,你看,我一大活人,就这么进来了,他们都不问一声。”

        无名随着玉少祝一行人走了一阵,瞧几人往左一折走开了。无名便站住,想了想,小师兄是天使,要会见奉常寺寺主,应该不会在偏僻的楼宇处。

        他四下看看,只见道路四通八大,每条路都很宽广,宽广的大路中间又有亭阁庑廊诸般建筑,建筑之间又有各种小道,不禁有些挠头。

        无名踮起脚尖儿看看,选了个正南正北的大道,就走了下去。

        路上偶有奉常寺的神官,无名目不斜视,神色坦然,只管走他的路,生怕被人发现他是闯进来的,再把他轰出去。

        无名心想,大户人家,都是越往后,住的越是家里辈份最老、地位最高的长者,我小师兄是天使,要会见的是奉常寺最大的官儿,一定是在奉常寺最后边。

        于是,无名就大模大样地走向九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