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74章自斟1杯人间烟火

第74章自斟1杯人间烟火

        第74章自斟一杯,人间烟火

        陈玄丘听了不由怦然心动。他没想到姬侯竟然这般看重他。

        前世他苦追小丽都没得手儿呢,这一世居然有机会娶一位公主?黄鼠狼嘴下逃出的鸡,这得多大好运气?

        凭心而论,姬侯并不是一个昏聩的君王。

        陈玄丘这一路行来所见,姬国做为地处西陲边荒的一个国家,治理的真是非常好了。

        爱民如子,姬侯做到了。身为国君,他能率先垂范,几十年来年年不忘亲耕慰农。纵然是作戏,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能够做到这些也殊为不易了。

        他还鼓励工商,英明地免除了肯来遥远的姬国做生意的商贾们的税赋,以此刺激流通。他求贤若渴,对于人才,大胆任用……

        如此种种,做为一个君主,他真的是无可挑剔了。

        现在他不仅对自己许以高官厚禄,甚至打算把公主下嫁给他,要说陈玄丘没有一点感动,没有一点受宠若惊的感觉,那就是说谎了。

        可是……姬侯又是奴隶制最坚定的维护者。他放纵奴隶主随意迫害、虐待、杀戮奴隶,这让陈玄丘无法接受。

        他如果从未见到过,尚还可以自欺欺人,可他见到了啊。

        今日她还是一个面有菜色的少女,虽然可怜,终究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可一夜之后,她就像牛羊一般被屠宰了,她的头盖骨镶上了美丽的金边,里边则盛着尸油。她的腿骨被人制成了一口骨箫,那血丝还没干透!

        那惨烈的一幕,给陈玄丘留下了强烈的心灵冲击,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就算他无法改变这一切,他也无法坦然地接受姬侯的官职,和那些灭绝人性的鬼修们成为同僚,去维护那些野兽的权利,坐视更多的同类被屠宰,被“吃掉!”

        陈玄丘的神色只是微微一动,便毅然摇了摇头:“国君如此垂爱,玄丘感激不尽。但,道不同,不相为谋。”

        陈玄丘此语,掷地有声,一时满座寂寂。

        浅陌和绿裳远远也都听得清楚,浅陌顿时心灼不已,这个傻子,性子怎么这般执拗,那些奴隶活便活了,死便死了,与你有何干系。

        就算你心地善良,想替他们讨个公道,心意尽到也就是了,怎么可以如此顶撞爹爹,爹爹下不来台,势必会迁怒于你,这……这可如何是好?

        姬侯盯着陈玄丘,忽然呵呵地笑了起来:“好!很好!陈贤不但一身的才学,还有一身铮铮傲骨啊,哈哈哈哈……”

        大司徒冯贞眉头一跳,急忙以袖掩口,小声地进谏道:“国君,今夜群贤宴上,不宜见血,大不吉呀。”

        大司马魏岳也轻声劝阻道:“国君,坊间百姓早把凤鸣岐山与陈玄丘联系在了一起。国君若诛杀此人,恐与我姬国声名不利。”

        姬侯听了,把突然涌起的杀机压了压,神色冷淡下来,冷冷地道:“寡人虽然求贤若渴,却也从不强求于人。你既志不在朝堂,实在遗憾之至。你且归座,今日宴后,任你行止自便。”

        “多谢国君!”陈玄丘毫不理会四下向他望来的或诧异、或惋惜、或不解、或钦佩的各种目光,泰然归座。

        姜道人微微一笑,抚着胡须对姬侯轻声道:“姬侯不必担心,姜某不会让他离开姬国的。”

        姬侯微微点头,咬着牙根,不失风度地望着下边,低声说道:“此子才学出众,既然不能为我姬国所用,便是我姬国的大敌,务必将他抹杀,不留后患!”

        姬侯说罢,便微笑举杯道:“来,寡人与众卿,满饮此杯!”

        大家正觉得气氛有些尴尬,闻言连忙起身,一起向姬侯敬酒,满饮了一杯。

        当下,丝竹声乐起来,酒宴会场的气氛便渐渐缓和下来。

        姜飞熊朗声笑道:“今日姬侯求得贤士无数,此为姬国之喜,姬侯之喜。如此盛况,这般饮酒,不免刻板了。莫如流水泛酒,羽觞随波,方助雅兴。待姜某略施小术,为姬侯和诸位助一助酒兴……”

        姜飞熊说着,双手结了一个“天丁诀”,双眼霍然一张,喝道:“开!”

