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3章孜孜矻矻无明里

第3章孜孜矻矻无明里

        陈玄丘没有用任何功法,就那么一步步地走下了如剑峭立的青萍山,这是他对师门的尊重,对同门的留恋。

        下山之后,他也没有使用一日千里的功法。正所谓行万里路如读万里书,对于这个世界,他之前的全部了解都来自于师父和同门,今后既然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需要更直观的了解。

        他需要亲眼去看,亲耳去听,亲自去感受。

        沿海有渔村,人烟稀少,都是风里浪里讨生活的海上人家,家境贫寒。

        陈玄丘踩着细若银粉的白沙,一步步走过去,与沙滩上修补渔船的渔夫、晾晒渔网的船娘们交谈。

        陈玄丘容颜俊美,风姿飘逸,俨然如仙人一般。那些船家一看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是以对他毕恭毕敬。

        一日之后,俊美无双的陈玄丘带着一个个渔家女依依不舍的芳心飘然而去。

        他沿着鱼贩们常走的土路开始向内陆走。

        沿途上也有村镇,陈玄丘安步当车,一路上,他看到过种庄稼的村夫,看到过放羊的孩子,在一条浩荡的大河边,他还碰到过一条从大海跑来内河冒险的美人鱼,那是鲛人一族的小公主。

        这是一个与他的前世既相似又不相似的世界。前世的神话与传说,在这里似乎都成了现实。

        陈玄丘一路看,一路走,当他来到桃桑镇的时候,已是他入世的第九天。

        他从西海之滨一路东来,这是他所见过的最大的一座城镇,已经远离沿海。过了桃桑镇再往前,便是冀州城,距此五十里。

        清凉州地广人稀,包括陈玄丘所在的青萍山都在清凉州辖下。而冀州城就是清凉州的府城,是姬国西北边陲的一座重镇。陈玄丘的父亲为他指腹为婚的人家,就在冀州城。

        还没到冀州城,只看这桃桑镇,已然是人口稠密,店铺林立,走在街上颇有熙攘之感了。

        一进镇子,陈玄丘的美貌就引起了人们的赞叹和欣赏。有那大胆的姑娘,甚至会挎着菜篮子,刻意地走过来,“哎呀”一声,一个香香软软的身子就倒进他的怀里。

        拿一包瓜子,不等嗑完,就能走两个来回的短短街道上,才只走了三分之二,陈玄丘就已经和三个姑娘不小心撞在了一起,扶起了四个不小心摔倒在他身边的女孩,还被五六个临街楼上的少妇、姑娘们,不小心掉下一颗樱桃、一朵鲜花,巧巧的就砸在他的头上……

        原来古时候的女孩子真的像《诗经》中所写的那样,泼辣大胆、热情如火,与后世礼教大兴后的女子们皆然不同。陈玄丘有些乐在其中了,前世的他哪有这般待遇。

        直到有一个老男人也装作弱不禁风的样子,假惺惺地要昏倒在他怀里,陈玄丘才忍无可忍了,一把推开那老“玻璃”,陈玄丘使了个障眼法儿,避开了行人骚扰,躲进了一家饭馆。

        陈玄丘在进门处的角落里坐下来,这里阴暗一些,不太引人注意。陈玄丘的目力极好,即便是坐在此处,也能清楚地看清柜台上方悬挂的一张张竹制的菜牌。

        陈玄丘点了一荤一素一碗饭,趁着厨下做菜的功夫,便细细思量起来。从这一路所见所闻推测,这个世界与他前世的春秋时代有些相仿。以他所学再加上前世的见识,要在这个世俗中打拼,未必不能建立一番功业。

        想那《封神榜》中的姜子牙,那可是高高在上的玉清圣人元始天尊的徒弟,还不是一样无缘于仙途,最终只能入人间道么?

        可那姜尚后来受封于齐地,成为一国之君,国祚与大周同休,子孙绵延享八百年富贵。虽说他是凡人,寿元有限,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活,就要活得有滋有味有质量,而不是徒增寿元,作为一个现代人,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他爹养过一只龟,从公章大小长到海碗大小,始终就是趴在阳台那口缸里,便活亿万年,又如何?

        师父说自己问仙无路,那就走人间道吧?这一辈子,若有姜尚一半的成就,较之前世的寡淡无味,也算精彩纷呈不虚此生了。

        陈玄丘如此想着。在山上时,他就听师父和师兄师姐们说过,纵然踏进修仙之门,也未必就能渡天劫成就天人,十万个修行者中也出不了一个真仙。机会如此渺茫,他又不曾得到修仙法门,又岂会再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陈玄丘暗想,既然这样,我便去冀州城吧,寻到那与我指腹为婚的人家。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一旦成了亲,不仅有了落脚之地,想在世俗中有所发展,机会也就多了。

        不过,母亲在遥远的东方夷国也为我指了一门亲,要是这两户人家恰巧生的都是女儿,姬国的这个丑,夷国的那个美,那我岂不亏了?再者,我巴巴地赶上门去,万一他们退婚呢?

        在师父面前,我为了面子才说不可能,事实上颜值顶不了什么用吧,如今这个时代嫁娶可是要遵从父母之命的,人家姑娘自己相中相不中的并不作数。

        可若不去见面也不妥当,师父可是嘱咐过,那张纸条中写明,对方人家只等到孩子二十岁,若他一直杳无音讯,过了二十便各自嫁娶。

        陈玄丘虽不知道自己这一世的父母是什么人,也能想得到他们绝非等闲人物。他们给自己指婚的人家又岂能等闲?这样的机会,不能轻易就放弃了。

        陈玄丘很鸡贼地想,去还是要去的,不过到时不妨先杜撰一个投亲靠友的身份,摸一摸那户人家的底细。若是不合他意,便找借口溜了。若是称心如意,再表明身份,取出信物。

        还有就是,亮明身份后话不能说死,这样一旦人家提出退婚,也不至于太尴尬。嗯……如果被退婚,我要不要来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呢?”

        算了,我前世今生加一起都有四五十了,这么中二的话实在说不出口。那时我就顺水推舟,说我自知贫困,无以养家,此番是来主动退婚的。他们又感动又愧疚,还不得给我笔钱做补偿?这样,我就有了第一桶金了。

        陈玄丘越想越美,以至于这家餐馆的厨子并不怎么样的手艺,他都觉得不太差了。当然,比起他的厨艺,还是有一定距离的,那该死的《造化不死经》!

        用餐,结账,向小二问了路,陈玄丘便往冀州而去。

        冀州苏护,陈玄丘想着师父告诉过他的信息,乃是冀州牧师。

        这牧师,是古之官职,和上帝这个称呼一样,都是自古就存在的。只是西方人传教至中土,将经文中译,从中文古词汇中借用过去当成了他们的称呼。

        这牧师,是掌管牧马之地和马匹的官员。战马在古时候可是极重要的军事物资,其地位在战场上不亚于二战时候的坦克。这样的军工单位的官员,官职地位自然不低。

        如今十八年过去了,岳父大人就算熬资历也该又高升一截了吧?若是我那丈人成了大官,我那媳妇又千娇百媚,我就可以轻松迎娶白富美,顺利走上人生巅峰了!

        这样一想,陈玄丘顿时健步如飞,也不循那大道,而是遇山翻山,遇水渡水,走的是直线,脚程自然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