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110章但使妖娆能举动

第110章但使妖娆能举动

        次日一早,殷受睁开眼睛,刚抻一个懒腰,忽然看见一条青绿色的小蛇就盘在自己枕边。

        殷受瞪着青蛇,青蛇也瞪着殷受,咝地一吐舌信儿……

        陈玄丘在院中打了一趟拳,茗儿早早起来了,就站在角落里看着,待陈玄丘收拳吐气,便笑吟吟地迎上来,拍手道:“陈大哥,你这拳脚真是威猛,每一拳每一脚都有若霹雳炸响,和你平时斯斯文文的样儿真是大不一样。”

        陈玄丘笑道:“家师这一脉的武功,一向走的是刚猛霸道的路数。你是没见过我大师兄使这套拳法,那才真的是步步霹雳,拳拳雷霆。”

        二人正说着,“吱呀”一声,殷受的房门开了。

        殷受手里提着一条软绵绵的小青蛇,一出房门,顺手就往草丛里一丢,笑呵呵地对二人打招呼道:“陈大哥、谈姑娘早。我一觉醒来,竟发现枕边盘着一条蛇,你说巧不巧,这胆很明目的,我才吞下去,就觉得神清目明,清醒了许多。”

        陈玄丘讶然道:“你竟生吞了蛇胆?小心着些啊,这要不小心弄破了,可是苦的很。”

        殷受两眼一亮,道:“陈大哥你也吃过么?”

        陈玄丘道:“我在山上的时候经常吃。”

        茗儿抿着嘴巴,一想剖蛇吃胆的画面就觉得好恶心。

        不过,玄丘哥哥既然说他也吃过,这反感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了。

        李镜吩咐厨下为他们准备了一些虽然清淡、却也丰盛的早餐。

        殷受大概是吃了蛇胆之故,胃口大开,光是他最爱吃的鸡蛋,就一气儿吃了四个炒蛋、四个水煮蛋,外加两个蒸蛋糕。

        早餐之后,李镜仍是一身常服,笑道:“车马已经备好,这陈唐关名胜古迹实也不少,李某便陪三位一起去逛逛。”

        李镜四下一看,沉下脸来,向身边家将问道:“娜扎呢,快找他来。”

        李镜虽然不太喜欢这个三儿子,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骨肉,有帮扶他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他位至一镇总兵,这一辈子基本走到了仕途尽头。如今三王子驾临陈唐关,这么大的机缘,当然该留给儿子。

        他长子和次子都随异人修行,从小在外,这个亲近未来天子的机会,怎么能让小儿子再错过呢。

        李镜一向以军法治家,家规严厉。他让娜扎与他同去,娜扎还真不敢违拗,过了一会儿,忸忸怩怩地还是来了。

        茗儿一瞧娜扎的模样,便奇道:“咦,这才一夜的光景,你这嘴唇怎么了?”

        娜扎放下遮在唇上的手,瞪起眼睛道:“我遮着你都看得见?”

        李镜一瞧儿子唇上肿起一个红通通的小包,瞧着……嗯,有点像三瓣嘴儿。

        李镜不禁愕然道:“你这是怎么了?”

        娜扎讪讪地答道:“唔,我昨夜睡觉,梦见在逮一只大王八,一扑就翻到了地上,结果王八没逮到,嘴唇却磕破了。”说着,有意看了陈玄丘一眼。

        茗儿听了不禁吃吃直笑。

        李镜心中叹气,这孩子,实在顽劣,不省心呐,如果是另外两个儿子,怎么会在贵客面前这般出乖露丑。

        李镜当着三王子的面不好苛责他,便忍气道:“你随为父,陪伴三王子、陈公子和谈姑娘四处游览一下。”

