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5章看我杀妖如屠狗

第25章看我杀妖如屠狗

        鬼王宗第五坛的这座山谷,就如同为避战乱潜隐山中的一个村落。

        毕竟这些鬼修不是真的鬼,其中很多人也有家人,也有日常生活需求。

        不过,比起正常的村落,这里确实多了几分阴森的鬼气。

        山坳中最中心处的大屋院落,是谷中普通弟子乃至鬼修家人都不许涉足的禁地。

        一间宽广幽深的大堂,仿佛一个工艺作坊,摆放着长的宽的高的矮的各种木头架子。

        有的架子上摆放着镶金嵌玉的小碗,有的架子上放着晶莹如玉的鼓槌,有的架子上张贴着纸张一样的东西,有的上边已经绘画了复杂神秘的图谋。

        这些东西摆放在那儿,本来一眼望去不会有特别的感觉。可是房子里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像血腥,却又不尽然,总之,会叫人非常的不舒服。

        一个皮包骨的瘦削老者坐在一张几案旁,案几上摆放着刀锯斧凿、刻刀毛笔等各种工具。

        一盏油灯,随风摇曳。

        这位,就是鬼王宗第五坛的内门长老穆司。

        穆司面前摆放着刨制好的几片惨白的扇骨,用纯洁少女胸腹间剥下的最细腻光滑的皮肤硝制的人皮,正被他用镊子夹着,小心地铺在那人骨上面。

        他在制作法器“唤魂鼓”,前两日,他遇到一个来自奉常寺的高手汤公子,匆匆交手数合,就毁了他几件法器。

        穆长老见势不妙果断逃走,虽然逃得了性命,一些法器却是毁了。尤其是他那用一百零八个少女的眉心骨制成的可攻可守的念珠,亏了这件法器,他才得以逃脱,可这法器也毁了。

        穆长老已经吩咐了几个得力弟子,尽快帮他再物色一百零八个尚保持元阴之身的少女,他要重新祭炼这件护身法器。

        眼下他所制作的,只是几件小法器而已。旁边那只镶了金边,饰以银珠,中间钵形部分一片惨白的法器,就是昨夜经过苏家老宅时,顺手取了一个被掳少女的头盖骨制成的。

        ……

        马车载着的应该是米面和蔬菜,陈玄丘附在车上,嗅到了车上的气味。

        等那车子要拐进一处偏僻院落时,陈玄丘就无声地落到了地上,一动不动,直到马车走远。

        夜色阑珊,星光满天,山谷的夜空,尤其的清澈而寂静。

        陈玄丘静静地躺了片刻,这才挺身而起,单手扶地,蹲伏着四下一望,目中寒光一闪,身影便没到了一旁的土墙的阴影里,融入其中,再无法发现。

        知了附在高高的树枝上,稍有举动它就展翅飞走了,便是白天也不易捕捉,你知道要怎么做,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捕知了捕到你不想再要吗?

        陈玄丘知道。

        在夜间的密林间,生起一堆火,然后一棵棵地去踹那树。受了惊动的知了,会本能地飞向那唯一的光明之地。当你走回去捡拾知了的时候,脚下会踩得噼呖啪啦的,不绝于耳。

        你知道如何徒手捕捉茅草屋顶的麻雀么?

        陈玄丘知道。

        只要提一盏灯,照定了那茅草中的窝,你尽管伸手去抓,那鸟儿已经看不见其它,也无法振翅飞走。

        弓箭手在战场上是很可怕的一个兵种,运用得宜,仅靠他们,就能摧毁一支军队的意志。你要如何才能把他们像牛羊一样随意屠杀?只要你能冲到他们手边去,你有一马、一刀在手。

        修行者是令人敬畏的,不修肉身专门琢磨灵魂的鬼修,更加叫人忌惮而恐惧。

        凡人聚众而起,有勇气面对十个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却也没有勇气去面对一个弱不禁风、似乎一吹就倒的法师。

        因为,武艺再高,他能理解。而法术,太过于玄奥神秘,人们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东西,会更有敬畏感。

