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华夏一家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要求那么高(02)

第七十九章 要求那么高(02)

        两人下了马车,双双和赵晓兵走进旅游区深处新修的一栋竹楼,

        院子里一轮椅上坐着个神情呆滞的老人,

        边上一个女子正在在陪他说话。

        看到有人进来,那女子马上起身,跟着就跑过来喊“二哥,双双姐。”

        赵晓兵询问的眼光看向双双。

        她说是她教苗妹这样喊的。

        赵晓兵过去挨着轮椅坐下喊“苗王。”

        此人,便是赤水上叱咤风云、他狸猫换太子救出来的苗王咯。

        “苗王已死,叫爹。”

        草,这都是啥,居然当他爹了。

        赵晓兵愣愣地看着苗王:他左腿膝盖以下没了,右手手肘以下也丢了。

        身上据说还有好些个伤口,应该好了。

        苗王形神枯槁,整个人肯定在鬼门关转了好几圈才回来。

        要不是赵晓兵派出军医治疗,他就是侥幸逃脱,怕也早已成花肥咯。

        还能坐在这轮椅之上?

        “我女儿已是将军之人,还不管老夫叫爹?”

        苗王一字一句地说道:“某偏信北蛮致祸端,幸亏未将她姐弟都拴在一起,还劳将军照顾。”

        “这个,这个。”赵晓兵犹豫地看向双双。

        双双走过来靠着他说:“苗王感激二哥救命之恩,哪儿也不走了,一心在此吃斋念佛。”

        “如此大善。”赵晓兵要的就是他这句话。

        他怕这苗王还不死心,再弄些啥出来找事,他就摊上麻烦了。

        双双把苗妹推到他胸前撞了过来。

        赵晓兵接住,牵着她的手。

        他在来的路上思前想后,也晓得必须认了这门亲事,才能稳住那土城仁怀地区。

        苗王不再看他,他也不想看苗王,便直接说道“苗王,哦,爹爹且好好将息。”

        说过便起身往院外走去。

        出来,他叫朝清送上10坛罗城1231,10坛罗城茅台。

        再去双双的竹楼,两个女人都过来了,苗妹马上给他端来一杯茶水。

        赵晓兵喝了一口叫她坐下,问道:“那晚是如何闯进房间的?”

        “奴家以**涂针射之,再用迷香,便轻松进入也”

        赵晓兵看着紧张的苗妹说完再看向双双。

        “苗妹3岁便随她师傅习武,今年十八,暗器,轻功了得,要进夫君房里容易着呢。”双双咯咯咯地笑起来。

        “看来真是山外有山啊。”赵晓兵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感叹道。

        “令师不是更加不得了?”

        “俺娘从不见出手。”

        她师傅就是她娘,双双说苗妹都给她讲了,这叛乱是她爹爹糊涂做的傻事,她娘是汉人,坚决不同意的。

        她爹在北蛮的挑唆下起事不久,她娘就离家出走了,那北蛮神棍住在土城家里时竟然打起苗妹的主意,欲睡了她。

        他爹怕得罪了神棍,就让苗妹和她弟弟出去独立带领飞狐军,那神棍竟然还安排了力士去做监军,监督她们的行动。

        赵晓兵那次狙击遇上迎面袭击,就是那监军拉出队伍叫干的事。

        后来,她娘看清苗王绝无胜算,出手杀了那北蛮监军,才让苗妹真正控制住了飞狐军,不至生乱。

        他看着苗妹,摸着自己嘴唇若有所思地问她“没种蛊嘛?”他对苗人的蛊是心有余悸,此行的目的就是想问个实在。

        苗妹的脸一下红了,起身背过去忸怩地说“哪有啊。”

        赵晓兵一个石头落地,马上说:“墩子呢?”迅速转移了话题。

        “整天在军营里泡着呢。”双双接着说:“苗妹且去给你爹爹弄饭。”

        待苗妹离开后,双双说他俩有点古怪,问他苗妹种的啥子蛊,脸都红了,是不是那个了?

        他马上说哪有啊,女人就是喜欢八卦。

        双双问他啥子叫八卦,他解释,两人开始探讨后世的网络语言了。

        赵晓兵给双双说:“继续招兵,能招多少是多少。”

        双双坐到他怀里说道:“养那么多干嘛?”

        “万一大理来攻,你能挡住?”

        “不是还有夫君呢。”

        “我的人都要去汉中呢。”

        “哦。”

        “记住,我们自己的兵自己养,把墩子叫回来。”双双唤人去喊墩子。

        “你这里这么宽广,想养多少兵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再养一万,给我都练成精兵。”双双听了舌头伸的老长老长。

        赵晓兵说她:“爪子,像个吊死鬼。”

        老远传来孩子的哭声,双双起身往外跑。

        一会儿便抱着春生过来,坐下开始奶孩子。

        奶完欢喜地递给他,逗着娃娃喊“爹爹”。

        赵晓兵抱着,春生一点都不闹,两个小手舞来舞去和她妈笑,双双说孩子在对着他笑呢。

        他非常开森,说将来教春生喊爸爸,叫她妈妈,他不喜欢爹爹这个词儿。

        丫鬟来喊吃饭了。

        他俩去他爹的房里吃饭。

        赵晓兵拍开一坛罗城茅台,酱香型的酒味浓郁,立马飘满屋子,两爷子好好地喝了几杯。

        吃过饭刚坐下,墩子就来了。

        赵晓兵问他练的怎么样?

        他说按照特战旅的标准练,还差的远呢。

        赵晓兵说又不都是特种兵的料,别要求那么高。

        双双给他说有人继续招,再扩军一万,往南驻兵,防御大理。

        赵晓兵给墩子解释说是藏兵一万,需要干部就去找易师傅要,队伍一定要练出质量,罗城有五百骨干,可以抽出一批下来。

        墩子是个实诚人,瓮声瓮气地答应着。

        赵晓兵交代完后叫他回去,墩子告辞走了。

        他再叫双双强化自己的安全保卫,提醒她朝廷派来的人必须甄别使用,不能叫心眼不正的人坏了事。

        双双很开心地吻他,笑咪咪地说:“夫君是在心疼我咯。”

        他说:“自己不心疼自家女人哪个来心疼。”

        “把苗妹带上吧。”女人幸福地在他怀里腻歪着。

        他问:“带她干嘛?”

        “奴家晓得夫君将去汉中,千里万里,有苗妹多一份安全。”

        赵晓兵没表态,只说累了,走进里屋去休息。

        两人睡了一觉起来,他和双双一起去看榨油坊,这是赵晓兵和沈志远研究出来的杰作。

        利用水力推动榨油,工匠用煤炭炒制菜籽,以源源不断的水力牵引滚筒,挤压出油。

        把这些原理整合,制成一整套设备就成了新式的榨油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