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14章还能不能好好睡觉了

第14章还能不能好好睡觉了

        少女白衣如雪,俏立枝头,仿佛没有重量似的,微风拂过,便随着树枝,轻轻轻伏。

        她闭目冥想着,感受到澎湃的木灵之气向自己的身体滚滚而来,不由暗喜,好旺盛的木灵精气!果然,我练的白虎庚金剑气,要在这极西之地才更合适。

        庚金为月,西方之阳金,庚不待秋而长生,然必秋而始盛,月不待秋而后有,然必秋而益明,是谓中秋月明。所以凝炼之时,当选西方月下。乙为风,己为云,风吹云动,月白风清。

        庚金为萧杀之气,须火锻之,然锻炼太过则刚极易折,所谓极锋抱水之金,最钝离炉之铁,当水火相济,正所谓龙从火里出,虎向水边生,阴阳合和,方为道本,此地有无尽之海,水火相济成矣。

        木生火,金克木,再调集木灵之气,化为丹火锻烧庚金,取二八之真精气,使之交合,金木无间,龙虎自伏。原来《白虎剑经》中这一段是这个道理。

        再加上妹妹让我服下的这枚乙木聚灵丹,进境便一日千里了。说不定假以时日,我就聚虚合道,渡劫成真仙了呢。哼!到时候,看谁还敢欺负我,一剑斩去!

        天空中一团暗红色的旋转云涡绵延数里,遮天蔽月,其中偶有电蛇闪动,虽然尚未响起雷声,可是闭目冥想的少女已经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自天而降,不禁心中忐忑。

        刚刚还好好的啊,怎么突然间感觉有些不对?

        莫非是妹妹炼的丹有问题?不应该吧?我亲妹妹,难道还会害我不成?

        头顶那种恐怖不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少女蓦然张开眼眼,向天望去。

        啊!

        少女又惊又喜,看着那恐怖的天雷已然成形,不由失声道:“我的资质这么好么?这就要渡劫了?”

        少女的长发受雷电吸引,都向上飘飞起来,仿佛群蛇乱舞。

        少女却是眼神刚毅无比,双臂缓缓张开,欣然向天大叫:“真的要度雷劫了!来吧!我不怕你!我要变强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空中的云团成螺旋状,越来越大,里面翻涌的天雷竟然从白青色隐隐带有金色。

        “小心啊!快下来,要遭雷劈了啊!”身下突然传来一个气极败坏的声音,白衣少女愕然低头,就见一道人影踏着那粗大的树干,嗖嗖嗖地跑了上来。

        “咦?树干可以横着跑的吗?”白衣少女还没想明白,陈玄丘已经跑到她身边,拦腰一抱,箍柱她柔软纤细的小蛮腰,两人就往地面落去。与此同时,天空中那道化作白青色带着暗金血红色纹的神雷轰然劈下。

        陈玄丘半空中身子一转,拿自己当了肉垫,砰地一声砸在地上。他锻体大成,肉身无比结实,从数十丈处摔下,也只是眼冒金星而已。

        陈玄丘腰间仿佛挂饰的那枚指甲盖儿大小的龟壳陡然化作一只数丈方圆的大龟壳,将二人罩在其下。

        “轰”

        天雷劈下,苏蓉儿的惨叫声根本没有任何人听见,直接就湮灭在震震天雷声中。

        高数十丈的大树被炸得粉碎,整个山丘都被轰平了三尺,苏蓉儿逃至的地方,更是出现一个数丈方圆、深达一丈的大坑,那里面的泥砂在天雷高温之下都有些琉璃化了。

        至于凝成修罗阴煞体,刀剑难伤的苏蓉儿,已经一点痕迹都看不到了。

        陈玄丘怀抱白衣少女,被那巨大的龟壳护了个严严实实,如此恐怖的一道神雷,居然毫发无伤。

        不过他怀里的白衣少女却没有他那么强悍的肉身,仅是从地面传过来的巨大爆炸声和震动,就把她活生生地震晕了过去,软绵绵地趴在了陈玄丘身上。

        天雷散去,陈玄丘一掀沉重无比的龟壳儿,那龟壳儿迅速缩小,再度变成了挂在他腰间的一枚佩饰。

        看看整个山头在一雷之下轰成这般模样,陈玄丘不由吐了吐舌头。

        师兄赠我这龟壳好生厉害,这么可怕的天雷都挡得住!