        一行人乘了马,离了府邸不远,便见到了昨日在后窗外可以看到的那片湖泊,湖水澄净,碧波荡漾。

        湖畔芦苇随风,野鸭出没飞翔。

        这一路行去,小湖套大湖,大湖又套湖,仿佛九曲连环一般,风景实是雅致。

        李镜骑在马上,兴致勃勃地介绍道:“这里共有大小数十个湖泊,此地百姓称之为团泊。至于地下热泉,倒是只有李某府中才有一眼,三位昨晚可沐浴过么?那温泉泡过,再抚肌肤,会觉光滑许多。”

        茗儿摸了摸自己小臂上的肌肤,还真如李镜所说,那细腻的肌肤质感,比平素更显幼滑细嫩了些。

        再往前去,便见一座大庙矗立在那儿,庙旁便是阡陌百亩。道路另一侧,则有农舍数百幢,显见是个繁华的村庄。

        陈玄丘疑惑道:“那是什么庙宇?”

        李镜向前一看,道:“哦,那是共有三座庙,分别是娲皇庙、真武大帝庙还有龙王庙。据说它们的历史相当久远了,至少也有上千年之久。我们去瞧瞧。”

        李镜一边引路,一边道:“因为这里是江河入海口,又有每半个月一次的大集,到时候四面八方,十数万百姓,都会聚集来此,最是热闹。所以曾有许多庙宇建在这里。

        不过后来年久失修,又常有百姓盗取大木砖石,运回家去自用,便有很多庙宇破败消失了。如今只剩下这三座庙宇,殿宇风格甚是古拙,倒可一观。请!”

        眼见到了庙宇前,李镜下马,邀请几人入内一观。

        娜扎乃‘苍胡颉’神珠修成人形,按照他悠久的寿命,现在只算是十几岁的一个少年,来到这人间还是十几岁的一个少年,玩心自然重些,跟着大人规规矩矩地走路,心里不耐烦之极。

        一瞧他们要进庙去游览,娜扎暗暗松了一口气,便故意落在后边,未随他们进庙,待他们进去,自己就往旁边田埂上玩耍去了。

        陈玄丘几人随着李镜首先进了最大的那座娲皇宫,里边只有一个无精打采的庙祝照料,那庙祝四十出头,瘦小枯干,眼皮总是抬不起来的样子。

        这里果然久不见香火了,显得十分萧条。原本雕梁画栋的殿宇,色彩盘剥,殿柱皲裂,上首一张香案也是光秃秃的,香案上前便是娲皇圣像,金身上落满灰尘。

        李镜道:“我大雍四百多年的江山,代代贤王垂拱而治,天下无事,四海升平,徭役不兴,年谷丰稔。百姓们既无战乱之苦,又无天灾人祸,安乐太平,无所求也,也就少有祈神求仙贡献香火的事情了,这诸神庙宇自然也就冷清了。”

        庙祝没精打彩地道:“大老爷说的是,只是苦了我这等人,连点油水都没得。三处庙宇,如今只小老儿一人照料,前年上收了个小徒弟,也受不得此间清苦,跑掉了。”

        李镜等人都是便装前来,所以那庙祝只晓得他们是富贵人家,却不知道真正身份,才敢这么说话。

        李镜笑道:“那又有何不好?你瞧你正当壮年,做些什么事挣不到一口饱饭吃?偏要在这里等别人施舍,不事生产,只管伸手,没人照顾时,自然没你的饭吃。”

        这边李镜跟那庙祝说着话,殷受却走上前去,抬头看了看那殿上的娲皇神像,虽然满是灰尘,保存尚还完好。

        瞧她眉眼,端庄秀丽,芍药笼烟,依稀与他那日在姬国后宫中,一见便让他神魂颠倒的美女相仿。

        其实这娲皇像与那南子长相倒未必相仿,只是都属于妩媚成熟的风韵美人儿,容颜气质自然多少有些相仿。

        殷受情不自禁,便指着那娲皇神相大声赞道:“世间美女百态千姿,我却只喜这种端庄秀丽成熟妩媚的。若我能得此等女子,定要求父王赐我为妃,宠之怜之,呵护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