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怪物的美好生活在线阅读 - 374、祸从口出

374、祸从口出

        阮兴和这大半年,过得可很憋屈。他的国籍,可不是亚圣国。他以前是与亚圣国,南陲相邻的一个小国家,叫南驰人民民主共和国的一位……毒枭!而且,是该国最大的毒枭。不过,劫难前他可是隐藏的很深。表面上,他是一位国会议员,还是一个大型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这个公司业务范围,是做橡胶和海鲜出口生意。

        当然,这些都是他掩人耳目的身份。但有了这些身份,他的毒品生意,做起来就更加风生水起。他有正行的工厂企业,有运输的车辆、船只和货运飞机。他的毒品流通网络,极其隐秘。

        所以,从南驰国割争期结束时起。他家族的毒品生意,到了他这一代。虽然经历了,全世界各国家警方的,各种打击贩毒和禁毒行动。却仍然屹立不倒,越做越大。

        当然,其实全世界各国的大毒枭,有很多都是采用,他这种经营模式。但,最终也都被警方清剿了。而阮兴和的毒品生意,能历久弥坚的主要原因。是靠两点,一是:南驰国的国家政府,为他提供了保护.伞。二是:他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

        一个国家的政府,保护本国的毒枭。只能说这个国家的政府,已经腐败透顶了。但是,当时南驰国政府的官员,和国民可不这么看。因为,阮兴和的毒品,绝不在本国销售。这还有什么话好讲,我用一些特殊的天然产物,为个人和国家政府的个人,换取点外汇。你说不合法,就不合法。不过,只要你国际刑警,逮不到我贩毒的证据。又有国家保着,我这买卖儿,当然干得过儿。

        而且,钱到手了,我还为国家做贡献呢!我捐款支持本国公益事业,我给我正行企业的员工,多发福利待遇。不像你们那些,西方国家的大企业。到我们国家投资建厂,都是建的一些重污染型,或劳动密集行的行业。不就是图我们这儿,劳动力成本低。还有,为了给你们自己国家,减少环境污染吗?

        所以,阮兴和这种爱国主义行为,当然会得到国家和政府的支持。不过,前面说他的毒品生意,越做越大,和他懂得适可而止,有些矛盾了。其实,一点也不矛盾。越做越大,那是指他的毒品价格。别国的毒枭,都被打躺下了。自然会造成,行业内货源紧缺,毒品供不应求。所以,他的毒品价格,必然跟着水涨船高。

        而他的适可而止,就是指,他每年出口毒品的供应量。虽然,也在逐年增长,但是涨幅非常小。他对国外分销商的考察,那是十分严格的,需要一个漫长的周期。这样可以降低,因为分销商出事,而牵连到他的几率。

        如此这般,在劫难前,这阮兴和积攒的财富,可说是富可敌国。他还在距南驰国东海岸,以东80多海里处,买了一座小岛。作为,他最后的大本营。要不说,做大生意的人,都懂得居安思危这四个字。就因为,他有了这座小岛,再加上他的运气。使得他在劫难后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阮兴和对这座名为“卡鲁岛”的小岛,进行的建设和打造,与何青云对梧林山庄的建设模式,不尽相同。他除了也建造了自己的城堡外,主要是发展农业和武装力量。当然,他原本是想着:毕竟自己家从事的主要行业,是撂倒明面上,人人喊打的行业。是搁到哪个国家,都被称作严重犯罪的行为。所以,这座岛就是他将来,遭遇不测风云时,最后负隅顽抗的基地。他宁可死在这里,也绝不去坐牢,或等着被执行死刑。

        但劫难降临后,原本的一切都变了。他幸运的活了下来,这座小岛上,还残存着他一少半的手下。这里有他购买的船只,车辆和直升机。所以,在劫难后,他也发扬了一把,人道主义精神,从本国大陆,营救出了两万多幸存者。从而,他这座不到50平方公里的小岛上,也就有了居民。他也就在这个小岛上,做了个土皇帝。