        不过这天地之威,果然是不可抗御啊。师父不教我修仙之术是对的,要是渡劫的时候碰到这一记雷雷,我还不得被炸成渣渣。

        咦?这女孩儿不会死了吧?

        陈玄丘赶紧试了试女孩儿的鼻息,还好,有气儿。

        ……

        林间,湖畔,月下,小木屋。

        陈玄丘背着白衣少女从山上下来,途经方才激战之地,把宋倩小姑娘的肉身掩埋了,叹息一声,见白衣少女还未醒,思量了一下,便奔了那幢木屋。

        木屋左右两间,待进了木屋,陈玄丘才发现室中无甚陈设,灰尘寸厚,也不知多久没人住了。

        陈玄丘翻找了一下,竟发现两支用松油制成的火把,陈玄丘点燃了一支,插在壁上,室中顿见光明。

        陈玄丘这才走过去,定晴看看白衣少女,肤若凝脂,眉如弯腰,樱桃小口,竟是十分的清丽可爱。

        “嗯……,迟迟不醒,我要不要给她做人工呼吸呢?”

        陈玄丘捏着下巴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不要趁人之危的好。

        陈玄丘叹息道:“哎,谁会想到,半夜三更的还有人在山上练功啊。幸好这道雷没劈到你,你就好好歇息一晚吧。”

        陈玄丘说着,便托起白衣少女,想把她放到榻上去。

        ……

        隔壁木屋中,破掉的窗棂中,清冷的月光斜照在室内。

        这间屋子和陈玄丘所待的房间大体相同,只是那张快要塌掉的榻上铺着青草。

        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枕着包裹,正躺在榻上,他枕的包裹中露出了一截乌黑的刀鞘。

        方才山坡上惊天动地的一声巨雷,把正熟睡的他给吵醒了。

        这汉子觉很轻,有点动静就睡不着。酝酿了好久,此时刚刚又有了些困意,才把眼睛闭上,不想隔壁又来了人,翻箱倒柜的一通翻腾。

        虽然声音不大,可是悉悉索索的也是恼人。

        胡子拉喳的汉子无奈地张开眼睛,听着隔壁折腾,心里只想着半夜三更的,彼此又不认识,大家都是在此借宿,他也懒得出去,便直挺挺地躺在榻上捱着。

        两间房子中间只隔着一道木质的隔壁,不但有缝隙,而且底部被虫鼠一类的东西嗑出了小洞,所以放个屁隔壁都能听见。

        男人听着陈玄丘自言自语,懒洋洋地打个哈欠,还好,终于不折腾了啊。

        他重新闭上眼睛,双手交叉,放在了眼前,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隔壁,陈玄丘托着少女娇软的身子,往榻上轻轻一放,那白衣少女的双眼蓦然张开,竖掌如刀,闪电般就向陈玄丘劈面砍去!

        “砰!”

        陈玄丘大惊,身形急退,后背在木板壁上砰然一撞,少女紧咬银牙,纤纤二指又向他双眼插来,出手极是狠辣。

        陈玄丘急忙一闪,那少女二指点在木板壁上,霍然两个指洞。

        “吧嗒!”隔壁墙上,吃陈玄丘一撞,挂在墙壁上的一个破筐掉了下来,正扣在那邋遢汉子的脸上。

        他伸出手,木然地拿开破筐。

        墙上“笃”地一声,又出现两个孔洞,两束光线射了进来。

        哎,还能不能好好睡一觉了。

        邋遢汉子一脸悲苦。

        隔壁房间里,陈玄丘一边出手招架,一边道:“姑娘,慢来慢来。”

        “慢来个屁,你想对我做什么?”

