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在线阅读 - 第645章 月圆之夜有兽吼声,好像还吃人

第645章 月圆之夜有兽吼声,好像还吃人

        简漠北的军队是晚上的时候赶到的,君墨染依旧亲自出来迎,可是却只看到尹重以及简漠北的副将,却没看到简漠北。

        “你们简将军呢?”

        君墨染皱眉看着尹重和副将。

        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之前传来的捷报也没提啊。

        尹重和副将对视了一眼道:“将军他……”就在两人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时候,简漠北骑着马儿回来了:“我在这儿呢。”

        简漠北骑着马儿到了近前,便翻身下马,朝君墨染单膝跪地:“我回来了。”

        见简漠北健健康康的,君墨染顿时松了口气,朝简漠北伸手:“安全回来就好。”

        简漠北伸手抓着君墨染的手起了身,还冲他挤了挤眼:“这次没给你丢脸吧。”

        “行了,朕还不知道你的臭水平,是蒙扎太差劲了。”

        君墨染又忍不住开始毒舌了。

        ……简漠北瞬间苦逼了:“你就不能夸夸我啊?”

        “进去夸。”

        君墨染也不一直打击他,搭着他的肩膀,拉着他就进了宫。

        “你都不知道我们这次有多轻松,我这次几乎可以说是没费一兵一卒……”简漠北缠着君墨染喋喋不休。

        尹重和副将他们看到前面两人勾肩搭背的样子,都笑起来。

        不得不说,简将军到底是跟了皇上这么多年,这两个人的情谊就是不一样,就是亲生兄弟,只怕也就这样了。

        君墨染带着简漠北去了御书房。

        简漠北跟君墨染滔滔不绝地跟讲了很多燕州发生的事,最后添油加醋地说了自己怎么说服阿达,又是怎么杀了蒙扎的。

        “哦,对了,还有赵西。”

        简漠北终于想到了最重要的事情。

        君墨染皱眉:“赵西?

        你看到赵西了?”

        他记得离清跟他说过,赵西的尸首不见了,难道赵西真的没死?

        “不是。”

        简漠北安抚地看了君墨染一眼:“事情是这样的,当时赵西应该是还没断气,被阎蓝那个女人给捡了……”听到“阎蓝”两个字,君墨染神情瞬间便严肃起来。

        “赵西死了之后他就混到蒙扎身边,为的就是让蒙扎来攻打我们南焱,我听他的意思应该是,北蛮这边全军出动,阎蓝应该就会过去控制北蛮了。”

        简漠北将事情大致地跟他讲了一遍。

        君墨染危险地眯了眯眼:“倒是真被她设计成了。”

        简漠北皱眉:“你的意思是,现在北蛮已经在阎蓝的控制之下了。”

        君墨染看了眼简漠北:“我也是猜的,这一切估计都是阎蓝设计的,不管是西淼这边也好,还是北蛮那边也好,她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得到北蛮,为了复国。

        现在一切都按她的计划在走,如今蒙扎被杀,北蛮士兵也全都投降南焱,她这个时候若是再不把握时机拿下北蛮,那她之前做的那些也都没意义了。”

        简漠北眉头紧皱:“那个女人算计得可真够好的,就凭中州城那点微不足道的兵力,还真让她复国复成了。”

        君墨染眼底瞬间涌出嗜血的杀意:“成了又如何?

        他北森能被灭一次,那就能被灭两次!”

        之前北森灭亡,他们南焱没参与,可是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尤其是她阎蓝!简漠北知道他又想小灵雪的事了,皱眉关心道:“小公主还没消息吗?”

        君墨染神色落寞地晃了晃脑袋:“我们之前推测小灵雪可能被带去了东垚,鬼医和离清已经去找了,不过还没有消息传过来。

        所以我想这边都安顿好了,带着娆儿亲自去东垚找。”

        简漠北看着他宽慰道:“小公主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说着又道:“那个披着赵西皮的圣火宫弟子我已经带回来了,你要不要再审一审?”

        “人在哪儿?”

        “应该被带去天牢了,我让他们把人带过来。”

        简漠北说着便出去,交待了外面的副将一声。

        很快,副将便将之前那个圣火宫弟子带过来了。

        那圣火宫弟子一看到君墨染便认出了他,这可是之前灭了他们中州的那个煞星。

        见那弟子站着不动,简漠北顿时气得不行:“你是真想死啊,看到我们皇上也敢不跪!”

        那圣火宫弟子身子一抖,立刻跪了下来:“参见皇上。”

        君墨染皱眉看着他:“阎蓝的计划是什么,你从头到尾跟朕说一遍。”

        圣火宫弟子不敢隐瞒,立刻将之前对简漠北说的,又说了一遍。

        基本跟简漠北复述的差不多,阎蓝的目的明确,有些事情即便他不说,他也大致能猜到了,他现在对阎蓝那女人的计划不感兴趣。

        “你们圣火宫那个红眼睛的,你可认识他?”

        君墨染看着那弟子肃然地问道。

        一提红眼睛,那弟子瞬间便知道他说的是谁了:“那人是宫主的贴身暗卫,是专门替宫主做事的。”

        “他是什么人,家住哪里?”

        见他认识,君墨染立刻又问。

        那弟子迷茫地晃了晃脑袋:“这个就不知道了,他好像是突然出现在宫主身边的,他武功厉害,宫主十分信任他。

        他平时从不跟我们说话,我们之前都猜测他是不是个哑巴?”

        君墨染闻言瞬间有些失望,不过也能理解。

        似乎阎蓝都不了解那个人,更何况是这些底下人了。

        “他的红眼睛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君墨染继续问着,不放过任何一个点。

        弟子想了想道:“他一般眼睛都是黑色的,只是每月月圆才会变成红色。”

        那弟子说着想到什么又道:“对了,他好像非常害怕月圆之夜,每次月圆都会躲起来,而且还有人在月圆之夜听到他屋里有兽吼声,好像还会吃人什么的,所以我们平时都很怕他,根本不敢靠近他,也不敢靠近他的房间。”

        君墨染听完这些话,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人说的看似离谱,可他说的未必不是真的。

        他现在越发肯定这人跟之前娆儿在鬼医谷遇到的那半兽人一定有密切的关系,他们有着相同的性质,应该是出自同一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