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159章惹火烧身

第159章惹火烧身

        陈玄丘晚上并没有尝试往奉常寺一行。

        修过《造化不死经》的人做事,首先考虑的是安排好自己的退路。

        奉常寺垂世四百余年,管理天下宫观,凌驾于众修士之上,虽然因为它走的是入世之路,少了几分神秘,可谁也不能小觑了它的底蕴与实力。

        贸然去闯奉常寺,十有八九要折在那里,纵然逃脱,也必打草惊蛇。

        陈玄丘已经知道妲己来自奉常寺,虽然不明白她究竟是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却已嗅到了浓浓的阴谋味道,越是这种情况下,他越要谨慎。

        一墙之隔,南子的住处,此时尚未熄灯。

        南子跪坐在蒲团上,面前一炉檀香。

        香烟袅袅,南子跪坐香前,长发委蛇,披垂腰畔。

        她穿着一袭睡袍,这是一袭月白色的丝制道服,宽松、柔软、贴身。

        所以,从襟领处就可以看到里边隐隐的春光。

        烛火之下,先是一痕惊艳眩目、香滑粉嫩的白。再往沟壑里去,才是暗香浮动、婉约神秘的白。

        只一白,便有百千种变化。

        一色妙有,胜过姹紫嫣红。

        四下寂寂,似乎唯有虫鸣。

        南子的神念缓缓释放开来,捕捉着其中几道不同的声音。

        偶尔会含糊两句,隐约听到什么“大战三百回合”的,是娜扎。这个好战的小家伙。

        打着小呼噜,睡得极香甜的,是鱼不惑。

        至于那道猫儿般细细的呼吸声,就是陈玄丘了。

        陈玄丘的呼吸很平稳,南子已经听了很久,确信他已睡着,于是微微一笑,盈盈站起。

        该行动了,盗了紫皮葫芦,立即向西而遁,去找正迎面而来的姬侯,然后摇身一变,她就变成了随侍姬侯的一位妾室,嘉鱼还是嘉鱼,却已不再是落难太子府的嘉鱼,而是姬国护法人--嘉鱼。

        薄而轻软的月白道服,飘摇律动着,将她诱人的身材若隐若现。

        南子赤着一对雪足,足尖点地,仿佛一只魅惑的精灵,轻盈地飘出了房间。

        ……

        陈玄丘仰身而睡,十分香甜。

        障子门无声地轻轻滑开,然后,迈进一只脚。

        雪足如霜,纤美如莲。

        一件松软贴身的袍服被提高了掖在了她的腰间,以免行走碍事。

        于是雪足、足踝、小腿、膝盖便呈露在外,在夜色中呈现着象牙般的色泽与光润,腴滑润泽,粉光致致,不见一丝瑕疵。

        南子静静地站在室中,适应了一下视线,这才向墙边的衣架姗姗走去。

        陈玄丘的衣服就挂在这里,但南子悉悉索索地摸了一阵,摸到了腰带,却没摸到那只小小的葫芦。

        南子咬了咬唇,那只紫皮葫芦是宝物,陈玄丘当然不会随手挂在衣架上,应该……在他身边,十有八九是枕畔。

        于是,南子玉足轻移,悄无声息地又向陈玄丘榻前走去。

        修长的玉颈,半敞的领口,可以隐约看到她那纤巧的锁骨。那锁骨颈窝,都能养鱼了。

        这袭丝制的轻软月白道服是夜间休息所穿,内中自然不该再穿抹胸、诃子一类的内衣。

        所以随着她轻轻的步伐,丰满高耸处在衣下微微起伏摇颤,跌宕出诱人的涟漪。

        南子爬上了床,摒住呼吸,在陈玄丘枕边轻轻地摸索着。

        陈玄丘睡在一张大床的中间,南子要弯下腰去,双膝跪在榻上,一手撑着榻,另一只手才好伸过去摸索。

        这一弯腰,那雄伟之物便累累垂垂,更显丰硕。

        无限春光就在陈玄丘鼻尖儿上方,若一仰头,分开袍襟,便能吮住那红豆,只可惜他睡得香甜,毫无察觉。

        “还是没有,难道……压在枕下了?”

        南子有些苦恼地颦起了眉,此时此刻,如果她猝然偷袭,陈玄丘怕是难逃一死,可要她杀了陈玄丘……她心里就一直不曾产生过这样的想法。

        她只想偷了紫皮葫芦,还给姜道人便罢。

        可是,如果紫皮葫芦被陈玄丘塞到了枕头底下,若想不惊动他而取出,那是不可能的。

        怎么办才好?

