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108章舍得舍不得

第108章舍得舍不得

        陈玄丘仔细破解着“小吉祥天”碑上所载的一条条道纹。

        大道之纹也算是一种文字,若能识得这种文字,再把它转化为自己能够理解或使用的文字或语言,就能转换成一种可以调动大道力量的咒语或符箓,以其激发道纹共鸣,从而使用这种力量。

        但是天上地下,识得道纹者能有几人?

        很多威风不可一世的高手,那本领也只是一代代地由师门传承下来,他会使用,知道在使用某一道法时该如何结印,该吟颂什么法诀,却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便是如此。

        而陈玄丘得到了那部上古时代的《无为经》,经中却有道纹注解,所以他能看明白。

        须知,那部《无为经》实是至高无上的道术法门之一。

        其实陈玄丘一直有一个疑问,师父说过,他与仙路无缘。

        这也就罢了,他现在虽然修道略有小成,其实也还是凡人,并没有成仙,所以他也不知道将来是不是真的就不能修到大乘圆满,渡劫成仙。

        但师父还说他若擅修道术,将会招来杀身之祸,陈玄丘就不太明白了。

        他现在就修炼了道术啊,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他还认了一个总兵官当大哥,收了一个三王子做小弟,很风光啊,哪来的大祸?

        他却不知,世上也就只有这部《无为经》,以其化无用为有用,以无为为有为的独特法门,才能隐蔽住他的元神信息。

        否则,若是换了其他任何一部功法,他只要一修练,立即就能被三十三天之上某几位禁忌的存在所察知,然后……

        结果就是,世上再无陈玄丘了。

        陈玄丘仔细破解着那碑上的道纹,渐渐明白了这只“鲸吞万物葫”究竟是什么宝物,心中的惊喜越来越强烈。

        让它变成乌蓬船儿大小,乘着它遨游飞翔,使它变大变小,这些只是区区小术而已。

        这只葫芦真正的作用其实只有一个:自辟空间,蕴养一方天地,直到形成一个小千世界。

        等那小千世界蕴养成熟,开始诞生生命,掌握这只葫芦的人进入其中,便是这一方小千世界的创世之神。

        而那块石碑,则将成为操纵这个小千世界运行的天道意志。

        这小千世界中不管有亿万生灵,不管修成了何等了不起的存在,只要他还没能力超脱于这一方世界之外,那生灭就只在葫芦主人的一念之间。

        葫芦主人不但可以进入小千世界,成就其中的至高神位。他在外面这个大千世界中,也可以借用小千世界的力量。这等宝物……便是大罗金仙也要眼红吧?

        可惜的是,这只葫芦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代就已产生了,虽然最初在这葫中开辟一方世界的那位大人物,把葫中世界的时间设计的很快,葫中一日,葫外一年,可要把它蕴养成熟,仍然不知道还要多久。

        或许,等我都化成灰灰了,这个小世界还在慢吞吞地形成之中吧?

        陈玄丘沉吟地想。

        至于用这葫芦吞摄他人,却不是这个葫中小世界自带的技能。

        对这葫中小世界来说,开辟一方天地,自成洪荒宇宙,那是何等威能?

        用它抓人?简直岂有此理。

        与这等无上威能相比,摄人囚杀这等技能实在是连小道都算不上。

        而这摄人的本领,乃是由它现在的真正掌控者施加于其上的一条道锁。

        陈玄丘既然能破解葫中道纹,自然也明白了它的用法。

        现在,陈玄丘也可以像姜道人一般使用这个法宝葫芦。

        但是,施加这条道锁的人,等于同时在这葫芦上施加了一道神念印记,这道印记若不抹去,只要施加印记的人一时心血来潮,想要查一查这葫芦下落,只一动念,就能察觉它已落入他人手中。

        那时,这人就能利用这条道锁,夺回葫芦的控制权,将它轻易取回。

        陈玄丘想要把这葫芦据为己有,必须得抹去这道印记。否则,于他而言,不过是借用而已。借用多久,完全取决于施加这条道锁的人什么时候察觉它已易手。

        怎么办?要不要抹杀那条道锁?陈玄丘心中挣扎起来。

        这葫芦对他而言,目前最实用的功能,应该就是它唤名摄人的妙用了。只要不搞到尽人皆知,在他抱着葫芦喊自己名字的时候,连个屁都不要放,那他在人间几乎横趟啊。

        陈玄丘实在不舍得。

        可是,不抹杀这条道锁,它随时可能易手,说不定就在下一刻,就从他眼前凭空消失。怎么办?

        如果把这只葫芦比喻成一台计算机,那么这葫芦就是硬件,最初的拥有者则在那块石碑上施加了道纹,建立了一套操作系统安装进去,让这一方石碑驱动这葫中世界运行,成为这一方小世界的主导意志。

        施加这条唤名摄人道锁的人,则是在人家的操作系统上安装了一个应用软件,这个软件具备摄人的能力。

        而姜道人,既没有设计系统软件的能力,也没有设计应用软件的能力,他只会机械地使用。

        陈玄丘也不具备设计系统的能力,目前来说,他跟姜道人是一样的菜鸟,只明白怎么应用。

        但他进入过葫中世界啊,他看到了那碑上的道纹,并且进行破解了。

        现在他就等于拥有了这只葫芦的一个后门程序,他已经看到了系统最高权限的使用命令,他虽然不会设计,不会创造,可他会抹杀、会删除、会破坏啊。

        破坏,永远比建设容易无数倍。

        要不要抹杀那人留下的道锁?

        好不舍得啊!就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了么?

        陈玄丘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心中好不挣扎。

        娜扎捉着两条青蛇,探头探脑地出现在客舍,瞧见这厢还有灯光,便偷偷摸了来。

        今天真是好气,被这恶人劈手就夺了师父赐给他的宝物,还把他的浑天绫拿去缠在了身上,害得一向好洁的他,回来后用火把那红绫儿煅烧了一个晚上,心中这才舒坦了些。

        此人据说是三王子的好兄弟,还跟李镜那蠢蛋称兄道弟了。也是真佩服那李镜,海里的大长虫他能称兄道弟,这凭空冒出来的一个野人,还是个暴露狂,他也能称兄道弟,啧啧!

        这人杀是不能杀了,吓吓他,让他吃些苦头也好。

        娜扎想着,鬼头鬼脑地藏在树后,微微探头,向那灯光亮起的窗中一望,就见陈玄丘端坐窗前,双眉倒竖,目光炯炯,咬牙切齿。

        娜扎吓了一跳,赶紧缩回头来,心道:“他干什么?难道我被他发现了?”

        娜扎刚想到这里,就听“砰”地一声拍桌子声,然后陈玄丘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真的不想这么做,是你逼我的呀!若我真是无可选择,那也只能当断则断,辣手摧花了!”

        娜扎本来就心虚,一听这话只吓得一哆嗦,手一松,那蛇本来被他掐着身子,缠在他的手腕上,这时突获自由,嗖地一下,就冲着他的嘴唇狠狠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