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8章梅开3度

第48章梅开3度

        那团黑影扑至窗口时,景青云就已感觉到了。

        可是,景青云没想到他的速度竟然这么快,更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扑入室内,连片刻也没有停顿。

        景青云立即扭身一滚,以极其狼狈但很有效的姿势躲开了这一剑,腾身跃起,掌化利爪,一爪拍出,利啸声起。

        那人一剑劈空,也是当头再进,丝毫没有犹豫。

        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谁还有暇盘道儿,明显是来杀人的,打就是了。

        “呜呜”

        “嗖嗖!”

        怪声迭起,室中二人仿佛化作了两团狂风,一个鬼气森森,幽魂身法飘忽不定,鬼爪频频伴随着利啸出现。

        另一个倏进倏退,区区一间斗室,剑气纵横,仿佛女剑圣公孙大娘附体,整栋房间到处都是他电光般闪烁的剑光。

        噼啪,哗啦……

        房间里的一切都糟了殃,书桌、坐椅、床榻、摆设……

        打得一塌糊涂,双方的打法都十分粗野。

        法师近战就是送菜,可是景青云被人侵身近战,竟然撑了这么久,不由得信心大增:此人来势汹汹,实力不过如此,只要能叫我有机会拉开距离,发出一个大招,此人必死!

        景青云刚想到这里,陈玄丘已冷笑一声,觉得对鬼王宗的近战技法了解的都差不多,手中剑光陡然爆涨,景云飞只觉自己不由自主地飞了起来,砰地一声,脑袋撞在顶棚上。

        好痛!

        景青云想着,接着就看到,他的身体还站在地上,一具白骨化的手爪还保持着向前抓出的姿势。

        “原来……”

        一念至此,人头砰然落地,陈玄丘人化流风,突然穿窗而出。

        整栋木屋早被二人抓得千疮百孔,此时轰然倒下,摔成了满地的碎片。

        “谁啊这是,大半夜的不睡觉,发什么疯?明日,我定要向夫子们投诉!这还叫人怎么考试啊!”

        一个文弱书生,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捏着咧开的袍子,神色不豫地走过来。

        片刻之后,一声高八度的尖叫声骤然响起,惊起栖鸟一片,绕匝惊飞。

        陈玄丘没有走远,距景青云的住处不远,就有鬼王宗的另一名弟子刑天仇。

        二里多的山路,顷刻便到。

        陈玄丘一鼓作气,身形如虹。

        刑天仇已经睡了,一对锋利的判官笔就搁在枕边。

        陈玄丘破门而出,挟着炸裂开来的漫天碎木飞刺扑向床边,人影还没看清,已经一剑劈去。

        “铿!”

        一对判官笔准确地架住了那口长剑,火花乍现,映出了一张目光惊骇,皮肉干瘪的面孔。

        而对面的则是一张蒙起的面孔,只露出一对桃花眼,居然颇有惊艳之感。

        火星只一闪,复又黑漆漆一片。

        刑天仇吃下了这一剑,身下的床榻却抗不住了,“咔嚓”一声拦腰折断。

        刑天仇倒地,翻滚,大旋身,扬起一对判官笔,森寒之气在那判官笔锋尖之上吞吐足有一尺多长,凛冽的罡风挟着破空的锐啸,电虹般扑向陈玄丘。

        陈玄丘无畏地抢攻,他师父传他这身武功实是太过刚猛,根本就和陈玄丘飘逸佳公子的风度完全不匹配。

        如果陈玄丘是虬髯客那般壮硕的身材,再配上一脸络腮胡子,手中持钢刀一口,这一路迅猛无匹的攻击,那就是威猛无俦。

        可他偏偏细腰乍背,娴若处子,使出这等凶猛的攻击方式来,不免叫人觉得反差太大。是以他那三师姐叶离才调侃他,静若处子,动如疯狗。

        陈玄丘一连串疯狂的攻击,利剑突然从对方右侧空档疾刺而入,快逾电光石火,锋尖刺入了刑天仇的右胯。

        刑天仇也知道生死关头迟疑不得,闷哼一声,丝毫不敢停滞,向左一闪卸力,两杆判官笔一封一探,使了招“小鬼拍门”,扎向陈玄丘的左眼。

        陈玄丘撩剑、刺剑、收招、下挫、斜闪,飞跃……

        “轰”地一闪,陈玄丘把木墙板壁撞出一个人形窟窿,以令人目眩的速度飞掠而出,鸿飞冥冥。

        刑天仇僵立在那儿,判官笔的前端射出了一枚闪烁着淡蓝色光辉的钢针,笃地一声扎在了对面的墙壁上,被扎中处的木板立即被腐蚀溃烂,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

        那是从尸毒中提炼出来的巨毒,其毒性之烈,竟连木板都腐蚀了。

        刑天仇站在那里,颊肉抽搐着,疼得肌肉突突乱颤。

        从右胯,斜斜向上,直至左胸,一道长长的口子。

        左胸处有一处剑眼,他的心脏已被陈玄丘洞穿,心脏泵动的血液,从那处剑眼里激射而出。

        “哗”

        从右胯到左胸处长长一道两尺多长的口子破开,内脏淌了一地。

        刑天仇想要元神出鞘,他已修成元神,虽然还很微弱,若是白天,纵然逸出了身体,也得被阳光照射,魂飞魄散。

        但现在是夜里,只要能撑到见了师尊,把他养在尸油白骨灯中,或可保得性命,另行找机会夺舍再修。

        但他心念动时,才发现已经根本遣不出元神了,那一剑,把他的元神也碎掉了。

        武分凡武与真武,能伤元神的,只有真武。

        他能伤我元神,这是……真武剑意!

