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反派天天想和离在线阅读 - 第二四一章 转折来了

第二四一章 转折来了

        和熙郡主在天空中劈了一道雷,也不管旁人是如何里嫩外焦的,两眼一翻,撅了过去了。

        那咚的一声巨响,和摔得迅速肿起来的脸,都在说明,她不是在装晕,她是真的晕了。

        不然的话,貌美如花的小娘子,那是宁愿把后脑勺摔个包,也不想摔到脸的。

        “这……这……和熙郡主,莫不是被鬼附身了……不然的话,怎滴满口胡言乱语?”

        “她一个云英未嫁的小姑娘,哪里有什么儿子……太医呢,快些请太医啊!”

        说话的乃是五皇子的母妃恬嫔,她的脸色煞白,声音颤抖得厉害,因为太过惊恐,忍不住结巴起来。

        “墙中有人?怀子未生?唉呀,这故事怎么听着这般耳熟,好似最近方才在哪里听过似的。”说话的是皇后,比起琼林宴上,皇后显得越发的圆润起来。

        像是用手一摸,能够摸得下一手蜡来。

        陈望书瞧得兴味,望人群中看去,果不其然,瞧见张筠年杵着他的小拐棍,从人群中不紧不慢的站了出来。

        “娘娘,最近临安城的确是发生了这么一桩命案,还同和熙郡主有关。郡主买了一处庄子,想要推倒建马场,却在推墙之时,发现墙中藏有一具女尸。”

        “那女尸怀胎十月,被人割喉而亡。凶手乃是杀人好手,以类似于琴弦一般的细线,勒断了她的脖子。”

        “有人证供述,阮桂当日同他约在城郊的一处娘娘庙……”

        娘娘庙!听到这三个字,先前还晕过的和熙郡主?    猛的又坐了起来。

        她一言不发的?    死死的盯着五皇子同康夫人,像是卡带了一般?    不断的重复着?    “娘娘庙……娘娘庙……”

        刚刚落水被救清醒过来的康夫人,瞧见她这副模样?    大叫起来。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她不说还好,一说?    和熙郡主便站了起来?    “娘娘庙……红锦浪……娘娘庙……红锦浪……”

        康夫人坐在地上,往后挪动了几步,她本就在那荷塘边,往后一仰?    便又要掉下去?    五皇子一瞧,伸手一拽,又将她拽回了怀中。

        这一下,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明显多了起来。

        本就已经头绿脸也绿的康大人?    再也忍不住,一把拽起已经吓懵了的康夫人。

        和熙郡主手僵硬的了移了个方向?    指向了康夫人,“娘娘庙……红锦浪……跑!”

        康夫人哪里还站得住?    又是一声尖叫,抱着头蹲了下去?    “你胡说你胡说!五郎?    五郎?    救我,救我,我害怕……五郎!”

        陈望书瞧着,有些疑惑,虽然和熙郡主很吓人,但是鬼哪里能够作为证据,五皇子同康夫人,只要矢口否认便是了。

        虽然风言风语少不了,但只要厚着脸皮,便不会有事才对。

        官家听到这里,哪里还忍得住,直接抓起桌案上的碗,一碗红烧狮子头扔了过来,那狮子头咕噜噜的滚啊滚,滚到了康夫人的脚边。

        他愤怒的看向了张筠年,“张爱卿,朕不信那些怪力乱神,朕要听你说。”

        张筠年不紧不慢,像是刚才得插曲没有发生过,他的话也没有被打断一般,继续神情平静的说道,“有证人崔惑,以前乃是东阳王府的琴师。”

        “他供述,当日在娘娘庙,瞧见死者阮桂慌慌张张的走出了庙,随后走出来的,是五皇子同康夫人。阮桂回到家中之后,立即被人杀死。”

        “他在东阳王府之时,曾经亲眼目睹,五皇子同康夫人在假山后见面。因此,他认为,是阮桂撞见了不可说之事,方才被人杀了灭口。”

        张筠年说着,摇了摇头,“崔惑一面之词,不可信。但是昨夜崔惑在临安府大牢之中,险些被人勒死,那凶手杀人的手法,同杀死阮桂的手法,一模一样。”

        “老臣本想近日请五皇子同康夫人回临安府问话,不想今日……鬼神之言,片面之词,均不可信,兴许是有人想要栽赃嫁祸,得人证物证齐全,方能定案。”

        张筠年的话一出,满场哗然。

        那和熙郡主不过是一介小娘子,被鬼附身,这种事情太过玄乎,不好相信。可张筠年是谁?乃是临安府的府尹,审案无数的青天大老爷。

        他为人谨慎,若不是掌握了十之八九,绝对不会在众人面前提及。

        那么……五皇子同康夫人?

        好家伙!康夫人可是他目前恬嫔的双生姊妹,五皇子同康夫人私会,简直是扰乱人常!为人所不齿!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集聚在了康大人身上。康大人为人暴躁,最近老来得子,更是日日宛若喷火龙一般……

        本来大家还觉得康夫人可怜,嫁了这么个狠人,可如今,啧啧……原来康大人的头上,何止是长出绿色草原,他都生出了一个热带雨林啊!

        康大人再也忍不住,猛的转身,对着康夫人就是一个耳光,“夫人名誉被污,何不自证?”

        康夫人有些呆愣,她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猛的跳了起身,整个人都癫狂了起来。

        “你们这些污秽龌龊的狗东西,眼睛里,就看不到旁的好了么?这么多年,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啊……姐姐,你瞧见了么?你毁了我一辈子,也毁了我儿子的一辈子啊!”

        “今日再不澄清,我同我儿,将被千夫所指,留下万古骂名。这么多年,你在宫中不得志,人人都能踩你一脚。我因为给康家生的是女儿,日日遭婆婆磋磨。”

        “这屎一般的日子,我受够了。”

        恬嫔眼眶一红,嚎啕大哭起来,“阿妹,求你……别说,说了就是一个死字。”

        康夫人笑了起来,“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都是死,还不如干干净净的死。”

        “康家的人,真不是个东西”,康夫人说着,撸起了袖子,露出了自己有些扭曲的手臂,“康家表面待我很好,可却宠妾灭妻,三天两头的打我。”

        “我这骨头,断了又接,接了又断,都生得扭曲了。一到夜里,我的手就疼啊,好疼啊!好不容易新生了个儿子,却因为我儿子得眼睛肖我,非说他是我跟旁人生的。”

        康夫人说着,笑得凄厉起来,“姓康的,我是对你有异心,可我就是同全天下所有男子有染,都不会同五殿下,有任何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