        南子思索时才发现自己正以一个极暧昧的姿势俯在陈玄丘头顶,不由嫩脸一红。

        她以重生之法已轮回几世,每一世都按照自己上一世寂灭前做下的安排,重生、悟道、拾回前世记忆,入宫护法,如此轮回往复,从无任何变化。

        就像那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小乡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几十年几百年下来,几乎没有一点的变化。

        所以她的心境,虽然较之寻常少女有所不同,终究也是在那单调的轮回中不曾经历过什么,因而较之她现在正值芳龄的身体,心境也只是略显成熟罢了。

        这么暧昧的姿势,怎能不令她芳心中小鹿乱撞,羞涩难堪。

        “怎么办,要取紫皮葫芦,就不能不惊动他,一惊动了他,又怎么可能善了?杀?不杀?”

        南子犹豫着,虽然她的本领极高,足以瞒过陈玄丘的神识,但是此时靠的这么近,她身上的热力,还有隐隐的体香,却不在她能屏蔽之列。

        她可不曾学过《造化不死经》,这世只有陈玄丘才有本事连气息、体温都能遮蔽。

        陈玄丘忽有所觉,身形微动,便欲醒来。

        南子大吃一惊,马上身形一矮,在他旁边躺了下来。

        陈玄丘张开了眼睛,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双更明亮的眼睛,还很媚。

        南子就侧卧在他身畔,好山好水好风光,粉面朱唇,分外娇媚。

        陈玄丘蓦然张大了眼睛,惊讶地道:“嘉鱼姑娘,你……你怎么……”

        南子咬了咬下唇,半是乔装,半是自然地露出了羞涩之意。

        她明眸羞垂,期期艾艾地道:“奴……奴对公子,情难自禁,所以……不顾廉耻,自荐枕席。奴家实非风流浪荡之人,只是对公子一往情深,情难自拔,还望公子怜惜。”

        南子说着,似乎羞不可抑的手足无措了,一只手无处可放似的,悄悄探向枕下。而她另一只手,却贴着着自己的大腿,屈指扣着一枚小石子,随时可以激射而出。

        她早看过了,娜扎的住处与陈玄丘的住处只隔着一道木板隔断的墙。

        来时她也曾想过一旦被察觉时如何应对。

        既然她心中压根儿没想过要杀了陈玄丘,那就只能遮掩了,她想到的遮掩之法,就是此时所说的借口。可她总不能真的把自己赔进去吧?

        所以,她在路上捡了一枚小石子,关键时刻只要屈指弹出,就能惊醒娜扎,娜扎自然会“撞破他二人的好事”,让她全身而退。

        南子这话,说得似乎合情合理。

        自从陈玄丘下山,因为他俊俏不俗的容颜,勾魂摄魄的一双桃花眼,不知撩动过多少位少女的芳心。

        如果有机会,相信其中性情奔放些的姑娘,主动闯入房中,索求一夕之欢的,也不在少数。

        如今这个时代可不是后世理学盛行的年代。翻看《诗经》看一看,纵然是被孔丘把收集来的三千多篇诗文删得只剩下三百零五篇,其中仍不乏女孩儿家大胆追求男人甚至男女大胆野合欢好的诗篇。

        可以想见,如果再加上那被删掉的三千多篇诗文,给我们呈现出的春秋时代风貌,该是何等模样。

        想来,较之现代,尤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小轮回、大轮回,        人有轮回,世道也有轮回,能轮回的又何止是幽冥六道?

        “陈玄丘应该会相信我的话吧?”南子担心地想。

        陈玄丘看着南子,原本就极娇艳的她,这些发披双肩,红唇微翕,仿佛一颗新鲜的荔枝,剥去了壳,露出了极鲜嫩甜美的果肉,谁忍不得不吃了她?

        南子正是蜜桃成熟的大好年华,浑身都散发着惊人的诱惑媚力。而陈玄丘是一个男人,极年轻又健壮的男人。

        陈玄丘的眸波中似乎燃起了一簇火花,呼吸似乎也粗重了。

        他忽然一伸手,就把南子一把拉了过来,身形一转,堪堪把她压在身下。

        南子食中二指拈着石子的手臂,被陈玄丘的大腿正好压住,再也动弹不得。

        卧槽!“他真信了!”这一下,南子更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