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杀敌能爆宝物在线阅读 - 第二十 邪异娶亲

第二十 邪异娶亲

        前方,有一缕缕光亮透入,驱散了黑暗,透入的光越来越明亮,最终照出了屋内轮廓。

        他还站在刚跃下床的位置,屋门距离他不过三米。

        古尘试探着前行几步,已能接近屋门。

        屋外,喇叭声越来越高,越来越近,最后就停于门外,欢天喜地,不止是喇叭声,还有鞭炮声,欢呼起哄声,童谣声。

        外面越热闹,古尘的心越冷,他此刻百分百确定,这是邪异,而且应是与他腹部鬼手印有关的邪异。

        洗澡时,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洗掉鬼手印,只有拿蜡烛隔空炙烤时,鬼手印才变淡许,但一会就又恢复了。

        按理说,他门外不远处就是持巨弩的众手下,外面如此闹腾,洪儒文等早发现了,可没有任何动静。

        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如此热闹的动静只是针对他,洪儒文等人被邪异屏蔽掉了。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洪儒文等人,已全部身死。

        邪异是杀的人越多,越强,若杀了如此多的人,这邪异得强到什么层次?

        希望不是后者。

        古尘深吸一口气,若是后者,他储物空间里的那张可驱离妖魔鬼怪的驱邪符,都不知管不管用了。

        因为其描述是……暂时驱退初步形成的妖魔鬼怪,使用后,方圆十米妖魔鬼怪不得靠近。

        “古公子,聘礼已到,绸缎衣料六件,烙金戒子两只,烙金手环一副,包头六十四对,油包六十四只,麻饼六十四只……老酒两坛。”热闹的喇叭声中,一道略显尖细的女音出现,如同捏起来的鸡嗓子,很是难听。

        “聘礼?”古尘脸色阴沉,邪异娶亲么?娶谁?娶他?

        “一次催妆,请公子洗漱梳妆完毕后上轿。”门外,尖细女音再度响起。

        “催妆?”古尘神情阴冷到了极限,他懂这个,古代结婚有三次催妆之意,新娘要佯作不愿出嫁,懒于梳妆,佯推三次后就能出门上轿了。

        古尘不等三次催妆,直接拉开了屋门,究竟如何,看了便知。不可能他躲在屋里不出去就没事。

        门被拉开,声浪扑面。

        一眼望去是无尽的黑暗,能见度不足十米,他只能看到眼前,红光刺目。

        红光中,停有一台大红纸轿,而轿前拥簇着大量纸人,不论男女,一个个脸上涂抹着腮红,表情僵硬,胸前戴着大红花,欢天喜地。

        有吹喇叭的,还有往天上洒红花的。

        红花飘飘洒洒,不过寥寥几把,已遮天蔽日。

        “叔叔,叔叔,快上轿,猫眼新娘再等你。”一群身影模糊的小孩一拥而上,拥簇在古尘身旁,揪着他身上的衣服,声音奶声奶气。

        有的小孩还踮起脚尖给古尘身上戴大红花。

        “滚远点!都给老子去死!”古尘一声爆吼,手中刑刀裹挟着大量煞气一刀环切。

        嘭、嘭、嘭。

        一时间,如同气球炸裂声不断,身边的小孩消失的无影无踪。

        前方,喇叭声不停,还保持欢天喜地的模样,红花不减。

        “死,死,死!”

        古尘一鼓作气,大步跃入里面,持刀环劈、竖劈。

        不过与刚刚不同的是,不论他如何劈,都似在劈空气,伤不到大红轿子、纸人丝毫。

        嘭。

        古尘一个后翻回跃,跃回屋前原地。

        怪不得,都说要合劲境的内劲才对妖魔鬼怪有杀伤,果然如此,他两仪筑武法的内力较强,是寻常内力的三倍,但对这些虚幻之物还是无用。

        入武九境之上就是合劲境,他此刻为入武第九境巅峰,其实离得不远,只是内力合劲讲究各方面,有的人入定一次就突破了,有的人是靠可合劲的天材地宝,有的人是靠自身天赋,如同一个薄膜,一碰即破。