        刑天仇的念头只转到这里,便缓缓后仰,卟嗵一声栽在地上。

        景青云丧命处,已然灯光点点,嘈杂声声。

        陈玄丘理也不理,穿行于山间,无人捕捉得到他的身影。

        他本就身法高明,更是从小就生活在山上,每天被师兄师姐们追杀,练就一身诡异的轻身提纵术,在山地尤其如鱼得水。

        时间还来得及,再杀一个!

        陈玄丘身形一转,冲向第三个目标。

        他知道,今晚之后,下次再出手,绝对不可能如此容易,所以这个机会一定要尽可能地抓住。

        鬼王第五子,嵇五奇。

        鬼王九子中,鬼修道行最高的一人,其余八子毕竟年轻,或多或少还修习肉身,只有嵇五奇,五岁入道即修符法、元神之法,完全舍弃了肉身修行。

        虽然鬼修本就不重视肉身修行,但肉身毕竟是修真宝筏,在他们的元神能独立存在之前,肉身强大才能自保,而且可以确保在他尚未达到元神离体独立存活之前,有足够的寿元去修行。

        可嵇五奇却是剑走偏锋,走上了这条赌命的道路。

        他成功了!

        此次九子出征,参加选贤,鬼王宗宗主王庆曾点评说:“吾有九子,五奇天分不是最高,但率先修成阴神者,非五奇莫属。

        五奇今不过二十,肉身已然腐败,最多十年,必然身死。但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五年,他就能修成阴神,可白昼现形!”

        陈玄丘直扑嵇五奇居住,身后刑天仇住处,又有尖叫声隐隐传来。

        西山坡,浓荫下,一桩小屋。

        陈玄丘距小屋还有四十丈,嵇五奇已瞿然惊醒。

        他肉身破败,但精神力异常强大,休息时悄悄放出神念,如丝如缕,遍布方圆五十丈,他就如同一只趴在巨网当中的蜘蛛。

        可是,刚刚有所察觉,那人已经又突进了十丈。

        好快的速度!

        嵇五奇毫不犹豫,人还躺在榻上,已然手掌一翻,一张符箓捏在手中。

        “魑魅魍魉,听吾号令!五鬼协从,斩魄夺魂!敕!”

        一股阴寒的狂风呼啸而出,撞开了嵇五奇的房门。

        魑魅魍魉,五鬼阴魂,号叫咆哮,相互裹挟着冲出房门,化作了一口血淋淋的阴刀,挟着桀桀怪笑,凌空斩向陈玄丘。

        此时,陈玄丘已侵近至三十丈。

        一张符箓,正挟在陈玄丘手中。

        这是第三个了,不能速战速决的话,难免暴露行藏,所以陈玄丘本就打算趋近之后用符箓杀人。

        眼见一口阴刀凌空劈来,陈玄丘不慌不忙,把符箓望空一祭,沉声喝道:“搬山镇海,真武灵应。神兵火急如律令,敕!”

        那符蓬地一声自空中炸开,化作方圆十余丈的一座小山,轰隆隆地旋转着,磨盘一般,就向那幢小木屋当头镇压而去。

        此时阴刀劈面砍至,陈玄丘理也不理,掉头就走,化作一抹流光遁入丛林。

        一座小山镇压而下,轰地一声,那栋小木屋连着周围几十棵浓荫如盖的大树,倾刻间不见了踪影。

        搬山镇杀,神魂俱灭。

        小山只一砸,再一辗,目标一失,小山便轰然一闪,化为一团青烟散去。

        原本小木屋所在方圆十丈,地面仿佛被一具巨石辗子夯实辗压了几千几万遍似的,平平整整,结结实实。

        施术者一死,空中那口阴刀顿时化作九道绿幽幽的毫光,啾啾怪叫着四下散去。

        陈玄丘一缕青烟似的回到房中,闩好门户,只见烛中一枝香,即将燃尽。

        陈玄丘走过去,望着炉中香烟,轻轻吁了口气。拿起香炉盖儿,轻轻合上。

        劲装符箓、一应器物,统统装进纳戒。陈玄丘躺到床上,悠然地想:“明日武选,后日文选,也不知要考些什么,趁着明日无事,买来充样子的那几本书,得读上一读了。”

        PS:今日与友有约,去撸个串儿喝瓶啤酒,明日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