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凌烟阁宴

第二百六十三章 凌烟阁宴

        “那日,我在白道城中借助祭坛……”

        李鸿儒也不避讳,他稍微提及随徐茂功之行,火烧金雕让对方记了仇。

        后面又详细提及了斗法失败后的旅程。

        他更是提及了阿鼻国,大妖蛙哈哈、吞天府主等妖。

        待得提及四妖大战金雕,他在旁边怂恿,便是帝后都开怀大笑起来。

        “了不起”唐皇连连赞道:“这金雕不是死在你手中,但却又死在了你手中!”

        “那杨荷与雕一般记仇,也算是这般才陨落了下去”帝后亦是赞道。

        金雕的命和杨荷的命并无任何区别。

        一时朝堂上众人顿时知晓了杨荷为何屡屡找李鸿儒的麻烦。

        连连碰壁,也亏得李鸿儒命硬,这才跑回了唐国。

        “他如此辛苦,这封赏都显得略微低了一些呢”帝后笑道。

        “功劳簿上记载只有结果,没有过程,难知这艰辛,确实有些薄”唐皇同意道。

        “我听徐卿和封卿在并州让他弄了个江湖司,主管了一些事情,虽说那些事做不得军功,但亦有几分称赞之处。”

        “封疆之地,寸土不让,封不让。”

        帝后的开口,让唐皇显然想起了什么。

        封不让是一个功过难言的人。

        若无此番大捷,并州沦陷,封不让就是大过。

        但针对汗国大胜,封不让的过错明显化小,多年的劳苦就显得功劳大了起来。

        “我们需要追谥封卿啊!”

        唐皇叹了一声,随即让人动笔。

        江湖司是并州一个新兴的部门,并未纳入朝廷管辖之下。

        帝后本想借此谈上数句,但唐皇转移了话题,这让她顿时识机的止住了口。

        此时是封赏的大会,并不算合适探讨这些事情。

        但彼此有一个大致的印象也算是不错。

        待得内侍继续念封赏之名,李鸿儒脚步缓缓告退,走回了队伍之中。

        “还望诸卿以后能秣兵历马,为了大唐,也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片安稳之地。”

        封赏大会渐入尾声,诸君将士和参战文人各有封赏。

        一时众人连连道谢,直言毕将生死报效大唐。

        众人此番话语的声音倒是齐了一些。

        待得唐皇挥手,众人这才依序告退。

        “李鸿儒,那个国子学的李鸿儒呀,你等等!”

        李鸿儒将步入午门之时,忽听身后有人喊,一个内侍急匆匆赶了过来。

        “陛下赞叹您年少有为,特邀您去凌烟阁赴宴!”

        内侍跑到李鸿儒身边,顿时连连传达了旨意。

        “鸿儒兄,苟富贵勿相忘啊!”周飞卫瞄了眼色,低声传达道。

        “鸿儒小弟,苟富贵勿相忘啊!”苏烈牙疼道:“我行为不端,肯定惹了一身麻烦,你以后有说好话的时候,一定要为我美言两句。”

        他们这番行为倒和李鸿儒初次成为徐茂功书记官,校尉林浪连连巴结一样。

        只是李鸿儒知自家事,他那边就是一团麻烦,哪能美言。

        他还要指望李靖和徐茂功美言呢。

        “苟富贵勿相忘!”

        见两人友善中带点小期盼的眼神,李鸿儒只能回了一声,比了一个大拇指,这才随着内侍前去。

        他没赴过皇家的宴,最多是坐过东市的流水席,又在老师王福畴那边吃了一顿。

        李鸿儒心中有着各种盘算,涉及王福畴,涉及太子,也涉及江湖司。

        他也不知道唐皇想谈哪些内容。

        但李鸿儒发现自己想的有点多。

        临近内侍说的凌烟阁,人渐渐多了起来。

        不仅仅是朝廷重要权贵、宗室大臣,便是王妃、公主、皇子等皇室亲属也不断而至。

        这种宴席下难有谈多少正事的可能。

        他感到有几分拘束之时,随即见得不远处的徐茂功招了招手,顿时一路小跑了过去。

        “大都督!”

        “没想到你还能来参与太上皇的庆功宴!”

        “太上皇的庆功宴?”