        但是陈玄丘不存在这种情况,他未修法,但他从小接触的,都是修法的人。

        他很清楚,不成真人,达不到动念成法的瞬发境界,那么法师只要被他近身,就跟一只被绑起了腿和翅膀的鸡没什么区别。

        如果是不修肉身的鬼修,那就更是专等着挨宰的大菜鸡。

        不过陈玄丘在青萍山上时,从未打的爽快。因为他的师兄师姐们,都是法武双修。

        可在这回龙谷中,没有那样的高手。

        有两个人出现在前方的道路上,骨瘦如柴的身子,袍子裹在身上,在夜风中就像一根竹竿上披了条床单,说不出的孤单。

        陈玄丘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修行者,因为陈玄丘根本没给他们展示的机会,陈玄丘如猫蹑行,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身后,只一剑,就把他们瘦得像一根黄瓜顶着个窝瓜的脖子削断了。

        剑上铸有符咒,二人纵有阴魂甚至修成了阴神,在毫无防范之下,肉身被毁的同时,符剑的法力也会把阴魂或阴神击散,二人“卟嗵”一声倒地,至死不曾吭出一声。

        陈玄丘身形一伏,倏然向前掠去。

        潜行、冲撞、一剑、潜行……

        一路行去,习得真武心法,却毫不在乎地把自己当了刺客的陈玄丘所向披靡,势如破竹,身法行处,一个个鬼一般的鬼王宗弟子就真的做了鬼。

        “噗!”

        一个鬼王宗长老推门而出,刚潜至门前的陈玄丘一剑劈去。那鬼修先着了一剑,然后才看到陈玄丘的面孔。

        呆了一呆,他的身体左右分开,此人修道有成,气血近乎衰竭,被一剑劈开肉身,竟然没有多少血溅出,他的肉身已经干瘪的快像一只放了一冬,水分全无,果肉干成丝絮状的橘子。

        陈玄丘又是一剑,这鬼王宗长老还没搞清楚状况,懵懵懂懂地飘飞出来的阴神被一剑劈得粉碎,然后陈玄丘就顺势冲进了房去。

        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掩着条薄衾正躺在榻上,除她之外再无他人。

        “凡人?”

        陈玄丘犹豫了一下,他不是可以冷血屠戮之人,毕竟有着二十六年现代文明的熏染,如果这女人是被掳来此处,先已受人凌辱,再枉死他的剑下,他做不到。

        “啊,快来人呐,有人闯进本宗……”

        嗯,是鬼王宗弟子无疑了。

        陈玄丘不再犹豫,一剑劈了下去。

        血光起,艳尸横榻,这女弟子连阴神都没祭炼成形,直接连肉身带元神,一剑破灭。

        但女人的尖叫声在寂静的夜色中传扬了开去,寂静的回龙谷开始骚动起来。

        骚动声一开始范围还小,很快就变成了整个山谷的喧嚣。

        陈玄丘一点不慌,早已从房中遁出,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从未想过可以在不惊动所有人的情况下,屠灭这整个分坛。

        既已惊动了敌人,改变打法就是了。

        九岁半的时候,陈玄丘就一边哭骂着师父是个老王八蛋,一边被一头猛虎也要望而却步的千斤重的熊罴追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是最后,他毫发无伤地坐在那具肉山上,成了最终的胜利者。

        只要还没逼到他开始逃命,他就毫不担心。

        骚动越来越严重,因为鬼王宗的人赫然发现,他们连敌人是谁、来了多少都还没弄明白,就已经有近二十个弟子和长老窝里窝囊地死掉了。

        中心大堂处人声鼎沸,坛主王东、护法长老穆司都匆匆赶了过来,听人汇报了伤亡情况,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穆司心中一紧,陡然想起了前两天逼得他把护身至强法器百骷念珠都毁掉了的那位奉常寺少年神官,难不成是他追来了?

        王东冷笑:“好!居然有人敢挑衅我鬼王宗,把他给我找出来,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王东话音刚落,凄厉苍凉的唢呐声突然遥遥响起。

        鬼王宗内门的人专事修炼,不太接受给世俗中人做法事,所以还真不常听见这唢呐声。

        唢呐声如悲如泣,声声悲切却不低回,仿佛刑天向天舞戚。

        “在那边!”有人向一个方向一指,大声疾呼。

        “抓住他!”王坛主早已动怒,一施法术,身化鬼影,如电射去。

        唢呐吹人生,唢呐吹人死。陈玄丘用那悲亢高昂的唢呐声,在告诉九泉之下的蒲儿,告诉她睁大眼睛看着,看他杀妖如屠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