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149章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第149章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第149章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陈玄丘有现代人的意识,知道伤口处理若不妥当容易感染,所以还是找到管事,叫他派来找来一个婆子,顺道还讨来两套宫装。

        那管事知道太子对此人甚为看重,所以他房里为何多了个女人,很识趣地没有追问。

        陈玄丘等那婆子来了,便详细告诉她如何包扎,尤其要注意清洁、清理和消毒的过程,然后取出两颗茗儿所赠的丹药,叫她一颗辗碎了化在水里,用来清洗伤口,另一颗要南子内服。

        那婆子依照陈玄丘的交代,帮南子重新处理了伤口,出来一看,陈玄丘还在廊下候着,忙上前笑道:“公子请宽心,那位姑娘锁骨之下挨了歹人一剑,好在未中要害,公子赐的丹药也神奇,依老婆子看,那姑娘很快就会好的。”

        陈玄丘大喜,谢过了婆子,正要入内与南子说话,忽然一个王府家仆快步跑来,远远便叫:“陈公子,陈公子,府前来了一个……”

        说到这里,那人突然站住,露出一脸懵逼样儿来。

        陈玄丘问道:“来了一个什么?”

        那家仆道:“来了一个……来了一个……”

        他用力捶了自己脑袋两拳,忽然眼睛一亮,道:“来了一个小道人,一袭玄衣,背着口剑,剑长得都快拖拉到地上了。可那小道人倒是眉清目秀,白净的很,很讨人喜欢。”

        陈玄丘听了心中渐渐生疑,这形象,怎么那么像小师弟呢?

        家仆道:“他还说,他来自青什么山……”

        陈玄丘欢呼一声,道:“果然是我小师弟,他在哪里?”

        家仆恍然道:“对对对,他说他是你小师弟,我这脑子!他就在前庭,小人未曾确定他的身份,所以没有延请至此,小人这就……”

        家仆还未说完,陈玄丘已然一阵风儿地向前院掠去。

        无名背着小包袱,站在前厅大堂里,正好奇地东张西望,兴奋地等着家仆传报回来。

        忽然,一道人影飞掠而来,还未到他面前,便传来陈玄丘的哈哈大笑声:“无邪啊,小师兄可想死你了!”

        陈玄丘一把将小无名抱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儿,这才把他放下,喜孜孜地道:“果然是你,小师兄无时无刻不惦记你呀,师父还好么?大师兄和两位师姐都好么?你怎么下山来了?”

        小无名已经习惯被人忘记他的名字了,顺口就接道:“师父和大师兄、两位师姐都很好,他们决定闭关修行,我道行尚浅,受不了闭关的寂寞,所以就跟师父说,想下山寻找小师兄。”

        无名不是有意撒谎,而是只要涉及到师父不想让他说出的秘密时,他顺口说出来的,就会是真武大帝用神念注入他识海中的相关信息。

        陈玄丘并不生疑,欢喜道:“那太好了,以后你就跟着师兄吧,咱们师兄弟就在在人间界,闯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来!”

        无名也很开心,道:“小弟正有此意!”

        陈玄丘拉起无名的手,道:“来,去我住处,咱们好好聊聊。”

        陈玄丘拉着无名穿过前堂,拐过曲廊,进入客舍。

        前行不远,就是鱼不惑的住处。

        鱼不惑端着一盘糕点,站在曲桥上。

        他大口吃着糕点,碎沫儿掉进湖水里,一群锦鲤簇拥在水面上,争抢着食物。

        陈玄丘对无名道:“这人是我的朋友,名叫鱼不惑。这人记性奇差,片刻功夫就能忘了之前的事情。”

        陈玄丘说着,向鱼不惑打声招呼,朗声道:“不惑,这是我小师弟无骨,你们认识一下。”

        鱼不惑带着一脸的糕点渣懵懂地望来。

        无名向他招手笑笑,扬声道:“鱼大哥你好,我叫无名。”

        无名?陈玄丘脸上一热,我又喊错了,真是……

        无名,无名,这回我记住了。

        陈玄丘道:“鱼不惑记性很差的,你告诉他名字也没用,我住处在前边,来。”

        鱼不惑看着他们远去,搔了搔头,把糕点盘放在栏杆上,举起胸前小牌子看了看,就用长指甲把无名的画相刻在上边,虽只寥寥几笔,居然形神兼备。

        然后,他先看看陈玄丘的画像,便用一条直线引到无名的画像边,然后刻下一行小字:“饭碗的师弟!”