        “我哪想对你做什么,刚刚你在山上遭了雷劈,是我救了你,你不能恩将仇报啊。”

        “笑话,本姑娘那是在度天劫,要不是你从中捣乱,本姑娘已经渡劫成仙了。”

        “成个鬼啊你,劫是那么好渡的吗?你个白痴,那雷是我用‘唤雷符’召来的!”

        白衣少女的双手突然被陈玄丘双手牢牢钳住,白衣少女十分凶狠,突然一探咬,便咬向陈玄丘的脖子。

        “你属小狗的呀你!”

        陈率丘一惊,双手用力一振,白衣少女砰地一声被甩到墙上。

        隔壁直挺挺地躺在榻上的邋遢汉子抹了把脸上的灰尘,轻轻叹息道:“不关我事,我忍……”

        白衣少女被陈玄丘这一摔,更加恼怒,出拳如闪电,沉声喝道:“花言巧语,我谈月茗是那么好骗的么?哼!你把我抱来此处做甚么,是不是想图谋不轨。”

        “你受害狂啊你,我这不是想把你放在榻上,让你休息一下吗?”

        “现在你当然这么说了,男人没个好东西。”

        “喂,我一直让着你的啊,你别得寸进尺!”

        二人拳来拳往,噼啪作响。

        隔壁,邋遢汉子直勾勾地看着屋顶,喃喃地道:“还有完么?算了,出门在外的,我忍。”

        白衣姑娘出手狠辣,不过技击之术较之陈玄丘着实差得太远,偏生她的剑掉在山上了,陈玄丘压根没发现她带着剑,没替她捡回来。

        陈玄丘不想伤她,只能再次使出擒拿术扼住白衣少女的柔滑皓腕,姑娘抬脚踢向陈玄丘下体,陈玄丘一推一送,姑娘再次撞在墙上,却像不服输的小强似的,再度扑上。

        隔壁邋遢汉子只觉木墙一凸,砰地一声磕中了他的脑袋,身下早就要朽坏了的木榻哗啦一声,就塌在地上。

        “我忍,我忍你个鬼啊!”

        邋遢汉子腾地一下从废墟里跳起来,一把从包裹中抽出刀来,往肩上一扛,怒气冲冲,推门便出。

        陈玄丘打出真火了,这姑娘也太蛮不讲理了!

        他闪躲之间,从墙角勾起一条绳子,“啪!”左手一叨姑娘手腕,身形一转,右手绳索一绕。

        姑娘一肘南来,陈玄丘绕着姑娘又是一转,绳索再一绕,没几下功夫,就把少女乱七八糟地摁了起来,绳索另一头往房梁上一抛,向下一拉,刷地一下,就把少女吊了起来。

        白衣少女吊在空中,犹自小兽一般满面凶狠,呲着一口小白牙。

        “嘭!”

        门被拉开了,邋遢汉子一脸怒容地冲进来:“我说你们俩有完没……”

        邋遢汉子看到房中情形,不由一呆,啧地一声,竖起大拇指赞道:“这个姿势好,既能观战,又能参战!”

        陈玄丘和白衣姑娘第一时间都没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话儿。

        两人同时恶狠狠道:“你说什么?”

        那人胡子拉喳,看着有些邋遢,但是眉眼五官倒很耐看。尤其一双眼睛,有些像月牙儿,仿佛时时带着几分笑意。

        一见二人发狠,那人忙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兄台你出手太狠了,你看她楚楚可怜的,叫人好想看她哭啊。”

        陈玄丘疑惑地挑了挑眉:“嗯?”

        邋遢汉子一捂嘴巴,干笑道:“错了错了,我是说,看着她我就想哭。”

        陈玄丘喝道:“不想挨揍就滚!”

        邋遢汉子从善如流:“我就睡在隔壁,两位轻着些!”说完倒退一步,“哗”地一声,又帮他们把那破门关上了。

        :一章就三千六,投票点赞,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