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极品捡漏王在线阅读 - 第2106章 回不去了

第2106章 回不去了

        一场风波暂时平息,双方皆称误会。

        为了给老狐狸面子,三浦悠阳亲自动手,用他雄浑程度堪称恐怖、远超陈宇数十倍的真气,给因为不跪而膝盖遭受重创的符虎灌输了一波。

        强者的‘气’往往具有一定的疗伤效果,虽说在疗伤这方面,真气远远比不上元气,但架不住人家量大啊!

        这么猛的真气灌输一波,其疗伤效果堪比普通药效的灵药了。

        符虎的膝伤当即好了一多半。

        剩下的一半,陈宇则派人把他送到了华夏医疗协会,进行神医集体会诊。

        如今的华夏医疗协会堪称陈宇只手遮天,陈宇说啥,没人敢忤逆他半分。

        神医集体会诊是什么疗效不言而喻,一大群神医级别的老中医围着符虎鼓捣了几个小时,符虎的膝伤基本不复存在了。

        之后还需要修养,但也无大碍。因为雷神岛之行还有些时日,不用着急。

        安顿好了符虎,陈宇放下心来,收工回家。

        好事成双,回到家中,发现身体状态苍老至一百七十岁的林老神医,精气神也有所恢复。尽管前景仍旧不容乐观,可这也算是一件确凿的好消息。

        不仅陈宇,连赶来照料老父亲的林婉怡都忍不住欣慰到偷偷抹眼泪。

        深夜,阅读完古籍,修炼也结束后,陈宇嘴角挂笑地爬上了三人床。

        陈宇在正中间,左侧是已经熟睡的隋欣,右侧是静静等他的林婉怡。

        隋欣睡了,原因很简单。有句话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她便如此。

        她一直在京城跟陈宇同居,不缺少灌溉。

        林婉怡则不同,长期留在魔都帮陈宇照顾生意,几个月才能见一面。

        可以这么说,憋完了,憋得狼哇的。

        入京以来,老神医病重,她整日以泪洗面,二十四小时照顾,没啥心情。

        今天,老神医状态有所好转,且在两小时前,陈宇修炼时,华夏医疗协会派人来,把老神医接走了,要进行下一步的治疗。

        她心情好,又碰巧赶上陈宇也不忙……

        这干柴烈火的小两口,谁也挡不住。

        她硬是熬至深夜,终于等到了陈宇结束修炼和阅读,接下来将发生什么,自是不言而喻。

        两人心照不宣对视一眼,随即……

        动静太大,中途把隋欣惊醒了。

        隋欣一瞅,当我不存在?这哪儿能行?

        于是乎,隋欣气鼓鼓地骂了陈宇一句偏心后,也纵身加入了旷世的大战。

        次日一早,隋欣神清气爽地在保镖的护卫下,出门去剧组拍戏。

        林婉怡也精神抖擞地早早起床,给华夏医疗协会打电话询问老神医的情况后,便坐在梳妆台前美美地化起了妆。

        陈宇则在床上翻着白眼,晕厥到了晌午,才总算有力气迷迷糊糊爬下床。

        “你醒啦?”林婉怡笑嘻嘻地柔声问道。

        陈宇有气无力地答道:“是啊,醒了,侥幸没死。”

        随后,他嘟嘟囔囔道:“我他妈也是服了,确定关系前,你们一个比一个矜持,一个比一个淑女,现在咋都变成这样了捏?真是想要了我的命啊!”

        “切!”林婉怡撇嘴道:“你就庆幸吧,我心疼你,才放你一马。要不然,怕是你都没有体力参加四天后的全国古玩大会总决赛了!”

        说到古玩大会,陈宇一拍脑门,道:“东洋武士会那边暂时消停了,m国医疗协会也被我杀得心惊胆寒,两个外国组织最近基本不会有什么动作。”

        “距离古玩大会还有四天时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重操旧业?”

        陈宇所谓的重操旧业,自然不是捡破烂,而是捡漏。

        随着实力的提升,他接触到的事物越来越多,他渐渐被缠住,动弹不得。

        他旗下的古玩产业是越做越大了,他私人宝库里的藏品也是越来越多了,可是他去古玩市场捡漏的机会,却是越来越少了。

        “好呀好呀!”林婉怡欢喜道:“难得清闲,我父亲情况也有所好转,我觉得非常适合,这几天咱们去捡漏,回归初心,让一切都回到以前的模样!”

        “而且说不定又能捡漏到什么大宝贝,成为你在古玩大会的重要筹码!”

        闻言,陈宇露出苦笑,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女人比较感性,陈宇没有戳破林婉怡的浪漫幻想。

        事实上,让一切回到原本的模样,这已经是遥不可及的梦了。

        当初他没有选择偏安宁海和魔都一隅,而是毅然进京,便再也回不去了。

        清闲仅仅是暂时的,厮杀与纷争,才会是陈宇余生的主旋律。

        要么敌人死,要么他死,无可躲。

        至于捡漏到新筹码,那更不可能。

        到了总决赛的环节,基本是神仙打架了。

        陈宇最大的对手,名字叫燕正卿,名字叫胡君杰。

        这两个人,本身就他妈神乎其神。

        绝世重宝,顶多算是门槛。

        不掏一两件镇国、镇族之宝出来,陈宇怕不是要被那两个人踩进地心里。

        古玩市场……有镇国之宝或镇族之宝吗?

        或许有,但是碰到的概率,相当于天上掉陨石,正好砸进了陈宇鼻孔里。

        甚至真实的概率,比这还要低。

        所以,陈宇带着林婉怡去古玩市场捡漏,仅仅只是一种普通的消遣方式。

        在林婉怡的欢笑声中,陈宇拉着她的手,带她坐公交车,来到了潘家园。

        为啥坐公交车?

        因为不能开车。

        流线型、金黄色的霸气超跑‘帝皇’,早成为了陈宇身份的代名词。

        开它出门,陈宇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谁?

        不敢开车,于是干脆也不打车了,久违地坐一次公交,找一找初心。

        不光没有开车,陈宇和林婉怡在外貌上,也进行了一番精心的捯饬。

        陈宇把整张脸都给换了,他又戴上了独属他的那张假面,成了‘陈玉’。

        日月凌空,普照苍穹,碎至哭响,去点即王的那个陈玉。

        自打他成名以来,凭他自己的脸已经无法捡漏了,只能换第二张脸。

        在古玩行,林婉怡的名气倒是不如陈宇,可她好歹也是林老神医的女儿,华东医药集团的掌门人之一,声名大噪的女企业家,也有可能被认出来。

        认出了林婉怡,陈宇的身份一样会暴露。

        因此,林婉怡戴上了口罩,戴上了帽子,戴上了墨镜,确保不会被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