        陈玄丘领着无名进入自己所居的院落,路过娜扎房前时,见窗子不知何时打开了。

        陈玄丘探头一看,就见娜扎不知何时已宽去了外衣,下身穿一条喇叭腿的纱料亵裤,上身系一条红肚兜,双腿盘着,脚心朝上,露着一双白生生的胳膊,粉妆玉琢。

        他头上两个发揪已经打开了,一头长发垂落下来,映着一张精致雪白的小脸,只是两眼有些发直,显得有些无神,明明眼神已经对上窗口的陈玄丘,他跟没看见一样。

        他手里抓着一面铜镜,不时举起铜镜看看镜中的自己,似乎一脸的疑惑,喃喃有词一番,再举起铜镜看看,蹙着眉头,好像不认识镜中的自己似的。

        无名道:“师兄,这位小姐姐是何人呀?”

        陈玄丘咳嗽一声道:“这是一位小哥哥,不是小姐姐。他叫娜扎,好酒,偏又没有酒量,你看,他喝多了,就变成这副德性了。不过还好,这是文静状态。”

        陈玄丘扬声道:“娜扎,这是我师弟无邪,你们认识一下。”

        娜扎直着眼睛望过来,向无名傻笑一声。

        陈玄丘摇遥头,道:“你已经喝了醒酒汤吧?快睡觉吧,别开窗子了,天冷,小心着凉!”

        陈玄丘把窗子替娜扎关上,便领着无名继续往前走。

        陈玄丘一边走一边介绍道:“我那床铺甚是宽敞,你且先住下,明日我再让管事帮忙拾掇个房间,今儿晚上,你我兄弟二人促膝长谈。”

        二人脱了靴子,走进房去。

        一个鹅黄色燕居常裙的娇弱女子,正赤着一对纤薄秀气的雪足,走到几案边,一手撑着几案,有些无力地跪坐下来,正要提过壶来倒水。

        障子门儿一开,南子便扬眸向门口看来。

        陈玄丘一见南子,这才意识到自己房中还有一位房客,忙介绍道:“哦!这是我师弟无猜。师弟,这位姑娘是……”

        陈玄丘正琢磨该如何介绍南嘉鱼的身份,若是从头说起,未免说来话长。无名已经彬彬有礼地长揖一礼道:“小弟无名,见过师嫂。”

        无名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虽说这女子穿着燕居的常裙,并不算暴露,但只一瞧见那对雪足,无名就马上垂下了眼帘。

        南子是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人,穿着一套只有在自己卧房才适合穿着的燕居常服。而这间房屋是陈玄丘的卧房,那她不是陈玄丘的女人是什么?

        所以无名的判断不算离谱。

        南子向门口望来时,根本没注意陈玄丘旁边还有一个玄衣少年,直到陈玄丘向她介绍,这才注意到。

        南子这一看,就觉得此人有些眼熟,这时恍然叫道:“啊!你是城西三岔路口的那个少年?”

        “咦?”无名听了讶然抬头,仔细一看,这人……

        南子虽然换了女装,更显得娇媚不可方物。可那眉眼五官,可不就是曾在三岔路口和另一个女人大打出手的那个男装女子么?

        无名白净的小脸,腾地一下就像鸡冠子似的红了,眼中气出了晶莹的泪光。

        他清楚地记得,这个女人在那茶棚前与另一个女人醋海生波,为了一个已经上天的男人大打出手!

        而她竟是小师兄的女人!

        无名感觉他已经嗅到从师兄头上散发出来的青草香气了,那是大草原的味道。

        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