        虽然,他在卡鲁岛上,剩余的武装力量不多,但也有400多人。而且,装备精良,弹药充足。阮兴和可是个狠角色,他自幼习武。同时,他的家族,对他进行过各种严酷的军事训练。今年38岁的阮兴和,一身本领,不逊于亚圣国原国家军队,9字头的特种兵战士。这也是劫难后,他能一直控制着这支,武装力量的一个原因。

        有了这些因素,本来在劫难后,他这无忧无虑,小国帝王般的好日子,却在半年多前,让俩老头儿给搅黄了。这俩老头儿,太可怕了。竟然追着岛上,外出搜寻特殊物资的直升机,一路蹚着水儿,就蹦岛上来了。枪炮在他们面前,那就是玩具。装甲车一脚就能踢翻,直升机人家一石头,就给夯下来了。那动作快得,想拿枪打,你都找不着他们在哪!自己这两下着,在他人家手底下,那是一扒了,一个跟头,连小鸡仔儿的不如。

        不过,还好自己掌握多国语言。第一眼看到这两老头儿的模样,在自己用亚圣国语言,喊出了认栽投降后。这两老头儿倒是听懂了,就停手饶了他们。看来,最终还是知识改变命运。

        之后的事,阮兴和就比较郁闷了。这两老头,堂而皇之的住进了他的城堡。他每天都得恭敬两人,好吃好喝,好酒好茶的伺候着。他是这儿的土皇帝,人家俩老头,就是太上皇。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人家的拳头,比沙包还大呢?

        不过,这两老头倒也不生事儿。这半年多来,前三个月,只是躲在城堡里,每天在那打坐练功。也从来不说他们的来历,只是让他吩咐下去,如果有外来人进岛,要第一时间通知他们。如果,跟他们一样的强者到来,千万不要说他们在这。如果有谁敢说出去,他们瞬间就可以取他们的性命。

        到了后几个月,这两老头开始,每天都出去,在岛上各处转转。偶尔也面目和善的,跟阮兴和聊聊天。不过,都是问阮兴和的人生经历。问他,是怎么来到这个岛的。是如何建立起,这岛上的一切。还问他一些,他见闻过的奇闻趣事。而关于他们自己的事,仍是只字不提。

        这时间一长,这两个老头深居简出,也不兴风作浪,阮兴和倒也慢慢适应了。但这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虽然,这两个老头,对他的态度也算礼貌和气。但,他总能在两人的,言谈举止间,感受到他们对自己,也包括自己岛上这些人,带有一种歧视。就如同,自己这些人,打一出生,就低他们一等。

        阮兴和不管别人如何,他可觉得自己,算得上是一代枭雄。可现在,不但要受制于人,还要遭人鄙视。可他,还得跟人家赔笑脸。这种感觉,他能不窝火吗?他当然明白一个道理:得遇高人,岂可失之交臂。如果,能和这种强者结交,搞好关系,必然是受益匪浅。

        可阮兴和却觉得,就算他想给这俩老头当孙子,可人家根本也没把他当人看。他想给人家当狗,人家觉得你,连狗的不如。这还咋处?只能心中暗恨,然后敬而远之。所以,这俩老头,每次找他聊天的时候,也是他最难熬的时间。可他还必须要搜肠刮肚的,想一些有趣的事情,答对这两个老不死的。

        可就在前几天,他跟这两个老头,提起了他们亚圣国里的一些,奇异事件后。让他到现在,还后悔不迭。就是当他讲到,亚圣国与南驰国接壤的峨林省内,几处超自然事件后。这两老头突然眼睛一亮,然后又对视一眼。虽然,当时他们不动声色,也没说什么。结果第二天,俩老不死的,竟然让自己,带着他俩去一趟亚圣国峨林省,去那几处发生过异事的地点,去观光一下。

        “观你麻个头啊!这特么不是,祸从口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