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欧皇之请正确佩戴幸运物在线阅读 - 第89章 裁判变走狗?

第89章 裁判变走狗?

        漫长的沉默之后。

        “呼!”

        周凤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伸出了手掌,用力的鼓了起来的:“好!好诗!”

        一语惊醒梦中人!

        他的一声好,让所有人都回归到了现实。

        李天奎直接从桌子里面走了出来,握住楚小天的手:“太棒了,多久没听到这样好的诗句了?能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吗?”

        “这也是一切。”楚小天点点头。

        “这也是一切嘛,太美了!”屠青依然有些沉醉:“我一定要给语文组打电话,这样的诗句不加入课本,绝对是巨大的损失!”

        “太完美了!”卢久明长长的叹息:“尤其是在刚刚听过那一首《一切》之后,这一首《这也是一切》简直宛如是黑暗中的黎明,划破黑暗,照亮了人间!屠青,我会和你联名推荐的!”

        粉丝也都是感叹不已!

        “这造句,这排比,这描写,太棒了!”

        “我已经不可自拔了!”

        “我是大哥的游戏粉,对诗词说实在,兴趣不大,可现在,我想学学了!”

        “大哥居然可以在短短时间内,就创作出这样的绝品,而且还是在反击对方的基础上?!太厉害了!”

        “这种诗词功底,就连很多教授都比不上吧!”

        “我服了!彻底服了!大哥,请收下我的膝盖吧!”

        “……”

        这一刻,楚小天绝对是这里的主角。

        罗鹰红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楚小天的词,他见识过了。

        所以才派一个写现代诗的出场,想要给楚小天一个下马威!

        结果,楚小天在现代诗,也强大的离谱!?

        这怎么可能?!

        至于胖子,已经没人在乎他了。

        哦,不对,有人在乎。

        “胖子,告诉我你的名字,然后,退会,你没意见吧。”楚小天俯视着胖子。

        “是!”胖子感觉喉咙都快冒火了:“我……我叫洪腾!”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滚蛋,不允许再观战。第二,举着你的退会申请,站在一旁,做选择吧。”楚小天转身去接啤酒,放冰块。

        “我……我选后者!”胖子一咬牙说道。

        他要观战,他要看接下来会如何!

        “很好。”楚小天点头:“下一个,谁来?”

        “不需要休息下吗?”李天奎主动说道:“不着急的!”

        他已经彻底偏心了!

        “小问题。”楚小天打了个哈欠:“他们最好快点,毕竟,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喝多了!”

        他现在已经喝了五六杯了,已经有点微醺了。

        “我来!”

        第二个人咬了咬牙,站了出来:“我叫刘青,我有一首写雪的诗。雪夜飞花千……”

        “好了,闭嘴吧。”楚小天又喝了一杯,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

        “你!”刘青顿时气急,看向了四个评委:“这怎么算?”

        “楚先生,你是想要说什么吗?”屠青笑问道:“还是想休息下?”

        看看这差距。

        楚小天打断了对方,裁判笑着询问楚小天意见。

        “不想听了而已。”楚小天微微晃动脑袋:“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一首《江雪》诵出,现场再次变得死寂了起来。

        又来了?!

        三秒钟都不到?!

        又是一首经典?!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卢久明说话都有些颤抖了:“这……多棒的描写啊!太生动,也太高冷了!”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屠青喃喃自语:“是了,是了,这就是楚先生的风格啊,无时不刻透露着孤傲和霸道!”

        “那个比,叫什么来着?算了,不管叫什么吧!你觉得你的东西,比得上,就说。比不上,拿着退会申请,滚一边站着!”楚小天酒意越发的浓了,可也愈发的张狂了。

        “我……”刘青张了半天的嘴,脸色涨的通红:“你有什么可嚣张?我比不过你,不代表别人比不过你!”

        撂狠话,是他最后挽救尊严的办法了。

        “哦?有意思,你这个小别致长得挺东西啊!你比不过我,还敢威胁我?是你嚣张?还是我嚣张?”

        楚小天嗤笑一声:“从这句话来看,如果没猜错的话,你追求女人的时候,一定是指着对方的鼻子说——我猜你肯定不敢强上我?对不对?”

        “来,和大家说说,你这招成功过没有?还是说你这招还没正式开始用,正在你们家的直系亲属身上做实验呢?”

        一梭子垃圾话下去,刘青的脸色和他的名字一样,都是青色的!

        他是撩了狠话了,可却被摁在地上摩擦了!

        这些话的每一个字,都宛如液压机一般,玩命的挤压着他的大脑。

        太狠了!太毒了!

        粉丝们一个个耸肩。

        “你说你乖乖听话,多好?非得找骂!”

        “还别说,我觉得大哥说的挺有道理,为什么每次弱智失败的时候,总要撂狠话?他有什么资本啊?”

        “没挨过毒打呗!你看看从今天之后,这个刘青还敢不敢撂狠话了!”

        “哈哈哈哈,最起码他肯定不敢在大哥面前撂狠话了!”

        “……”

        就连德高望重的评委们的态度都很诡异。

        李天奎:“刘青啊,我绝对,你确实比楚先生嚣张啊,最起码刚才那首,我是比不过了,你认识什么高人吗?”

        周凤林:“人家楚先生已经答应了我们,会收敛了!你居然还主动挑衅?”

        屠青;“狂士和狂妄是有区别的,不要盲目学!”

        卢久明:“年轻人啊!”

        刘青:“……”

        被骂的是我好不好?!

        我……你……他……

        孩子崩溃了!

        站到胖子旁边,眼神充满了空洞,一脸的生无可恋!

        “下一个!”屠青直接替楚小天喊道。

        罗鹰红:“???”

        这剧本有点不对吧!

        屠老师,你是裁判,不是楚小天的走狗!

        你这表现的有点明显了吧!

        屠青不管那个!

        爱咋咋地!

        他现在就一个想法,看看楚小天还能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少经典的诗篇!

        为了这个目的,他甚至可以做到——如果楚小天让他上去抽罗鹰红两耳光,他都准备照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