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17章不好女色的殷受

第17章不好女色的殷受

        第17章不好女色的殷受

        邋遢汉子跌得七荤八素,挣扎着爬起来,向湖畔望去,就见陈玄丘掌心吐力,碧波炸起,又是一尾肥鱼炸晕在水面上,跟他方才摔倒的英姿大体相仿。

        陈玄丘向邋遢汉子笑道:“扰了足下清梦,抱歉了!”

        邋遢汉子哼了一声,揉了揉鼻子,悻悻地从地上站起来。

        就见陈玄丘杀鱼去鳞去肠,又在清澈的湖水中将鱼洗净,抬手从树上折下一截树枝,撸去茎叶,穿好大鱼,提着便往回走。

        邋遢汉子不由自主地就跟了上去。

        陈玄丘生起火来,用几根树枝巧妙地搭起一个架子,用藤萝缠紧,往火上一放,串好的大鱼架上去,轻轻旋转,火力均匀地洒在两条各有三四斤重的肥美大鱼身上立时滋滋作响。

        邋遢汉子在一旁石上坐下,看他生火烤鱼,抻着脖子,看得津津有味儿。

        谈羲茗已经写好手记,眼巴巴地看着,馋涎欲滴。此时见最重要的部分都做完了,便跃跃欲试地道:“我来我来,这个我会转的。”

        “好!你转慢一些,匀速旋转,让鱼均匀受热!”

        陈玄丘嘱咐了一句,便一笑让开,谈羲茗兴致勃勃地接手,轻轻转动树枝,觉得非常有趣。

        陈玄丘瞟了眼邋遢汉子,他正抻着脖子看的入迷。从昨晚至今接触的情况,可以看出这邋遢汉子不像坏人,而且是个不太愿意惹事的江湖人,所以陈玄丘放心地对谈羲茗道:“你且烤鱼,我去寻些佐料来。”

        “好!诶,你可不要走太远,我姐姐说,外边有很多坏人的。”

        陈玄丘笑道:“好!”

        陈玄丘纵身掠去,那邋遢汉子却不甚服气地对谈羲茗道:“你说世上坏人多便坏人多,为什么要特意看我一眼。”

        谈羲茗撇撇嘴道:“一看你就不像好人。”

        邋遢汉子气道:“你哪只眼睛看我不像好人了?我不像,那小子就像了么?”

        谈羲茗登时眉开眼笑:“对啊对啊,玄丘哥哥一看就是大好人。你么……”

        谈羲茗上下看他两眼,摇摇头,遗憾地叹了口气。

        邋遢汉子冷哼道:“臭丫头,别仗着有几分小姿色,就以为天下男人都会打你主意。我告诉你,我是不能好女色的,你放心好了。”

        谈羲茗讶然道:“你是不好女色,还是不能好女色。”

        邋遢汉子认真地想了想,点点头,道:“非不好也,是不能也。”

        “喔……”

        谈羲茗是个善良的好姑娘,登时满脸同情,歉然道:“对不起呀,我不说你了。”

        “嗯?她好像误会了什么?”邋遢汉子想了想,觉得也没必要跟她解释。

        邋遢汉子从包袱中拿出一个小包袱,在膝上解开,里边有一个大馕,烤色焦黄。

        邋遢汉子拿起大馕就啃了一口,一口下去,脸色忽然一僵,抬眼偷瞄谈羲茗,见她正全神贯注于烤鱼,不曾发现自己的窘境,忙转过身去,双手抓着大馕,左右摇晃了几下,终于把大馕从牙上拔了下来。

        邋遢汉子换了个地方,狠狠地再咬一口,然后便双手拽着大饼,拼命撕扯起来。撕扯半天,最终为了牙齿,还是颓然放弃。

        邋遢汉子想了想,往后挪了挪,亮出屁股底下的一片石头,把馕放上去,又拔出刀来,把刀锋压上去,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按着刀背,开始“嘎悠”起来。

        陈玄丘在林中坡上迅速晃了一圈儿,便找了一大捧佐料回来。他在青萍山上长大,从小学过的技艺中就有烹饪一道,自从学会他就成了青萍第一厨,经常要给师兄师姐们做好吃的,这佐料自然认的齐全。

