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35章小受也能以武破法

第35章小受也能以武破法

        “你……在对我说话?”徐震诧异地问。

        陈玄丘沉声道:“不错!”

        徐震笑了:“你刚刚听到我是谁了么?”

        陈玄丘道:“中州徐家,徐家徐震。”

        徐震讶然道:“那你还敢对我如此说话,你是什么人?”

        陈玄丘道:“隐仙宗,陈玄丘!”

        听过陈玄丘名字的敌人都已经死了,逃走的那个大舌头何善光也只看清了他外罩女子披风时的回眸一笑,所以陈玄丘倒不怕在这里说出本名来。

        至于隐仙宗,这还除了在山中坟丘之前,第二次提起来。

        陈玄丘觉得,做为青萍的一份子,他有义务让自己的师门发扬光大。

        只是,他可不知道,现在他师父的蒲团上都已经长草了。

        那个没良心儿的老东西,他刚一下山,就卷铺盖跑路了。

        徐震摇摇头,哂然道:“没听说过。”

        陈玄丘笑了笑,道:“彼此,彼此。什么中州徐家,我也没听说过。”

        徐震脸色一沉,道:“徐某可以不计较你的顶撞,但是你辱及我徐氏声名,那我就要让你长长记性了。莫凯!”

        徐震手下一人立即站了出来。

        徐家不收外姓弟子,这个莫凯自然是叫徐莫凯,算是徐家的一个外围子弟。

        李洛儿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觉得这些江湖人整日为了几句口角之争就动武,显得很粗俗、很无聊,人非禽兽,好勇斗狠是很长脸的事儿么?

        李洛儿有心制止,可是听徐震说对方已辱及徐家的名声,他是在维护徐家的令名。这在她看来倒是应该的,如果有人辱及她的师门,她也不会轻易罢休的。

        殷受见对方站出一人,他也站了出来,把刀往肩上一扛,大剌剌地道:“陈兄且住,我来会会他。”

        陈玄丘正想看看他的功夫究竟如何,便点了点头。

        谈羲茗站到陈玄丘身边,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他,心中好不激动。

        那人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她不懂,不过一定不是什么好话,要不然玄丘哥哥不会这么生气的。呀!玄丘哥哥是在替我发火呢,他果然是在意我的,太感动了。

        书上说,英雄佳人的情缘,都是从英雄救美开始的,果然一点不假。玄丘哥哥这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了吧?对方那么多人,他都一点不怕,果然是个大英雄、真男人!

        走上前去接受挑战的殷受,正看着对面那个徐莫凯,徐莫凯只深吸一口气,浑身骨节就噼呖啪啦作响,一身肌肉仿佛充了气儿似的,迅速膨胀起来,看着着实骇人。

        殷受不会读心术,听不到茗儿的心理话。

        徐莫凯活动了一下手腕,突然狞笑一声道:“你想替他找死?那我成全你。”

        徐莫凯突然向前一窜,脚下就似安了弹簧似的,嗖地一下跳起来,一掌拍向殷受。

        他那掌拍出,空气便发出凄厉的撕裂声,仅一掌之威,就叫围观众人为之变色。

        这是武功,却又不全然是武功。这是徐家的大湮灭掌,掌中蕴有纯阳真火,可破道法。

        本身这武功就可以对修真者造成伤害,更何况是蕴含了真元之力的破术法门。

        这徐莫凯刚刚已经听说了,对头来自什么隐仙宗。既然是个修真门派,那么大多都是不修体术的,在这么近的距离内,自己用武功破之,可以又快又狠,赢得漂亮了,才能在洛儿姑娘面前为公子长脸。

        “咦?动作好快!”殷受惊咦了一声,满脸赞叹。

        小受的选择困难症,只在他在乎的想结交下去的人面前才会发生。对付这个根本不认识也无心结交的人,他想都不想,左手依旧抓着刀柄扛在肩上,右掌一抡就拍了过去。

        “啪!”地一声,罡风四溢,激得围观者衣袂飘飞。殷受只觉掌心传来震耳欲聋一声爆响,小臂都隐隐一麻,不由惊叹一声:“好大的力气!”

        殷受赞了一声,动作却是毫不迟疑,左手一抡,抓着刀鞘就拍了出去。

        徐莫凯的整条右臂都麻了,眼前这人不像是用了道术啊,可为什么他的手竟似铜皮铁骨一般,他这骨头也太硬了啊。

        徐莫凯掌心蕴藏着一股纯阳之火,本来可以如掌心雷一般激射而出,将对手炸个半死,可纯阳真火尚未冲出劳宫穴,便被对方一掌拍中,一股大力把纯阳真火封在了他的小臂中,激荡乱窜。

        徐莫凯强提一口气,还没等他把那一口纯阳真火稳住,一口黑漆漆的刀鞘就拍了过来。

        徐莫凯怪叫一声,紧接着脸上就一麻,整个人腾云驾雾飞了出去。

        围观的人群一见徐莫凯飞过来,急忙向左右一闪,腾出一块地儿来,眼睁睁着看徐莫凯一屁股墩到了地上。

        徐莫凯摔得晕头转向,在他颊上,赫然印出了两个篆字“锯鬼!”

        殷受这口刀,刀鞘了除了瑞兽云纹图案外,两面还各有两字,一面刻的是“锯鬼”,一面刻的是“辟邪”。

        徐家那位执事一看,眉头不由一皱,一张口便吐出一枚剑丸。那剑丸是拳头大小一颗银光闪闪的珠子,一弹到空中,铿然一一声化作一口锋利的短剑,呼啸着刺向殷受。

        这是剑丸,以元神御之,据说可以于千里之外取人项上人头,在民间传说中,只有剑神一般的人物才能练就的法器,想不到徐家一个执事,居然使得出来。

        “铿!”

        殷受左手握鞘,右手拔刀,咔地一声,刀只弹出半尺,便准确地挡住了那闪电般刺来的一剑,他脚下因为踏着光滑的地板,无力止住,倏地一下就滑出七尺。

        飞剑乃是道术,由于剑飞于空,攻击角度刁钻,远比操之于手丰富多样,再加上速度奇快,大部分武者都难以应付。

        但若武功练到极至的人,可以及时捕捉到飞剑的痕迹,便可以以兵器御之。有的高手甚至可以击碎对方的飞剑,甚至以空手入白刃的手法徒手擒下对方的飞剑,直接冲杀近身,斩掉对方的肉身。

        飞剑在空中只一转,又是一剑刺来,殷受手中长刀一转,以宽有一指的刀背处又接了一剑。

        人群中有人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好彩!”喊完了才醒悟到这人对上的是徐家,赶紧缩了缩脖子,往人群里躲了躲。

        徐家执事两剑无功,耗费不少神念,脸色为之一白,怒声嗔喝道:“死!”

        短剑一击不中,铿然翻卷,再度飞扬于空,划着一道弧形,嗖地一下刺向殷受的后脑。

        殷受刚要转身迎战,忽地目光一闪,嚓地一下宝刀还鞘,刀往肩上一扛,那刀的镂空精凋夔纹护环堪堪迎上这一剑。

        与此同时,徐执事遥遥一掌拍来。

        隔着三丈多远,徐执事手掌一翻,凌空便有一只大手裹着一团绿雾飞向殷受,那大手一路飞一路变大,待飞抵殷受身前时,已经变成箕斗大小,这一掌若拍实了,殷受的大脸就得变成一个馕,再也分不出眉眼五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