        就见地面上陡然鼓起,仿佛有一头钻地兽正在土下拱土前行,拱得那泥土如犁子犁开了似的左右翻滚,一道沟壑在其后形成,弯弯曲曲其形如蛇,一路逶迤向前,将左右两侧公卿贤士们的席位连在了一起。

        刹那间,沟壑已成,旋即便有流水汩汩,从那轩厅后边的大湖中中被引过来,注入沟壑之中。初时水势尚急,但是等那流水注满了,水速便放缓了,水也变清了。

        姬侯命人取了十二只铜爵来,一一注满美酒,由他亲手一具具放入水中。

        那爵中盛了酒,依旧浮在水面上,随着缓缓的流水向下游荡漾开去。

        这“曲水流觞”的规矩,就是等那酒杯卡停在谁的案前时,便由谁满饮此杯,能得此酒中,自然大有福气。

        如此一来,气氛顿显活跃,不少公卿趁机起身,先上前来敬姬侯,接着又为姜道人神乎其技的道术向他敬酒。

        之后公卿与贤士们便互相走动了。众文贤武贤识趣地主动向对面的公卿们敬酒,询问称呼,自报名姓。

        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与这些公卿结交,对他们的仕途可大有裨益。

        先前众星捧月一般的陈玄丘,此时却成了众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瘟疫。

        不要说有人上前攀交,敬一杯酒,便连看他一眼都不肯,走路都要绕着他,唯恐沾了他的晦气。

        夏浔远远瞧着,都替陈玄丘感到难受,可他也不敢过去触这个霉头。

        此时此刻,谁与陈玄丘亲近,那无异就是姬国公敌了。

        陈玄丘对此毫不在意,他初上凤凰山时,只是为了有借口接近鬼王九子,以便诛杀这些披着人皮的夜叉修罗。

        竟尔因此名声显赫,受到姬侯青睐,不过是意外之喜。

        谁不想位极人臣?谁不想荣华富贵?尤其是他才十八岁,若能就有机缘赢得高官厚禄,拥有自己的封邑和子民,那是何等的逍遥快活?

        可是,他不能拿良心去换。

        富贵荣华、功名利禄,总有地方求得。可若良心没了,那就很难找回来了。

        所以,你倾心结纳也好,你视我为无物也罢,我都泰然处之。

        陈玄丘独自坐在那里,虽然顷刻寂寥,门前冷落,却是安之若素。盛一碗人间烟火,品一口其中苦乐,心境意志,竟是因此磨砺的愈加坚定,十分纯粹。

        所有人都刻意不去看陈玄丘,把他当成了口气,只有两个人一直暗中观察着他。

        一个是浅陌公主,眼看他自斟自饮、悠然自若,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浅阳也不知道该向他表示钦佩,还是骂他太傻。

        自从见了那一面,浅阳就喜欢上他了。不要怪她肤浅,皮相本就是吸引人亲近的最直接的条件,接下来才是更深的了解。而陈玄丘的才学,何尝不是一样叫人倾倒?

        然而,陈玄丘当众拒绝了父亲许给他的高官厚禄,他们还有机会么?一时间,公主殿下愁肠百结。

        另一边,殷受悄然立在暗处,远远地看着陈玄丘,心中却是无比的钦佩。

        最初,他只把陈玄丘当成一个谈得来的好朋友。及至到了凤凰山上,才开始看重陈玄丘的才学,想着他或许可以为大雍所用。

        此时,亲眼看到陈玄丘为了他心中的坚持,拒绝了别人难以抗拒的诱惑,哪怕已成此间公敌,仍然淡然处之,殷受就像是看到了他那个自信而执拗的父亲。

        当天下悠悠之口诽谤不绝,七十二路诸侯为之侧目的时候,他毅然顶着内外无尽的压力,哪怕没有一个人理解他,也要向着他的道前行。

        那时他的心情,应该就像此时的陈玄丘一样落寞吧?

        左护法悄然掠回到王庆的身边,王庆横眸,看了他一眼,左护法轻轻一摇头,低声道:“没有找到!”

        王庆微微一蹙眉:“如此重要的场合,他能去哪里?”

        就在这里,轩厅内一名侍女“啊”地一声尖叫,倒退几步,一跤跌倒在姬侯的案前。

        正杯筹交错的众人被这一声尖叫喝住,都讶然看向轩厅方向。

        就见又有几名寺人、侍女陆续如见鬼魅,尖叫着跳开。

        姬侯、姜道人、三公等人惑然看去,就见一具面目丑陋、鬼怪一般的尸体,正随着那汩汩的湖水,流进了姜飞熊以道法开辟的那道水道。

        此时那具浮尸正漂到姬侯身边,仿佛浮沉不定的一具酒爵般飘来荡去。

        轩外众人大哗,纷纷拥上前去。

        陈玄丘依旧淡定地坐在那儿,吃一口菜,喝一口酒,怡然自若。

        这时,却有一只纸鹤自夜色中飞出,翩然落在他的肩头。

        众人正拥上前去,震惊于突然浮现的一具死尸,并无人注意到陈玄丘这边的动静。

        陈玄丘侧耳听着肩头纸鹤对他轻轻一语,顿时双眉一紧,目光如吴钩映雪,触目生寒。

        李青蝠从人堆里踉跄地挤出来,想到那具的浮尸的丑陋,再想想自己刚刚还美滋滋地喝了一杯曲水流觞送来的美酒,顿时干呕起来。

        他干呕几声,再抬头时,咦?陈玄丘去哪儿了?

        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