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混迹娱乐圈的御兽师在线阅读 - 10一言…为定?

10一言…为定?

        “人没事儿吧?”

        两人火急火燎的下山,听说牛发疯伤人,担心坏了,国外报道疯牛致人死亡的事件层出不穷,就张奶枫那小身板能顶得住疯牛一下攻击?

        “没事,何老师,工具箱带了没?”

        清醒的老牛,被身上的伤痛折磨的痛苦不堪,混浊的大眼睛中满是生的渴望。

        “带了带了!”

        将工具箱放在地上,用脚推过去,何老师在一旁看着都觉得疼,脸上肌肉绷得紧紧的。

        “四叔,打一盆清水,二伯,帮忙按住牛头,别让它乱动。何老师黄老师,就不跟你们客气了,桌子上有水,这会儿忙,别见怪!”

        牛头伤口很深,里面有玻璃渣和别的杂物,戴上手套拿医用镊子清理伤口杂物,疼痛的刺激让老牛不安的挣扎。

        “没关系,要帮忙吗?”

        别看黄老师五大三粗的,让他弄这个他真不敢,看着都害怕,张奶枫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胆子大了不少,怀中小猫安妮也让张奶枫安全感倍增。

        “黄爸爸何老师,你们都不知道,安妮超级超级厉害!”

        “喵…”

        张奶枫的夸奖让安妮很是享受,傲娇的仰着脑袋,黄老师怎么看都觉得安妮是在蔑视他,鉴于昨天被安妮吓得不清,黄老师果断的从心了。

        “是很厉害,安妮威武!”

        “是吧,我就说安妮很厉害呢!”

        何老师颇为赞同,与有荣焉。

        说话间,叶明轩清理完伤口,长时间精神高度集中,让他有些疲惫,直接坐在了老牛旁边。

        “亲,您的奖励已到账,请注意查收!”

        果然,脑海中能量储存进度条上涨了一些,再次使用十点能量帮老牛治愈伤口,技能并没有什么异象,人肉眼所不能看到的伤口处,破损的皮肉组织被一股神奇的能量快速修复着,老牛的喘息声平复许多,硕大的脑袋,轻轻蹭着叶明轩被鲜血染红的手掌。

        “呼…二伯,可以了,您跟七叔爷说一声,老牛暂时我带走,调理好伤口我给他送过来。”

        “中中,娃子,二伯替七叔公谢谢你,老三生了个好儿子啊!”

        “谢啥,您跟我爹是亲兄弟,您跟我说谢谢,我爹回来不得揍我?”

        洗过手,叶明轩要解开老牛的绳索,四叔还不放心,在叶明轩的保证不会出事的劝说下,这才勉强同意。

        别看叶明轩处理的轻松,一般情况下,发疯的牛,最终都逃不过被屠宰的命运,若是查出感染疯牛病,怕是连尸骨都不会留下,一头成年母牛,往少了说也是一万块以上了,这对祖祖辈辈地里刨食儿的农民来说,就是一笔巨款,尤其是七叔爷这样的孤寡老人,那可是他的命根子。

        “三儿,这样成吗?”

        叶明轩的父亲为老三,以前叫他三儿的人挺多,自打考上大学,几乎很少有人喊他这个了,不过他四叔倒是一直叫他三儿。

        叶明轩的包扎看上去却是不怎么美观,不怪别人觉得不靠谱。

        “二伯,我饿了,催催我二孃。”

        摇了摇头,叶明轩一脸的轻松,治愈术的效果真的很不错,系统给出的判定,老牛伤势平稳,已无大碍,只是为何发疯,让叶明轩琢磨不透。

        除了头上撞击的伤口,并无其他伤口,而系统检测的结果,老牛也没有其他毛病。

        “轩娃子,轩娃子,弄好了没?”

        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二婶的大嗓门,名不虚传,也不知道二伯平时怎么受的了!

        “二孃,我饿了,就等您呢!”

        二婶进了屋,看着满屋子的人,还有摄影机愣了一下,不自然的笑了笑,放下包子拉着叶明轩出了屋子,责备道:“有客人怎么不让你二伯跟我说一声?”

        “嗐…没事儿,什么客人不客人的,他们还得在我哪儿住几个月呢,客气啥!”

        叶明轩不在乎的摆摆手,下午没吃饱,这会儿真饿了,肉包子散发的香味勾着魂儿,叶明轩此刻只想大快朵颐,什么明星名气都是虚的。

        “你这孩子咋说话呢,二孃可认得那个。”

        二婶抬着下巴指了指何老师。

        “人家是大明星,还给咱村修了路,先前是没机会,人家好不容易来了,不嫌弃咱们脏,不得感谢感谢?”

        叶明轩眼睛一转,故作认真的问道:“真要感谢?”

        “咋滴,你二孃就这么让你看不上眼?”

