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大熊猫的悠闲生活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为我守墓三年

第八十三章为我守墓三年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有些讶异的看了村长一眼,后者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也无可奈何。

        一把推开门,眼前这一幕差点没把老爷子气死,只见在村长室中,一名红毛青年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里面,嘴里还大咧咧叼着一杆烟,这模样怎们看怎么欠。

        “这败家玩意儿谁家的种啊,要抽滚出去抽。”

        见此,内心传统的老人怎么看得惯,他可不管是谁,直接开口骂道,说着还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村长,意思怎么把这么一个玩意儿弄进来了,这不是影响村子里头的形象吗。

        明白老人的意思,村长只能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同时心中不免有些尴尬,谁家的种,这不是……

        听到这话,青年本来还有些不满的回头了头,抬嘴就想骂:“关你屁……”

        然而当青年看清楚老人的样子以后,却是生生把还没说完的话,整个咽了下去,脸上闪过一丝惊喜。

        下一刻,让老人意想不到的事儿出现了,只见青年忽然一把甩掉了手中的烟,放在旁边了旁边的烟灰缸中,然后大声喊道:“爷爷!”

        这声爷爷可着实把老爷子吓了一大跳,仔细打量了年轻人一眼,良久老爷子才悠悠的说道:“你是陈得财?”

        “对啊,虽然咋现在确实是脱胎换骨,但爷爷你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啊。”

        陈得财用手捋了捋头发,颇有些傲娇的说道。

        在旁边村长有些紧张的目光打量下,老爷子猛地桌子上的烟灰缸就准备砸。

        见此,村长只感觉心都要跳出来,赶忙拉住了老爷子,同时嘴里还忙向已经呆住的陈得财说道:“陈得财你还不站起来。”

        听到这话有些后知后觉的陈得财这才满脸惶恐的放下二郎腿站了起来,脸上依旧有些埋怨的说道:“爷爷咱们都两三年没见了,你也不用刚一见面就用烟灰缸欢迎我吧。”

        “欢迎,老子想锤死你,你爸呢,让他来,我连他一块收拾了,什么玩意儿啊,就是这么管教你的?”

        听到这话老爷子有些暴跳如雷的说道,一旁村长急的脸上都出现了汗水,这老爷子的劲儿实在太大了点儿吧。

        “我爸可没时间来,还忙着做生意呢。”

        陈得财有些小声嘀咕道。

        听到这话,不知为何老爷子却是感觉到心中一塞,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扯开了村长,然后自顾自坐在椅子上。

        村长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老爷子,生怕他什么时候在发狠,不过显然是村长多虑了,老爷子并可以动手的意思,而是紧紧的看着站在那里,却是一脸无所谓的陈得财。

        老爷子心中不禁叹了一口气,这熊玩意儿,电话那头说的还挺好,但是一来就原形毕露了,这样的人真的能做好一个护林员吗。

        “爷爷你放心,您就安心把护林员这个光荣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不怕苦也不怕累,您就可以安安心心退休了。”

        陈得财拍了拍胸脯,大气的说道。

        只是在听到他的话后,老爷子却是冷笑一声。

        半晌无语,见着这爷孙俩凝重的气氛,一旁村长只得不停低下头看自己的手表,心念,这叫什么事儿啊,只是又不好自己退场,只得在那里干巴巴的坐着。

        良久,老爷子终于开口了。

        “陈得财你确实想做护林员?”

        听到老爷子的话后,陈得财脸上一喜,赶忙点了点头,只不过还没等他脸上的喜色保持多久,下一刻老爷子的话却是让陈得财笑容一僵。

        “行,那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否则你就马上给我滚,这辈子就别来这里了,否则老子见一次打你一次。”

        老爷子搓了搓满是老茧的手指,说道。

        “啊,爷爷我可是你的亲孙子啊,这是您的祖业,我身为你的孙子,自然的继承啊。”

        听到老爷子霸气的话,陈得财不禁有些可怜巴巴的说道。

        “噗!”

        这话,让刚刚才喝了一口水的村长,一个没忍住一口喷了出去,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的村长,赶忙擦了擦嘴角,然后看向陈得财,想要看看从陈得财嘴里还能听到什么惊人之语。

        老爷子严肃的老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狠狠一拍桌子:“混账玩意儿,什么叫做祖业,那是咱们整个国家的,你以为跟你姓的啊,在胡说,我报警把你抓起来。”

        “咳咳咳。”

        听到这话,村长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咳嗽了几声,然后找了一个借口退了出去,这爷孙俩太逗了,在留在这儿,村长害怕自己都得被吓死,还是让他们俩折腾吧。

        “好吧,爷爷你说什么条件。”

        知道老爷子脾气十分倔强,陈得财只能无奈妥协。

        “第一,先把这鬼头发理一下,这玩意儿在森林里,狼都要被你吓跑。”

        从一向不苟言笑老爷子嘴里听到这话,陈得财只觉得自己胸口像是被一把无形箭翎插了进去。

        “爷爷这可是潮流啊,花了好几百呢。”

        “好几万也得理了,什么?好几百,你个败家子。”

        “我剪,我剪。”

        见着老爷子一言不发又准备开淦,陈得财赶忙点头。

        见此,老爷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说道:“还有就是烟也要戒了。”

        听到这话,陈得财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神色通红的跳了起来:“什么戒烟,爷爷你这不是要我命呢。”

        老爷子有些鄙夷的看了陈得财一眼:“什么叫要你的命,这玩意儿不是好东西,而且对我们护林员来说也是大忌,多少林子都是因为它没了,再说当初我十多年的烟龄了,不也是说戒就戒了,你还能有我长不是?”

        “我比您长。”

        陈得财低下头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

        最后仍凭借陈得财好说歹说,依旧没有说服老爷子,只能无奈答应戒烟,不过还是争取了三天的缓冲期。

        “最后一个呢。”

        有些神色忐忑的看着老爷子,说真的陈得财已经被老爷子提出的条件弄怕了,一个被一个苛刻,陈得财只希望老爷子这最后一个能够好完成一点儿。

        老爷子沉吟了半晌,忽然一脸郑重其事的看着陈得财说道:“我要你为我守墓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