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离婚在线阅读 - 第61章 一个果盘

第61章 一个果盘

        二楼一片寂静。

        等了大概半分钟。

        忽然一个黑影毫无预兆的倒挂窗户,接着细白的手指撑到窗台,悄无声息的落到傅珩身边。

        时栖拿了串他果盘里的葡萄,边吃边问:“什么时候发现的?”

        傅珩看着风轻云淡,又肆意昴扬的人儿。“知道这是哪吗?”

        “嗯。”

        “知道还来?”

        “只要不被人发现,就没人知道我来过。”

        现在显然是被发现了。

        时栖讲:“要不是你在这,我早走了。”

        何权达被杀一事,宋老板怀疑最大。

        想想看,何权达一来海城就找宋老板帮忙。宋老板明知他不是个好人,还让儿子去接待,甚至是动用了傅珩这个人情。可见何权达手里,有宋老板不可拒绝的理由。所以何权达被抓,想让他闭嘴的人里,一定有宋老板。

        时栖也是这么想的,才来的宋家,刚好听到他们在书房的谈话。

        本来她在确定这件事与宋老板无关后,就准备走的,是见傅珩上来,才决定多呆会儿。

        傅珩没有追究。“来多久了?”

        时栖挑眉儿笑。“怎么,怕我偷听到你跟宋浩泽,阴暗不为人知的一面?”

        “听到了吗?”

        “我要说听到了,你要灭口吗?”

        傅珩不知为何忽然沉眉,把果盘给她。“去车上等。”

        时栖抱着果盘,瞧他背影。“傅先生,有些人生来矜贵,人权也未必能绝对统一。”

        这话的意思是,该听的不该听说,全听了。

        傅珩没回头。

        时栖听傅珩跟傅秋莹说果盘忘拿了,索性抱着果盘翻出窗,坐进那辆连号的劳斯莱斯。“绍辉,吃苹果吗?”

        绍辉好奇。“夫人,你怎么在这?”

        “路过。”

        端着盘水果吗?

        绍辉还想说什么,明栖的手机响了。

        是战修宇的。

        时栖把果盘塞给绍辉,下车接电话。

        战修宇等她接通就讲:“杀何权达的人抓住了。”

        “确定吗?”

        “一路上都有监控。另外,尸检报告出来,嫌疑人用的枪,与何权达要走私的是同一批。”

        “这是定案了?”

        “对。这件事跟宋老板没关系。”

        “嗯。”

        “你没做什么吧?”

        时栖看从宋家出来的傅珩。“没。”

        战修宇有些头疼的讲:“你要对我们有信心,也要给我们一点时间,事情总会查清楚的。”

        “战修宇。”时栖低低的喊他名字,踩着路边的小草。“如果水性很好的人,能游到海鸥岛吗?”

        她这是还惦记着那个男孩。

        战修宇沉默了许久,反问她:“你能做到吗?”

        “我讨厌水。”

        “假定你能做到,你会游去荒无人烟,被人遗弃的小岛吗?”

        “……不会。”

        战修宇讲:“如果你还不确定,我随时可以带你上岛。”

        “暂时不需要。”

        傅珩看打电话的女孩,先上了车。

        绍辉递上果盘。“三爷,吃水果吗?夫人给的。”

        傅珩看眼熟的果盘,接过来,拧下颗葡萄。

        绍辉在他吃的时候,看了下外边的女孩。“三爷,刚局里的朋友跟我说,前晚山里没什么情况,就是有两个偷猎的,大概是胆小,自己打电话报的警。警察找半天才找到他们。”

        “严重吗。”

        “他们带了猎枪,听说战绩不错,大概短时间内别想出来。”

        傅珩吃了颗甜掉牙的葡萄,便把果盘给他。“跟林业局的打下招呼,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第二次。”

        绍辉点头。“明白。”

        -

        何权达死了,凶手抓住了。

        而跟他来海城的手下,什么也不肯说,已被看守所正式收押,等待最后判决。

        事情到这一步,关于何权达的事情,都以大家觉得满意的结果结束了。

        只有时栖想知道的事情没有得到答案。

        或许,这个答案也不会是她想要的。

        毕竟十几年前的海城治安没这么好,大大小小的绑架每天都在发生,何权达绑架的人,不一定就是她。

        但无论如何,她抓到的唯一一点线索,就这么断了。

        时栖躺在水池旁边的太阳伞下,吹着清爽的山风,看着秀丽的风景,惬意的遐思着。

        水溪很安静,即使她保持最大的专注,也只听到山里的鸟叫虫鸣。

        这种清静时候,她只有去国外做任务时才体会得到。

        说起来,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剧烈”运动了。

        时栖忽然坐起身,吓得趴在阳台边的小灰狼嗷呜叫。

        小灰狼就叫小灰,今天早上傅珩叫杨思域来给它打过疫苗,算是正式成为水溪的一员了。

        时栖叫它。“过来。”

        小灰没动。

        反倒在她过去时,倏得起身跑了。

        时栖蹙眉。“没用的东西。”

        她进屋拿手机,给唐小林打电话。

        唐小林接到她电话,惊喜大叫。“老大,你主动给我打电话唉,你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啊!”

        时栖面无表情,冷冷吐出一个字。“吵。”

        “我这是太激动了啊。老大,看来多出来接触一下人还是有好处的。”

        “闭嘴。”

        “哈哈……好好好,我闭嘴,老大你请吩咐!”

        时栖沉默了阵,等他彻底安静才讲:“给我找点事。”

        唐小林疑惑。“老大,以你的症状,对付那个后妹就够呛的了吧?”

        “小孩摆了。”

        “小孩?我昨晚在酒吧看到她了,跟一群不良少年玩在一起。”

        “……嗯。”

        “那些人是南区的地头蛇,有组织无纪律,只要赚钱什么事都做。”

        时栖没在意。

        她感情淡薄,对这个后妹,也只是比陌生人熟悉一点点。

        唐小林见她不说话,就回到她提的事情上。“老大,最近海城风起云涌,你要想找点事做,建议是城外或是国外。”

        时栖看水溪前边,被风吹皱的水面。“我不能离开太久。”

        “何权达的死,表面看似结束了,但实际还没有。”

        “怎么?”

        “具体我不知道,只知道现各个巷口警戒升级,连地铁的安检都严格了不少。”唐小林讲:“所以为了你的安全,应该挑远一点,远离是非的。”

        时栖沉默。

        这时李奇过来。

        时栖便对唐小林讲:“我再打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