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脸怎么红了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脸怎么红了

        内院。

        “夫君好像很高兴,有什么高兴的事?”

        李纵刚刚处理完那王二的事,要知道六岁便能够明白一个大人所表达的意思,真可谓凤毛麟角。尤其还是像数学符号这样的,抽象的东西。

        这王二的天赋,在他看来,半点不输给古代那些七岁就能作诗的神童,比如说《咏鹅》,比如说《伤仲永》。

        这人,今后说不定能引领数学,走上更好的道路,而不是像他这样,只不过是占了穿越者的便宜。

        见莺儿迎了上来,李纵也是笑了笑,然后便朝着对方的方向走去,道:“没什么,只是为天下将来会变得更好,而感到高兴。”

        “什么天下将来会变得更好?”

        莺儿自然是听不懂这个。

        李纵也很难与她解释,便只好简略地道:“唔……意思差不多就是,我们应该会领先世界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嗯?”

        只能说,这话就更是让莺儿听不懂了。

        “说起来,我有件事想与你商量。”

        见莺儿不懂,那就不懂吧,毕竟,这大概是只有穿越者才有的情怀,不是穿越者,根本不会感到这有什么用。只不过是他这个穿越者的,一点点小小的自娱自乐罢了。事实上,他很多时候,做的都是这样的事。

        像他著《数学》,不就是这样,他自己都知道,在古代谈数学,什么无理数,无穷大,根本没用。

        还妄想成为君王之友,然而,这也恰恰反映了他的内心。

        他其实还是想要得到别人的理解的,希望有人能够理解他的那点自娱自乐。

        然而,这是不是很矛盾?

        明明是自娱自乐,又何必再需要别人的理解?

        从逻辑上来说,的确是矛盾的。

        但是!

        如果真的有谁能够理解他的这份自娱自乐,那么……作为一开始并无大志的他,若是能够遇到这样的知己,大概,便是为对方而死,李纵也一样可以做到吧。

        说实话。

        能够理解他的人并不多,即便假如他现如今是在小说当中,便是上帝视角的读者,其实都不会了解他。

        他,并非一个面谱化的人。

        他,是活生生的。

        就好比现如今,他即将要与莺儿谈的事。

        其实……

        他也不舍得第五银翎,然而现实就是,她一天天待在自己家里,这身份定位,却是着实令人替她尴尬。

        如今,狗皇帝已经死了,这第五银翎还需不需要待在自己家,显然,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他此前问齐王,对方的封地是不是就在乐安王的封地东海郡附近,那时,其实便是已经开始想着,什么时候把对方给送走。

        更别说,他最多还会在老家待半年,半年之后,他便有可能去京城,所以这善后的工作,也得处理好。

        很多人都认为,古代纳妾,才是正常的。

        不纳妾,那才叫不正常。

        所以,弃书。

        其实,在古代纳妾,一样不正常,只不过,男权社会,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顺手给你打上一个妒妇的标签。

        因此,古代其实也有不少女性,是有过为自己而作抗争的。

        比如说最为有名的,大唐宰相房玄龄,一生只有一个老婆。然后反面例子,则是戚继光背着老婆娶三房小妾,老婆知道后提刀跟他拼命。

        为什么说是男权社会,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房玄龄的例子就是最好的例子。

        李世民让房玄龄老婆选择,要么不嫉妒了,要么就喝毒酒。

        女人,明白的人自然明白,其实都是很容易屈服的。

        所以,可以想象,在房玄龄老婆卢氏出现之前,又有多少女人,屈服在这样的强权之下。

        然后,很多人说,他喜欢的就是古代这样的氛围。

        说实话。

        李纵也喜欢。

        能让女人屈服于自己,肆意玩弄,这多好!

        不喜欢这样的,定然都不是男人。

        但若是直接利用这种特权,而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那所有女人在他看来,都只不过是泄欲的工具罢了。

        李纵当然可以不顾一切,根本不管莺儿的想法,去纳妾,可纳完了以后呢?

        那些小妾,都不过是泄欲的工具。

        而且……

        最后,他反而可能把莺儿,也变成泄欲的工具。

        是的!

        他如今看第五银翎,也就是泄欲的工具罢了。

        与第五银翎能有多深的感情么?

        却是不见得。

        他只是看人家漂亮而已。

        但他跟莺儿,却是真的有很深的感情的。而且尤其这段感情,他可是花费了时间、精力去经营的。他如今还不想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他固然像所有读者那样,都想三妻四妾,可他不是读者,读者看完书,弃坑就不必管了,可他,接下来却还有至少几十年的人生。

        若是开了这个先例,让他如何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去面对莺儿。

        以一个不忠的夫君的形象,出现在她的面前?

        所以,他想了想,还是得把第五银翎送走。

        来个眼不见为干净,最好。

        毕竟,只要他再刷十分钟,就会把对方忘记。

        李纵组织了一下语言,便道:“你看,郡主在我们这里也住了有些时日了,是不是该把对方送走了,这老是待在我们家里,也不是个事。陛下如今已经驾崩了,她自然也就没有再待在咱们府上的必要。”

        李纵这一说,倒是让莺儿不禁想到了很多。

        夫君这是不是在试探自己?

        不然,这样的小事,他自己拿主意就好了。

        而且……真的有必要与她说明吗?

        不过……

        好像又的确需要说明一下,说不定,夫君其实是想让自己去代为问问郡主,要不要现在就把对方送回去。

        毕竟,这样的大事(又变成大事了),肯定要先与郡主商量一下,总不能让人觉得,是她们在赶人吧。

        这郡主离开之事,必须多方面都协调,都商量好了,方好去做。

        然而到得最后……

        莺儿又看了看自己夫君俊美的脸。

        只不过……夫君真的舍得?

        郡主毕竟可是美女。

        男人三妻四妾,在莺儿看来,的确不太行,因为她父亲,就只有她母亲一人。

        可是……

        如果是妹妹的话。

        毕竟她与妹妹也算是契若金兰。

        不对!不对!

        她不应该这么想。

        而且这样想,要置妹妹于何地。

        李纵见她怎么忽然就脸红起来了,也是问道:“你脸怎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