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炼狱之王江黎林初绒在线阅读 - 第940章 血殿浮屠

第940章 血殿浮屠

        江黎浅笑。

        并不信任她的话。

        勿忘摆摆手,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态度。

        江黎随即冷笑:“我可以拿出我的诚意,实不相瞒,用须臾花的原因,是为了救治我的妻子,这须臾花,不管是真有还是假有,我都势在必得。”

        呵。

        勿忘冷笑。

        可能么?

        显然不可能的。

        他以为,须臾花是什么?

        随随便便就能得到?

        那可是种在女体内部的一朵虚妄之花,并不常见,而她,则有幸开出这么一朵。

        却也是这千年以来。

        最灿烂的一朵。

        须臾花未开之前,全都是残株,随着女体的陨落而泯灭。

        而唯有彻底爆发,彻底绽放,那一刻,刹那芳华,那极致的绽放,才能称之为须臾花。

        对蛊族女子而言。

        须臾花乃是最私密的存在。

        亦如同孩子一般,种植数十年,乃是百年方可绽开,又岂会轻而易举的交给一个男子?

        勿忘不言,眼神很是犀利。

        她道:“那,这就要看你的被本事了。”

        江黎进入万瘴毒林,无非就是为了须臾花,而她却知晓须臾花的来源,不开玩笑的说,如今,整个巫蛊教,也唯有她能孕育出须臾花,并完美绽放,跟那些胎死腹中的残株不同。

        可她,岂会将如此重要的事物交给江黎?

        勿忘不动声色,在算计着,从江黎的种种表现来看,他的目标的确明确,便是须臾花。

        而她并不知晓须臾花的具体来源。

        这样的信息差之下,给了她很大的运作空间。

        江黎虽然本身势力不咋地,只有虚境,可他身边的这条蛇,却是妥妥的天级异兽。

        如此。

        只要将其带回万瘴毒林,借助江黎之手,平定巫族叛乱,岂不美哉?

        一念至此。

        勿忘微微沉吟,接着皎洁一笑:“我可以答应带你去万瘴毒林,不过再次之前,你得先帮我办一件事情。”

        “成交。”

        江黎毫不犹豫。

        “成交。”

        两人各怀鬼胎,相互算计。

        “我总感觉,这丫头不怀好意。”无涯沉吟:“至于须臾花,本大爷缺失了一段记忆,不过,就算如此,此物也的确难以孵化,就算是巫蛊教内部,也断然没有几株的,她如此反应,倒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本大爷到底忘却了什么?”

        无涯拍拍脑袋,凝神,很凝重,另一边,江黎与勿忘商议。

        “我的要求很简单,帮我救出巫蛊教的那些人。”

        “其实。”

        “你明白的,他们对你而言,不过是累赘,就算没有他们,你自己一个人反而更安全。”

        “闭嘴。”

        勿忘恼怒:“你到底帮不帮。”

        “帮。”

        江黎淡淡道。

        这段时间。

        杀戮随着他走遍大半赣州,无面死神的称号更是越发越响亮,杀人,对他而言,最简单不过,同样的救人亦如此。

        勿忘一听。

        态度算是柔和下来,江黎又道:“不过,血殿手段如何,你最清楚不过,我可以帮你救她们,只是,出了什么事情,或者什么意外,我劝你还是早些做好心里准备。”

        听到江黎的话。

        勿忘沉默片刻,最终还是道:“好。”

        三日后。

        两人的身形出现在一座城池外围,看着浩浩荡荡的血衣行者步入城池,江黎凝神道:“需要做伪装,得罪了。”

        话音刚落。

        江黎手上多出了两套白色的衣物,接着血液浸染,浇在两人身上,掩盖气息。

        当双方的气息跟那些血衣行者的气味差不多以后,江黎随即转身道:“走吧。”

        两人拖着长长的血迹,如同苦行僧一般,汇入血衣行者的潮流中。

        城门。

        血殿成员挨个排查。

        等到轮到江黎的时候,那士兵撇了江黎一眼,接着伸手道:“去哪?”

        “浮屠城。”

        “你不废话么?老子问你进去做甚干什么,什么时候出来?”那士兵一脸嚣张,态度张扬。

        江黎目光一寒。

        有些不满。

        刚想出手,缺见勿忘已经手持一靛源气结晶递了过去。

        纯净的源气结晶,价值连城,便是此地的货币。

        原来。

        并非针对他,而是例行敛财?

        江黎冷哼一声。

        这个时候。

        勿忘语气沙哑道:“官爷息怒,这小子脑子有点问题,傻子,不跟他一般见识。”

        说着,又递上一块源气结晶。

        那血殿士兵一脸得意,指着江黎威胁道:“你小子小心点,进去吧。”

        勿忘连连点头,拉着江黎的胳膊就进了浮屠城,直到远离城门,两人一同掠入一处小巷。

        浮屠城。

        严格意义上讲跟普通的城池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在于,此地乃是血殿核心,照样都是人族,却是有大量的血殿士兵来回巡逻,整个城池很是肃穆。

        两人进入浮屠城。

        简单变装。

        抹去血衣行者的身份,换上干爽的衣物,进入一处客栈。

        “老板,有房间么?”江黎招呼着。

        “唉。”

        “来了两位客官,请问需要几间客房?”小二一路小跑,上前迎接。

        见不论是勿忘还是江黎,皆衣着华贵,显然是大人物呀。

        “一间。”

        江黎淡淡道。

        “看两位这一路风尘仆仆,莫不是过来避难的?”小二一边记账一边道。

        虽说。

        现在赣州大乱。

        可作为血殿腹地,浮屠城简直不要太安逸。

        “嗯。”

        勿忘点点头,交了定金。

        接着,小二上前恭请道:“两位还请上座,要不要喝一杯茶水?”

        勿忘点点头,一路奔波,倒是有些乏了。

        须臾。

        两人上楼。

        客栈的二楼是一座茶馆,人满为患,大量的消息在此地汇聚,传播,分散,乃是一处信息分销机构。

        两人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很安逸。

        小二很快上茶,接着退却,把时间留给两位客人。

        “此地,倒是热闹。”

        看着大街上人影熙熙,江黎感慨。

        “的确。”

        “谁能想到,如今天下大乱,竟还有这浮华一幕,更让人意外的是,这里还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血殿核心城池,真是讽刺。”勿忘语气冰冷,刺耳道。

        若巫蛊教不灭,哪里,似乎也是这般光景吧?

        勿忘想着,心痛如麻,很压抑,难受,让人无法正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