        李鸿儒眨眨眼睛。

        他连唐皇都只见过两三次,甭说什么太上皇了。

        在长安诸多人的印象中,太上皇只存在于传说中。

        李鸿儒还以为这是唐皇具备的私人御宴,他估算远远不足。

        李鸿儒也没想明白自己为何来这种场合,便是徐茂功也只是神色稍微变化,神情之间并不肯定。

        “如今皇上高兴,如果有机会,您一定要帮帮我的老师呀”李鸿儒低声道:“他老人家被禁闭很多天了。”

        “我探听过,帮腔的都被禁闭了”徐茂功低声道:“柴令威、刘仁景、朱元适、袁学真齐齐在家反省,李靖似乎也开了口,但封赏大会上也被借故训成了狗。”

        “哈?”

        王福畴就那么几个铁杆朋友。

        这是齐齐出现在他拜师王福畴时的人。

        李鸿儒没想到这些人齐齐在家反省。

        徐茂功是小心谨慎的性格,明显不可能打头。

        若是要开口,也便只有李靖的可能了,这样才能让徐茂功紧跟而上。

        但李鸿儒没想到李靖也被借机狠骂了一通,他一颗心都沉了下去。

        军区大佬的下场不算太好,这让他有些头疼,浑然不知道如何办。

        李鸿儒咽了一番口水,也不再提及此事。

        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看着徐茂功没事掰手指玩,他也加入了掰手指的阵营。

        “陛下到!”

        “皇后到!”

        “太子道!”

        随着内侍的连连呼声,凌烟阁内外的诸多人顿时纷纷起身行礼。

        “太上皇到!”

        又是一声传呼,一个身穿龙袍的老者亦是出现在凌烟阁,还引得唐皇等人上前搀扶。

        太上皇脸色虽然苍老,但明显有喜色,脸色通红无比。

        “击破汗国,今日喜庆,真是我大唐之福!”

        “我听说君主忧愁臣觉得耻辱,君主受辱臣甘愿赴死,从前大唐草创之时,太上皇因为百姓的缘故向汗国称臣,我为此常常痛心疾首,立志要剪灭汗国,为此坐不安席,食不甘味。现在只暂时调动一部分军队,就无往不胜,使对方归顺,终于洗雪当年称臣的耻辱!”

        唐皇和太上皇同时缓步而行,两人之间有着正常的交谈。

        唐皇放低了姿态,太上皇脸上虽有笑,但随着两人的交谈,脸上的喜色亦是柔和了起来,显得真实了一些。

        朝廷的模式显得怪异,加上李鸿儒从王福畴那儿听过的一些传闻,他倒是有了几分理解。

        手心手背都是肉,谁也舍不得。

        唐皇杀戮太子上位,又倒逼太上皇退位,若说老皇帝心中没几分怨意,那是不可能。

        但唐皇太过于出色,仅仅数年便拿下汗国,洗刷了耻辱,也让太上皇此时舒心了下来。

        “今日大宴,咱们就铺张浪费一次”太上皇笑道。

        “算不得铺张浪费”唐皇笑道:“咱们大唐蒸蒸日上,日后的宴席必然可以成为常态,即便民间普通百姓也会是如此!”

        “若是如此,那就是我们大唐的盛世啊!”太上皇感叹道。

        两人纷纷开口,又抬手示意,开始吩咐御膳房上菜。

        凌烟阁中,随着太上皇坐在最上方,唐皇落于下坐,诸多人也开始入座。

        重臣有重臣的位置,王妃公主皇子亦是按序列就坐。

        李鸿儒想想自己的身份,在凌烟阁门口最外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这儿是一些小公主和小皇子的位置,诸多人年龄不过十岁。

        李鸿儒也不嫌害臊。

        他的地位能凑到这群小屁孩们中都算是高攀了。

        一时之间,御膳房上菜,诸人动筷,又纷纷捧杯。

        “太上皇,我今日见得一少年俊杰,他参与过定襄道打击汗国,又在通漠道立了不菲的功劳。”

        酒过半巡,唐皇捧杯开口。

        “最主要是胆子大,嘴皮子了得,能说会道,比李靖和徐茂功这两个闷葫芦会说话,不如我唤他上来,给您讲讲打击汗国的那些事儿!”

        在门口的李鸿儒一怔,拿着酒杯的手一僵。

        他现在终于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到这场宴席了。

        这是在宣武殿讲如何斩杀金雕的故事露了脸,又顺道带到这儿来做表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