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家大师兄天下第一在线阅读 - 第168章 兔可辱,不可杀

第168章 兔可辱,不可杀

        穹天之巅,金色雷光涌现,覆盖方圆数万里,形成一方极尽恐怖的雷海,无穷光影自金色雷霆深处演化,可怕无尽,神秘浩瀚,一抹无形且伴随着莫大恐怖意志气息弥漫,充满煌煌不可侵犯,似不朽天道显化。

        浩瀚神秘的金色雷海深处,依稀可见一只模糊无比,若隐若现的金色瞳孔虚影浮现,映照天地万物,芸芸众生,无尽诸世之光,显影日月星辰,时光命运,无垠彼岸。

        神秘,不朽,肃穆,浩大,似亘古传说中的无上青天之眼。

        “噗通!”

        “噗通!”

        “噗通!”

        “天……天鉴……传说中的天鉴……竟然真的存在……莫非是神州本源……”

        “祭告天地,上苍裁决!一念上达天听,这位圣人究竟是何等存在?”

        “阿弥陀佛!江施主果真大德也,念达天听,沟通本源意志,显化天鉴之眼。”

        “大兄该不会是……”

        当金色瞳孔显化虚空,莫大的威压弥漫而来,场中除了江浪以外,所有人的身影尽是跪了下去,一个个身躯颤栗,心神惊悚,灵魂深处更是交织着冰冷的寒意。

        天鉴!

        自神州大变以来,修行侧的历史上再无一人能够念达天听,沟通天地本源,更别说是让意志显化人世间了。

        纵是过去的漫长岁月以来,三千大世中能让上苍显化的生灵屈指可数,要么是为众生做出了泼天大功,要么就是身负大冤,大罪,大业者,要么就是受天地眷顾,秉承大气运而生的世界之子。

        江浪!

        这位自神州大变,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人族圣人,他又究竟是以上的哪一种。

        言出法随,念达天听!

        本源意志显化人世间,这是何等的荣耀。

        “噗通!”

        “浪爷,请您高抬贵手,万万不要与此兔计较。”

        “我铁五愿代此兔受过。”

        “恳请浪爷饶过此兔一命,铁五跪谢浪爷。”

        熊猫铁五爷面对着如此恐怖威压,当场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魁梧雄壮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内心充满无比的惊悚与恐惧,只能不停的乞求江浪……

        该死的兔子,五爷被你害死了。

        让你飘,让你浪,让你骚,让你贱,让你到处装逼。

        玛德,现在你满意了,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装逼不成,若被打脸也就算了,可是装逼装到连命也赔上的,你可是开天辟地第一人了。

        罢了,罢了,五爷我今天与你同赴黄泉,谁让你是五爷的兄弟呢?

        “江浪小……不……浪爷……本老仙……不……本兔信了……也服了!”

        “本兔做事本兔当,要杀要剐,全凭浪爷处置。”

        “但此事与铁胖子无关,恳请浪爷放了这个胖子。”

        “本兔可不想死了,还要欠这胖子人情。”

        妖火老仙从土中爬了出来,面对着上苍悬浮的巨大金色眼眸,再无先前半点的骚贱之气,取而代之的是浑身惊颤抖动,就连说话都是不停哆嗦,脑袋也是耷拉了下去,英俊的面孔煞白无比,赤红的眼眸变的是空洞死寂,唯有满头密布的冷汗不时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三万年了!

        整整三万年岁月了,自当年本体被女帝轰杀成渣,本老仙的化身不得不苟起来,至今方才将元神恢复,真灵圆满。

        老仙我何错之有!

        不就是飘了一点,浪了一点,骚了一点,贱了一点吗?

        你江浪小儿至于吗?

        一言不合,施展瞳剑术,本老仙忍了。

        现在本老仙不就是质疑了你两句,你竟然祭告天地,沟通本源意志,直接显化天鉴之眼。

        堂堂玄门正宗,威名赫赫,享誉三千大世的无极道,传承无数岁月的不朽道统。

        这……是人干的事吗?

        至于吗?

        你江浪小儿至于吗?你要是跟女帝没关系,不是女帝相好的,本老仙就敢从此以后不吃萝卜……

        太欺负人……不是……太欺负兔了。

        “吾何曾说过要杀你们?”

        “铁五爷,不是那只兔子问吾要证据吗?”

        “兔子,现在你可信,可服气?”

        江浪负手而立,一袭月白长袍鼓荡起来,发出了风雷般的声响,满头银色发丝乱舞虚空,英武的面孔依旧显得是淡定自若,周身隐现出了缕缕出尘的气息,仿佛是一尊来自九重天的真仙。

        死兔子,不把你治服了,你不知道西海谁说了算。

        敢在我前面装大尾巴狼,这可就对不住了,我们地球人实力打脸,专治各种不服。

        吾在引气十重的时候,就能将无天老魔头治的跪地唱征服。

        就你一只小小的兔子精,还差的远呢?

        “服,心服口服,五体投地的服!”

        “浪爷在上,本兔有眼无珠不识真佛,今日冲撞浪爷您之处。”

        “要打要罚,本兔绝无怨言,只求浪爷您高抬贵手,给本兔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兔可辱,不可杀!”

        妖火老仙听闻江浪并无杀心,心思立马就是活泛起来,就见其一路跪滑足有二十几丈,瞬间到了江浪的面前,两只红彤彤的眼珠子圆溜溜转了起来,给人一种无比的精明与诡诈。

        得嘞!

        江浪小儿,本老仙今认栽了,实在是惹不起你。

        只要你不杀本老仙,那就随便你羞辱吧!

        兔可辱,不可杀!

        过了今天,天高皇帝远,本老仙我有多远就跑多远。

        惹不起你,但老仙我躲得起。

        “兔子,你真服气?”

        “浪爷,本兔服了,若有半句虚言,定叫本兔五雷轰顶。”

        “好,兔子,你到还算是条汉子,那你先前承诺可还算数。”

        “算,浪爷,本兔虽然出身邪道,但本兔素来一言九鼎,绝不会出尔反尔,只要此事不违背本兔原则与道义。”

        “很好,兔子,请问铁五爷与你是什么关系?”

        “浪爷,铁胖子乃我结拜兄弟,当年他使诈赢我,然后他成了兄,我成了弟,要不这铁胖子使诈,本兔不可能输。”

        “兔子,吾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从此以后不准再叫铁胖子,无论何时何地见到他都叫一声五哥,如何?”

        “这……这……浪爷……什么事情都行,唯独此事本兔做不到啊!”

        “兔子,做人也好,做妖也罢,要言而有信,先前你可是当了我的面发誓的,如今你竟然要出尔反尔,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言罢,江浪身影极速倒退,只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妖火老仙,鬼使神差的向着穹天之上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让他是浑身颤栗,差点没吓个屁滚尿流……

        “且慢!”

        “浪爷,本兔做的到。”

        “五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虚空之巅,金色雷海汇聚成了一道道直径超过百丈的巨型金色雷光柱,弥漫着无匹森冷的威压,顷刻锁定了妖火老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