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142章奉常神殿

第142章奉常神殿

        第142章奉常神殿

        奉常神殿,高大巍峨,庄严肃穆。

        殿上,三十六根通天柱,从头到脚,绘满了祥云瑞兽,每根高达十二丈,撑立着一个穹顶状的殿庑。

        在这样的粗大、高长的神柱之下,一个人站在那里,真如一支蚂蚁一般。

        大殿正前方正上首,顶天立地一扇白屏,上边没有供奉任何神像,只有“天地”二字,每个字都比一幢大屋还大,一横一竖、一撇一捺都带着一股镇压人心的宏大力量。

        “天地”大字之下,是一张十二扇的巨大画屏,画屏中心点摆着一张云床。

        左右呈外八字状,还有两张云床。

        此时,左右两张云床上已盘膝坐定两个皓首老者,正是左祝安知命,右祝宁尘。

        少祝汤唯身着一袭黑袍,按剑跪坐在云床对面七丈外一具蒲团上。

        一张猎猎风响,左右两位亚祝同时抬头向外看去,就见从大殿门外飞进来一个人,他一袭黑衣,两袖张开,衣袂猎猎生风,仿佛是一只稳稳滑翔着的蝙蝠。

        这只巨大的“蝙蝠”带着猎猎的风声,从汤少祝头顶飞过,即将抵达那张云床时,在空中翩然一转,稳稳地落下,盘膝坐在了云床之上,大袖随之飘落,无须展袖,正好舒展于身体左右。

        汤少祝马上顿首道:“属下汤唯见过太祝!”

        “是汤唯回来了。”

        王青阳脸上露出欣然之色:“玄阴鬼道门可已伏诛?”

        汤少祝沉声回答道:“属下幸未辱命!”

        王青阳轻吁一口气,道:“玄阴鬼道门谋害大臣,且假之以神明名义,亵渎了天神,当诛!汤少祝此行辛苦了。”

        汤少祝道:“属下忝为我奉常寺一员,理当为我奉常寺竭诚效命,不敢言辛苦二字。太祝,两位亚祝,属下此番击响‘唤神磬’,是因为有十万火急的大事,要当面呈报。”

        王青阳目光一凝,问道:“你要说的,莫非是姬侯谋反之事?”

        汤少祝先是一呆,继而大喜道:“可是三王子和谈师妹已经回京了?”

        左亚祝安知命道:“不错,三王子已把此事禀报于天子。不过,姬侯素有贤名,不仅各方诸侯钦仰久矣,就是朝中亦不乏公卿仰慕他的为人,三王子拿不出凭据,百官议论纷纷,天子亦难做出决断。”

        汤少祝肃然道:“太祝,两位亚祝,属下也没有什么人证物证可以奉上,但是以我在姬国的所见所闻,属下觉得,姬侯确实是存了反心,如果属下估计无误的话,最多三年,必然举事。”

        神殿内顿时一肃。

        半晌,王青阳缓缓地道:“此事,老夫会尽快禀明天子。幸好天子得了消息后,亦已做出了应变之策。天子已下诏,命姬侯进京觐见,他若不来,天子便有理由以不敬之罪讨伐他!”

        右亚祝宁尘叹息道:“希望能顺利解决此事,莫要东北骚乱未止,西北又生是非。”

        王青阳颔首道:“我奉常寺自当效忠朝廷,卫护社稷。”

        汤唯道:“属下还有一事禀报,我奉常寺位于岐州的奉常院,已被姬国鬼王宗彻底捣毁,姬侯现如今已决定在奉常院原址上修建民居。”

        “什么?”

        王青阳霍然立起,脸色骤变。

        左右亚祝都有些讶异,刚刚听汤少祝禀报说,他确信姬侯要造反,太祝也没有如此失色啊!

        王青阳脸色变了几变,缓缓坐了下去,沉声道:“岐州奉常院彻底毁掉了”

        汤少祝道:“是!”

        右亚祝宁尘忍不住道:“太祝,我奉常寺下辖三百六十座奉常院,便是毁了一座,那又如何?太祝为何如此震惊?”

        王青阳欲言又止,慢慢恢复神色道:“四百多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人直接向我奉常寺,发出如此挑战!老夫安能不惊?”

        宁尘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显然是王青阳临时找出的搪塞之言,不过他不肯说,却也识趣,不再追问。

        王青阳目光一厉,寒声道:“鬼王宗?似乎只是西陲边荒的一个小宗门,居然敢向我奉常寺挑战,当以雷霆手段,诛灭其宗门!”

        汤少祝道:“太祝,鬼王宗已经灭门!”

        王青阳颜色一霁,赞道:“汤少祝不愧是我奉常寺年轻一辈中第一神官,你已将鬼王宗上下正法了?很好。”

        汤少祝道:“属下不敢居功。鬼王宗围攻岐州奉常院时,确实元气大伤,但是他们有备而来,而且事先用了手段,污秽了奉常神殿,不能以神殿法宝击之,属下也只能负伤远遁,灭了鬼王宗的不是属下,而是一个名叫陈玄丘的少年。”

        王青阳神色一动,道:“随三王子回京,曾入宫见驾的那位少年,似乎就叫陈玄丘。此人很是了得啊,他是什么来历?”

        汤少祝道:“属下不知,师妹曾跟我说,此人乃青萍山隐仙宗弟子。”

        王青阳眉头一蹙,向左右看去,宁尘和安知命都摇了摇头,表示没听说过这么个门派。

        汤少祝道:“此人下山前往清凉州,去寻冀州苏护,寻亲不遇,和三王子还有谈师妹相识,遂一同去了岐州。”

        王青阳和安知命、宁尘同时一惊,骇然看向汤少祝。

        安知命沉不住气,脱口叫道:“他姓陈,前往冀州去寻苏护的?”

        汤唯一怔,道:“亚祝的意思是?此人有问题么?”

        宁尘忙替安知命掩饰道:“冀州苏护,乃是安亚祝的故交,所以骤然听到这个名字,有些惊讶。他为何去寻苏护,和苏护是什么关系?”

        汤唯道:“好像是一门远亲吧,属下不曾多问。”

        王青阳目光闪动,咳嗽一声道:“家长里短的事,就不要在这里议论了。那陈玄丘不是与谈姑娘相熟么?安亚祝若怀疑他是故人之后,改天向谈姑娘打听一下就是了。”

        安知命欠身道:“是!”

        王青阳挥挥手,道:“汤少祝,你一路辛苦,下去休息吧。”

        汤唯恭应一声,起身退了出去。

        神殿上,一时只剩下了三个人。

        寂静半晌,安知命幽幽地道:“他姓陈,又往冀州去寻苏护,你们觉得,他会不会是……”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脸色已经青了,而王青阳和宁尘的脸色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大殿上一时寂寂无言!

        (看来还可以有第三章,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