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李鸿儒的故事

第二百六十四章 李鸿儒的故事

        伶人。

        演戏者,唱歌者,作乐者,跳舞者等都包含在其中。

        李鸿儒讲述自身经历,若是能讲的绘声绘色,又相当于说书一般。

        他此时就像一个卖艺的伶人。

        讲的好,自然有人买账。

        若是讲述的一般,大抵能获一个少年英才的评价。

        若要说话的水准太差了,大伙儿也只能勉强听完,自己灰溜溜跑下来继续喝酒。

        李鸿儒清了清嗓子,才开始做阐述。

        四门馆的助教照本宣科,太学的助教担心出错误导人,规规矩矩讲述,而袁学真能讲述的天马行空。

        这就是等同卖艺的三种境界。

        讲故事也需要有袁学真那种本事,才能让众人愿意听。

        此时大伙儿正在兴奋头上,讲述或许还有几分加成。

        李鸿儒的角度没有直接从战争开始。

        他引入了一个自身的角度。

        故事从并州军区的落头氏开始。

        有产后抑郁心生畏惧的张兰芝,有枉死的赵启明,有帮忙不成将自身陷入进去的朱游简。

        又有刺探白道城,见识金雕,又到仓惶逃生,见得云中驿站猖狂的掠夺团,死亡的唐国女子。

        他的故事更是引申到并州刺史封不让和黎雪落身上。

        “那时我就在想啊,咱们大唐什么时候能平定此等恶国,封刺史那份薨书,让我至今还能回味出来!”

        太上皇和唐皇此前承受汗国的耻辱,两人明显有着苦大仇深。

        李鸿儒则是从另一个角度,讲述了这种憋屈。

        一时诸多人摸着酒杯沉默。

        一些小皇子和公主难有感触,更加注重于听李鸿儒故事中的妖怪。

        李鸿儒话锋一转,讲到了并州固守下的另一种模式。

        江湖司!

        报复是一步步来。

        他的故事推动也是步步而来。

        这是以铲除并州的掠夺团为重点。

        野鹤湖事件涉及诸多,更是可能牵扯到真武宫,李鸿儒进行了略讲。

        “慢点儿讲!”太上皇抬手缓缓道:“你慢慢讲,我想多听一听,听一听大唐子民们面对汗国的情况。”

        “讲述无须着急”唐皇亦道:“我们今天庆功宴的时间会很长,不欢不归!”

        李鸿儒讲述江湖司第一波掠夺团成员死亡事件有着不详尽,顿时被直接听了出来。

        这让李鸿儒心中微微一顿。

        他想在这种故事中进行虚假性描述是件难事。

        这也让李鸿儒将故事转到万文石身上。

        能让他冠出并州当前最好的头衔,万文石的经历能说出一个好故事。

        “少年难能可贵!”

        “仇恨是最大的动力!”

        “若大唐子民人人如万文石,便是我等手无缚鸡之力,那藩国也无人敢侵犯!”

        太上皇,唐皇,帝后连连开口盛赞,便是脸色微微有些阴郁的太子也展颜开来。

        诸多朝臣连连点头,几个小皇子和小公主则觉得太过于凄苦,有人双手还捂了眼睛。

        万文石大仇得报,李鸿儒亦开始正式进入到军中讨伐的故事中。

        不管怎么说,他将江湖司的正面和光辉点都齐齐提了出来。

        讲述故事之时,他让故事生动之时,不免也夹杂了一些小私心。

        这与万文石最初算计不符,但相比之下会更好,远比高俭向帝后转述,又向唐皇提及更有效。

        苟富贵勿相忘。

        李鸿儒没想到此时就有美言的机会。

        他不欲将自己突出的太厉害,显得自己过于中心化。

        除了引入徐茂功和李靖征调事件,他尤为重点讲述了周飞卫和苏烈两人。

        一者箭术少有人敌,可以超远距离射伤到杨荷,又将他怂恿推上祭坛斗法。

        一人勇猛果敢,带队的铁将团敢于豁出性命取富贵,拼杀时奋不顾身,苏烈还与咄苾有着激战。

        这段故事听得唐皇不时将眉头竖起,又不时将脸色舒展开来。

        他在封赏大会训斥了李靖,大棒和萝卜齐齐下。

        但他没有对苏烈说任何话,奖赏依旧。

        朝堂需要平衡,更是要刹住苏烈这股歪风邪气,这避免不了秋后算账。

        但唐皇一颗心也落了下来。

        苏烈有错,但也有功。

        这种人只是脾气需要打磨打磨,秉性并无多少可挑剔之处。

        可以责罚,但并不宜过。

        一时间,一些赏罚在他心中流过,也让他微微点了点头。

        “妙!”

        一个以李鸿儒讲述的故事娓娓道来。

        从憋屈到部分反击,又到大反杀,推翻汗国阴山驻地,擒拿击杀杨荷。

        李鸿儒的故事到了尾声。

        这也让众人一口闷气吐出,大为畅怀。

        李鸿儒这个故事与太上皇等人经历有异曲同工之妙。

        顿时引得这个老皇帝连连称赞。

        “皇上,你去年斩了那条泾河龙王,取龙头精血做了点小酒,秘制如此之久,想必是能饮用了,不如赐这国子学生一杯!”太上皇道。

        “当饮!”唐皇点头道:“我观他身体上有开锋的儒家文气,气血之气却是混沌一团,助他一臂之力也好!”

        “年少有为,文武双全,将来若是有机缘,可以多和李卿亲近一番”太上皇亦道。

        “臣领命!”

        听得太上皇点名,李靖顿时站起身来,连连点头才坐下。

        “听得这故事,本皇真是开怀,来人呀,取我那琵琶来!”

        太上皇兴致起来,顿时叫人下去取乐器。

        “太上皇若是奏乐,我便来起舞助助兴!”唐皇笑道。

        “好!”

        太上皇抚着胡须,一时神情极为满意。

        唐皇这番开口,态度显得极为恭谦,免了他自弹自乐。

        他一颗心上上下下。

        思索此前众皇子夺皇位相杀,他心中悲伤。

        但走到如今,他一段段闷气吐出,心中难于再念。

        一把白玉琵琶取了过来。

        太上皇手指微弹。

        本想弹出的悲伤和愤慨,但落到弦上,又变成了欢快。

        叮叮咚咚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传来,唐皇脸色一喜,随手取了贞观剑,跳落到空地之处,开始挥剑舞动。

        “众卿无须拘谨,今日大喜,随意畅饮,纵情欢娱,不需要有君臣之分。”

        帝后笑着开口,顿时让众人将面皮放下。

        有人拍桌伴奏,有人驻目观看剑舞,有人听乐声,又有人饱食,更有一群年龄小的孩子叽叽喳喳。

        “各位公主,各位皇子,你们且让我喝了太上皇御赐的这杯酒,我再给你们讲妖怪!”

        被一堆小孩子围着,李鸿儒不免有些头疼。

        这些皇子和公主年龄尚小,又有各种来头,非富即贵,一个个都得罪不起。

        妖怪的故事可以讲,如果蛙哈哈等妖怪不够用,他还能瞎编。

        但他得先喝了这杯酒。

        听太上皇的意思,这应该是泾河龙王精血酿成的酒。

        泾河龙王能化成人形,血肉中妖气极盛,服用便是大毒。

        但皇宫秘酿如此之久,想必毒效已经驱除大半,变得适应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