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大熊猫的悠闲生活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神秘包裹

第九十二章神秘包裹

        “这坑比网络,怎么这么卡。”

        伴随着一声底肥特,再看了看自己2.0的评分,陈得财有些骂骂咧咧关上了手机,全程360这打个鸡毛啊。

        “轰!”

        又是一声巨响,陈得财心中更不爽了。

        这什么玩意儿啊,大半夜的叫个鬼啊,看我出来抓住你不得把你两条腿打断。

        陈得财说着刚准备出去的时候,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不对啊,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

        此刻在木屋外面。

        元达正满脸兴奋的骑在摩托车身上,心中这个乐啊,他不知道是哪个傻缺竟然这么不小心,连钥匙都没拔下来,这不是给他创造机会吗。

        本来元达打算试一下手感的,不过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挂挡体验一下行驶在森林中的快乐,毕竟这能堪堪启动摩托车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要真的想骑上到处跑的话,还得在练上一段时间,仅仅是听油门转动的声音,元达都感觉十分兴奋了。

        与此同时,就在元达还在外面乐此不疲的时候,木屋里面的陈得财现在脸上正全是惊讶,他听出来了,外面响的声音好像是自己摩托车响起的。

        陈得财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偷车,但随即陈得财便打消了这么一个想法,这么偏僻的地方,哪个偷车贼这么笨还到这里来偷车。

        用脚指头想想,只要是人都不可能大半夜跑上山来,这不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吗。

        既然不是人,那么是什么?

        脑中猛地出现这么一个想法来,陈得财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

        不过外面摩托车的轰鸣声,久久没有落下,陈得财心中也不禁犯起了嘀咕,这要真是人的话,那自己的车被偷了可咋整,这可是自己这么多年唯一的积蓄啊。

        想到这里,陈得财猛地咬了咬牙,横了,和自己爱车比起来,就算外面真的是鬼也得去斗一下。

        外面

        正玩得高兴的元达,两只耳朵突兀动了动,有人来了。

        在听到一阵细碎的声音后,元达拧了一把钥匙,二话不说跳下车就开始跑。

        月光映射之下,一道白色的身影,没一会儿功夫便消失在了远方。

        在元达刚刚离开,木屋外,一个颤抖的身影便是出现了,陈得财打着手机电筒,手止不住的晃悠,虽然刚刚在屋子里的时候想的挺好的,不过一出门,陈得财心里面还是忍不住的打起鼓来。

        手电筒晃过去一周,什么东西也没有,摩托车也是好好的放在那里,丝毫没有移动过的痕迹。

        见此,陈的财微微一呆有些傻了,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莫非刚刚的都是我的幻觉?

        心中涌现出这么一个念头来,陈的财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脸上强行挤出一丝轻松的微笑,陈的财还在呢喃道。

        “我这不是自己吓自己吗,这世界哪有什么鬼啊,再说鬼也不可能骑摩托车的,除非这鬼上辈子是出车祸死的。”

        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冷笑话,陈的财感觉自己心情也是放松多了,刚准备回屋子里去休息一下,想了想陈的财还是有些不放心,走过去一把扯下了车钥匙。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的财猛的瞥见摩托车上的一块东西,瞬间呆滞在了原地。

        在摩托车边缘地方,一个看起来有点儿像是脚印的东西,赫然在上面。

        …………

        翌日一大早,元达有些神清气爽的从山洞中走了出来,正所谓熊逢喜事精神爽,昨天虽然没能去兜下风,但能过一盘干瘾也是极好的,一想到这里,元达就更加激动了,熊爪一挥一挥的,还用嘴模仿起摩托车的轰鸣声,当然发出的声音,和摩托车声音绝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就对了,整只熊开心的就像是一个三百多斤的孩子。

        热身运动还没完,元达目光一转,正好看见在他身后,小花和小黑正用着看zz的眼神看着他。

        “咳咳,天气还真不错啊,不如咱们下山去玩一下。”

        另外一边在山下,小小学里。

        “小妖,这是哪里来的包裹,村长今早带着三四个人给弄回来的,怎么这么大个?”

        当看见打着哈切的程垚从房间里走出来,还在鼓捣着什么东西的李思筱,一下站了起来。

        顺着李思筱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大的惊人的箱子引入眼帘,比起那些袖珍的包裹,这种箱子个头实在忒大了点儿,让李思筱不禁怀疑,程垚是不是把家里的床打包快递过来了。

        听到这话本来还有些睡意惺忪的程垚,一下精神了,俏脸上浮现丝丝喜色来,有些迫不及待的走了过去。

        “小妖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见着程垚动手拆着快递,李思筱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打开你就知道了。”

        程垚并不搭话,而是神秘一笑说道。

        在锋利的小刀切割之中,不一会儿功夫,那个硕大的箱子便是被齐齐割开。

        程垚就像是在举行一个仪式一样,在开箱过程里还用手遮挡住,气的李思筱有些牙痒痒,终于在箱子全部切开以后,程垚这才放开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