        野姜、花椒、野蒜、野葱、紫苏、茱萸……

        陈玄丘把这些佐料打散了连汁液带碎叶,轻轻洒在烤鱼上边,从谈羲茗手中接过手来,把鱼轻轻一转,火舌燎上去,那渐已烤熟的大鱼登时散发出一股比之前要浓郁数倍的香气来。

        “哇!”谈羲茗嗅到香气,很没形象地都要流出口水了,她赶紧抿住嘴巴,默默吞咽了一口。

        邋遢汉子切下一条馕来,偷偷塞进嘴巴里,背对着陈玄丘和谈羲茗,跟扯牛皮筋儿似的,一边奋力咀嚼,一边暗暗牢骚:这店家真是无良啊,面都是死面,不曾醒开。这才放了五天,就完全嚼不动了。

        陈玄丘瞧他耸着肩膀,跟一只仓鼠似的,吃得实在有趣,忍不住笑道:“兄台,相逢即是有缘。我这大鱼七八斤重,我们两人也吃不完,不如过来,尝尝在下的手艺啊。”

        “好好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邋遢汉子大喜,立即把放了五天的馕往包袱里胡乱一塞,转过身来,搬着屁股底下的大石头就蹭了过来。

        “哈哈,在下姓殷名受,‘君子以虚受人’的受。大雍中京人氏,游历天下以增长见闻。不知足下是……”一给他好吃的,这邋遢汉子也热情起来。

        陈玄丘微微一讶,没想到竟在这里碰上了大雍中京人氏,说不定此去中京,还有借助于他的地方,陈玄丘也更加热情起来,道:“在下陈玄丘,清凉州青萍人氏。在下不日正要前往中京,见识一下这天下中枢,繁华鼎盛之地。”

        “咦?”谈羲茗偷偷看了陈玄丘一眼,心花怒放:玄丘哥哥要去我家?果然有缘千里来相会,他就是我等了十八年的命中人呐!

        “咳!玄……陈大哥,鱼好了没有?”陈玄丘听见惊咦一声,不禁看来,谈羲茗心中一慌,忙掩饰地询问。

        私下里,她可以对别人喊他玄丘哥哥,那是宣示主权。可当着陈玄丘本人的面儿,她终究害羞,不太好意思喊出口。

        陈玄丘笑道:“好了好了,你尝尝好不好吃。”

        陈玄丘将一条大鱼拿下来,一分两半,分别递给谈羲茗和殷受。

        谈羲茗也顾不得烫,胡乱吹了几下就咬了一口,这一口下去,一双杏眼登时变成了月牙儿。

        那焦脆、鲜香、滑嫩的鱼肉、香喷喷的鱼皮,再加上诸般新鲜佐料的搭配,味蕾在这一刻得到了融化般的满足,好好好吃啊

        谈羲茗原本还想在漂亮的玄丘哥哥面前保持小淑女形象呢,这时那念头已经完全抛到了九宵云外。谈羲茗吃得“唏唏哈哈”的,可一张小嘴却是再也停不下来。

        殷受见谈羲茗吃的这么香,赶紧也咬了一口,登时齿颊留香,眼泪都快下来了。他的老师说,他将来是要担当莫大之重任的人,不可不知民间疾苦。一定要苦行入世,磨砺身心,将来才能好贤求治,黜陟幽明。

        他信了那老东西的鬼话,这风餐露宿的日子,好苦!已经有多久没吃过这样的美味了?不!以前压根儿就没吃过,那些珍馐美味都不及这烤鱼一口啊!

        不对,这就是一条普通的河鱼而已,他的手艺也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怎么可能这么好吃。一定是因为我已经太久没吃过好东西,嘴巴里都淡出鸟儿来的缘故。老师说“饱饫烹宰,饥厌糟糠”,看来还是有道理的。

        陈玄丘听说他是中京人氏,有意攀交,便道:“殷兄应该年长于我吧?游历天下几年了?”

        殷受啃着烤鱼,含含糊糊地道:“我马上就年满十八了,你呢。”

        陈玄丘听得瞿然一惊,谈羲茗一根鱼刺吐到一半,也停在了嘴巴上。

        殷受“唆咙”一口啃得干干净净的鱼骨,问道:“怎么了?”

        陈玄丘长长地吸了口气,苦笑道:“小受啊,你这长得……可是着急了点儿。”

        PS:求点赞,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