        在古尘跃回后,迎亲队伍中,走出一名一身红的中年妇女,媒婆装扮。

        这是唯一一名似人的东西,外表非纸人,可看到脸庞上的毛孔。

        这媒婆站停古尘面前,笑盈盈打量着,似很是满意。

        “公子洗漱完毕了,烦请上轿,我家小姐等着您呢。”媒婆微笑开口,声音鸡嗓极为难听,刚刚说话的也是她,脸上的腮红如同红日,红的不似正常颜色,好像鲜血抹上去的般。

        古尘面色不变,一刀斜斩,但如斩过空气。

        媒婆也不动,只是笑盈盈看着古尘,等待古尘上轿。

        古尘一刀又一刀,若是身边有火草油,他定将刑刀点燃再试,火为阳,邪异为阴,那样可能有效。

        等待中,媒婆似没了耐心,一招手。

        那些纸人抬着大红花轿上前,就要将古尘给装入进去。

        古尘后退,却陷入了黑暗,无论怎么退、或是右移、左逃都没有用,只是在原地腾转,眼看大红花轿迎上来要将他套进去了。

        古尘不想进去体验,这种时候没什么舍得舍不得,心念一动,一张黄符出现在他手中,这是镇压僵尸那张。

        无用,大红轿子离他已不足一米,看来此符只能镇压僵尸,对邪异无用。

        古尘手中黄符消失,重新出现的是爆出来的那张残缺驱邪符。

        在驱邪符出现的瞬间,静了,一切都静了。

        背后的黑暗停滞不动,面前的大红轿子如同时空静止般立停原地,媒婆脸上的笑意与欢天喜地吹喇叭的纸人们也变了。

        不再如先前那般无视,喇叭停,红花停,媒婆与纸人们阴冷的注视古尘。

        同时,一缕缕冷意环身,让古尘如坠冰窖。

        “果然有用!”古尘发狠,内力一动,打入了驱邪符,在内力打入的瞬间,驱邪符燃烧起来。

        燃烧的很快,再有一息就能全部燃烧完毕。

        这一刻,环绕他周身的冷意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古尘心中一动,将驱邪符灰烬往手中刑刀刀锋上一抹而过,然后旋身一刀大力斩过媒婆。

        这一下,古尘斩中了实物。

        只是很迟滞,但还是斩了过去,媒婆被一分为二,然后变成了纸人,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再无异像。

        哗……

        驱邪符也燃烧完毕,大红花轿与纸人们消失的一干二净,天上红花也一同消失了,露出了真实的光芒。

        驱邪符影响的范围有限,他若早早动用,可能打不到真身。

        这一下,古尘确定伤到对方了。

        黑暗褪去,天空上,青冥已显,天日最迟半个时辰就会出现,雨也停了。

        “天色已这么亮了吗?”古尘感觉他只睡了一会,很诡异,他泡完澡后困意奇重,应是与他身上的鬼手印有关。

        古尘掀开衣服,腹部,鬼手印越来越黑了,已有麻二腹部鬼手印的一多半黑。

        “老大?您是什么时候出来的?”不远处,见到古尘持刀站于屋外,洪儒文奇怪出声。

        “嗯?你夜半有没有去找我?”古尘抬目,周围黑暗已彻底消失,眼睛所视,已是正常世界,还是那个地,还是他屋外熟悉的场景。

        沙袋防御工事后,一半人在小寐休息,一半人站起靠着立地破甲弩警戒。

        洪儒文小跑至古尘近前,回答道:“有,不过看到老大您睡的很沉,老四、老六还没回来,我就没有打扰您。”

        “哦,没事。”古尘深吸一口气,这事怨不得洪儒文,都被鬼遮了眼,在他们眼中,自己还在屋里好好睡大觉。

        “对了,你昨晚送进来的那几名女人在哪?”古尘念头一动。

        “女人?什么女人?”洪儒文一脸茫然。

        看着洪儒文脸上的茫然,古尘身上瞬起一阵鸡皮疙瘩,泛起了阵阵冷意,握刀的手掌紧了又紧,脖颈上青筋直跳。

        古尘咬牙,该死的邪异,他着道了!

        邪异娶亲,他从昨晚洗漱就开始着道了,这是规则性邪异?按娶亲流程来就会着道?不,一定没这么简单。

        古尘想到了自己腹部越来越发黑的鬼手印,这应该才是邪异杀人的核心点。

        “派一个人来,将这个烧掉,还有给我准备早饭吧。”古尘指了指地上的纸人,转身进了屋子。

        “是。”洪儒文也不问为什么,立即去办,上面想让他知道的,都会让他知道,不想让他知晓的,千万别问,这样才能活得长久。

        不一会,有一名打着哈欠、拿着火把的山匪出现,瞥了眼地上的断纸人,蹲下身子将其点燃,等其彻底烧成了灰烬,强忍困意朝外走去,准备找个角落小解一下。

        这么简单的事都找他?山匪不明白古尘烧这玩意干啥,自己烧了不行吗?

        一步,两步……二十步。

        离开古尘屋子十米远,山匪突然停下了脚步,手中火把无缘无故熄灭,无风、无雨。

        他扔掉了火把,捏起了兰花指,缓缓抬起,从脸侧划过,身子妖娆的扭动。

        他扭头望了古尘木屋一眼,双目瞳孔倒竖,羞涩一笑,如同一名待嫁的新娘。

        ……

        天色青冥,地平线尽头,有一轮金日缓缓升起,驱散了夜晚的凉意,给大地带来了热量。

        清晨、山寨门口。

        谢钰山带着自己的人马等候于此,神情颇为纠结,他自己一个人无法确定,到底是降还是不降。

        目前来看,古尘没有对他清算,让他等老四、老六回来商量,商量好后再去见古尘。

        古尘给的许诺他已知晓,说实话,很丰厚,但他很怀疑麻虎的死亡与古尘有关,利益再丰厚也接受不了。

        或许,能联合老四、老六表面低头,承认古尘大当家的身份,等古尘放松警惕后,他们偷袭暗杀了古尘,这样危局自解,同为入武第八境,理论上是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