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穿成了极品婆婆在线阅读 - 第794章 委屈

第794章 委屈

        “圣上,”刘安果断认错,“老臣知错。”

        “奴婢也知错!”

        闻言,姬瑄缓缓脸色,然后摇头,“无碍,朕不会计较。”

        见状,安青云气愤不已。

        朝中如自己这么正直的人,真是越来越少,可惜,圣上纵然英明,到底年纪轻轻,不知道这里面的轻重。

        “这么说来,”姜暖皱起眉头,“两个月后的收成就变得非常重要!”

        “没错,”姬瑄直接点头,“不能出丝毫差池!”

        姬瑄已经问过钦天监,最近两个月天气会很好,粮食大概率不会欠收。

        但,他依旧害怕。

        自己筹谋这么久的事都能出意外,更别提说变就变的天气,更何况,粮食想丰收需要各种条件,欠收却很简单。

        一场虫,一场雨……

        “我有一些方子,对除虫很有效果,还有一些小技巧,也能有点帮助,回头全都写下来,如果出现意外也可以告诉我,我会尽量想办法。”

        “如此甚好,”姬瑄脸上浮现淡淡的笑容,“这批粮食几乎有税粮的两成,突然没了,虽不至于要人命却也伤筋动骨,能撑两个月已经快到极限。”

        若是收成不能跟上,压力就会不断地往后推,到了冬天,只会更加艰难。

        “圣上不用过于担心?    ”刘安拱拱手开口?    “如今正直夏末,山野到处都有野菜野果?    不至于让人彻底断粮?    如今,姜娘子又培育出产量极其高的水稻?    两年后,应该再不会有缺粮的危机。”

        “此言有理?    ”安青云难得点头?    “若是水稻果如护国夫人所言那样,大周的粮食确实要多不少。”

        “姜娘子,”姬瑄突然想到一件事,“之前给你送去的玉米种子种活了没?”

        “活了?    ”姜暖勾起嘴角?    “已经实验过,亩产能到一千两百斤。”

        闻言,姬瑄蹭一下站起来。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又故作淡定的坐下来,轻咳一声?    递给祁庸一个眼色。

        祁庸反应过来后,立刻满脸堆笑?    “夫人,杂家可把这话当真了。”

        “我从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不过,”话音一转?    姜暖无奈开口?    “种子太少?    想要全大周推广,最少也要两年才行。”

        “祁庸,那些西域行商怎么说的?有没有办法多弄点?”

        “没用的,”不待祁庸接话,姜暖直接开口,“这些玉米是我改良后的,并不是之前那些,事实上我培育出三种玉米,这只是其中一种。”

        “三种有何不同?”

        “以后有机会你们肯定会知道,”姜暖把话题重新拉回来,“现在,正事要紧!”

        “这也是正事,”刘安不以为意,“关系到粮食的所有事都不是无关事。”

        “没错!”

        刘安的话,另外两位阁老也很是赞同,难得统一意见。

        “得护国夫人,是大周之幸!”姬瑄很是感慨。

        两次,自己两次都被同一个人救,姬瑄心情很复杂。

        他发现自从遇到护国夫人,不管是自己还是大周,都在往好的方面转变。

        不明显,却让人无法忽视,正如护国夫人这个人,不尖锐也没攻击力,只静静站着却让人不敢小觑。

        “圣上言重,”姜暖摇头,然后认真地开口,“一路走来,多亏圣上庇护。”

        这话,姜暖说的实话。

        真情实意也好,故意收买人心也罢,姬瑄确实给了黄家切切实实的尊荣和庇护,没有一丝对不起黄家的事。

        若是没有他的庇护,自家终究能长成大树,但过程,绝对不会如此的顺利。

        闻言,姬瑄翘起嘴角,“朕也没有做什么。”

        虽然并不在意自己的用心有没有被人看到眼里,知道自己的用心被珍惜,依旧让人心情很好。

        见状,姜暖笑了笑,没接话。

        姬瑄这人,有时候心思深沉的厉害,有时候却如同孩子一样。

        被这样打岔后,御书房的气氛都缓和了不少。

        见状,安刘钟三人相视一眼,微微松一口气。

        不得不说,谪仙就是与别人不一样。

        明明他们也战战兢兢为国尽忠,不怕苦不怕累,圣上却丝毫不怜惜他们这把老骨头,只要有一句话说的不满意,眉头立刻皱起来。

        然后,冷死蹭蹭的往外冒,想冻死人似的。

        而护国夫人,拖那么久不来,圣上依旧和颜悦色。

        他们为了粮食忙活的喘气都没时间,好不容易才把将士安抚好,消息也保证不泄漏,却没听到一句夸奖。

        而护国夫人,只是不轻不重的随便说几句,就能让圣上心情变好……

        真是让人郁闷的不行!

        到了署衙,钟平再也忍不住满肚子的牢骚,“圣上偏心,我等为了政务整整一宿没睡,得知粮食被烧毁的消息后立刻收拾烂摊子,甚至打算把家里的存粮拉出来应急,却不抵护国夫人随随便便几句话!”

        说到最后,钟平眼睛都嫉妒的红了。

        明明全都是他们在忙活,护国夫人只负责当个漂漂亮亮的花瓶哄人,结果却把他们三个全都比下去,凭什么?

        “以后别在说这话,”安阁老的心情也不太好,“让别人听到并不太好。”

        当时圣上召见护国夫人他就不太想同意,朝廷上的事,召见谪仙有什么用?出人出力的还不是他们三个?

        果然,这人到御书房也就随便说几句话。

        这样的话他们也不是没说过,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却没有一点效果,可见圣上心里对他们的话并不以为意。

        然而,护国夫人来了之后,立刻变了另外一个结果。

        想让人不郁闷都难。

        两人的话,让刘安很无语,“你们确定要拿自己跟护国夫人比?”

        “当然要……”话还没说完,钟平立刻反应过来,“本阁一介凡夫俗子肯定比不过护国夫人,可今天,本阁真的很委屈。”

        他对圣上的真心和用心,并不比护国夫人差,缘何差别待遇如此明显?

        看钟平一脸怨妇的样子,刘安不着痕迹地别过脸,“情分不一样怎么比?护国夫人救了圣上两次,亲近点不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