        二婶手往腰间一插,眼睛一瞪,颇有几分巾帼豪杰的感觉,反正叶明轩是挺怕的,脑袋一缩,讪笑道:“哪能啊,二孃,真要感谢也不是不行,咱家那片菜园子活都干完了吗?”

        “没呢,那顾得上,桔子地里的活儿都没干完呢!”

        “那成,菜园子你们就别管了,他们拍节目要拍明星干农活,正愁没地呢,反正到时候收成要是不好,您可别怪我糟蹋菜地啊!”

        “卖不了几个钱,尽管去弄,好的坏的二孃都不管,不过人家大明星能受的了这苦?”

        “二孃,您饶了我吧,真饿了,我吃饱了再跟您说成不?”

        也不知道怎么的,感觉非常饥饿,难不成绿色能量还能消耗自身能量?叶明轩怀疑系统克扣了自己的食物能量。

        “这孩子,说啥呢!二孃再整两个菜?”

        本来以为就叶明轩一个人吃,冷不丁来这么多人,四个包子肯定不够吃的,不行,再整点吃的,不能让别人瞧不起我们家小轩。

        二婶拿定注意就要回去,叶明轩刚转身,又被二婶拦住了,这次声音更小,神秘兮兮的问道:“轩娃子,老实告诉二孃,你跟人家那姑娘啥关系?”

        “什么啥关系?普通关系呗!”

        叶明轩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信,打二孃进来,这姑娘就没从你身上移开过,是不是和人家搞对象了?”

        “二孃哟,怎么可能嘛,就她?这小身板?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娶回家就是个祖宗,我可不喜欢伺候人,我爹我娘都伺候不过来呢!”

        “这我就放心了,要胸没胸,屁股这么小,一看就不是生儿子的料,咱们老叶家到你这一辈都是单传,你可得好好找个能生养的,生他十个八个的,为咱们老叶家开枝散叶啊!”

        “好…”

        还能说啥?敢说个不字?信不信教育你三个小时嘴都不带停的?

        …

        “婆娘家家的,嚼什么舌根,整两菜,带壶酒过来!”

        二伯突然出声训斥,二孃翻着白眼走了,走之前还不忘给叶明轩一个警告的眼神。

        屋子里一墙之隔的张奶枫小脸红彤彤的,哪位婶婶说的话一字不差全传进她耳朵里了,可恶的臭家伙,还嫌弃自己?哼…说的好像本姑娘能看的上你一样?

        四个包子,六个人,叶明轩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三叔倒是圆滑,打过招呼回家了。

        “三儿,既然没啥事儿了,我先走了,你四孃还在等着呢!”

        “四叔,路上小心!”

        叶明轩也没挽留,老实巴交的农民,面对镜头总有些不自然,与其呆在这儿,还不如回家抱老婆。

        “小哥,要不我们也回去?”

        黄老师假模假式的说着,脚却一步都没动,本来还不饿,闻着味儿,这会儿肚子也闹腾了,但现在都十点多了,懒得动。

        “小…小妞,你饿不饿?我知道你爱吃肉,我二孃蒸的肉包子,十里八乡那也是远近闻名啊,不想尝尝?”

        张奶枫有些意动,正犹豫呢,叶明轩毫不客气的拿起肉包塞进她手里。

        “轩娃子,你七叔爷还等着消息呢,我进去告诉他一声,免得他担心。”

        “也好,顺便给七叔爷说一下,牛我先带回去养两天,伤好了给送过来。”

        叶明轩咬了一口包子,满嘴生津,肉不肥也不柴,刚刚好,混着葱香,那个香哟,就别提了。

        “您让带的酒,可别借口走了啊!”

        二伯走后,屋子里剩下四人,何老师黄老师吞着口水,眼巴巴的看着,想吃又不好意思开口。

        “有那么香吗?”

        “嗯嗯,黄爸爸,真的很好吃呀,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肉包子!”

        自从第一口咬下去,什么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儿都没了,一个字,真香。

        叶明轩故意不接茬,自顾自的吃着,可怜两位巨星,就在旁边巴巴看着,忍着笑,叶明轩拉着张奶枫。

        “小黑妞,来,咱俩的恩怨是不是解决一下了?”

        拉着不情愿的张奶枫出来,不等她发问,叶明轩嘘了一声,自然而然的牵起张奶枫的小手,鬼鬼祟祟的走到窗户边。

        “看看何老师黄老师忍不忍得住!”

        张奶枫本想挣开叶明轩的手,一听这话好奇心被勾起,压低了声音说道:“黄爸爸可能忍不住,何老师应该…可以吧?”

        头不敢抬太高,两人脸蛋几乎挨在一起,不过这时候谁都没在意这事儿。

        “打赌?”

        “赌什么?”

        “如果何老师吃了,不准再叫我变态,有损本人英明神武的形象。”

        “切,你有啥形象?那你也不准叫我小黑妞,我不黑!”

        “好,一言为定,我不叫你小黑妞你也不能叫我变态,更不能拿早上的情况说事儿,本来就是个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