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魔兽之黑石龙主在线阅读 - 070 老酒馆

070 老酒馆

        在经历了两次兽人战争的肆虐后,湖畔镇已经萨多尔大桥以南联盟内幸存下来的少有的僻静之地了。

        对于南方人来说,尤其是那些想要从旧世界,也就是洛丹伦大陆前往新兴之地——暴风王国寻找机会的人来说,他们必须经过一大片因为黑石山的爆炸而变得荒芜的大漠和戈壁,甚至还要横穿危险的燃烧平原才能最终抵达这里,湖畔镇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盏引导前行的明灯,一个受尽了苦难后到头来的奖赏,一个踏上新生活之前宝贵的温存。

        也正因如此,许多人到达了湖畔镇,沉浸在这里的生活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这块土地,湖畔镇这样一个不足两千人的镇子上,就这样隐藏了许多猎手,战士,冒险者,甚至矮人或者精灵等想要在这里度过平静余生的凡人。

        达尔顺着湖畔的高崖下来,路过桥头便进入了镇子,桥上一辆马车正载着一批盖着白布的货物往远处缓缓行进,白布上浸着血,里面一定是尸体。

        但那不是人类的尸体,是豺狼人的,达尔闻得出来,就算是他转换为了人形,也同样有用像龙般敏感的感官。

        豺狼人听从了加塞尔佐格的命令,试着不断地骚扰湖畔镇的安宁,但这取得的效果并不好,反而让镇子上那些有能力对部落军队做出反击的隐居者们更加团结。

        达尔望着那渐渐下桥,然后朝着更南方阴郁的丛林中行驶的马车,不禁开始预想之后与黑石塔的兽人们联合进攻湖畔镇的场面,或许比想象中的更加困难和惨烈。

        湖畔镇镇如其名,是一座贴着湖岸建起来的小城,其主干道便是湖畔旁的石路,而湖对岸则是暴风城的驻军所在地,说是驻军,但大概也没有多少人,达尔大致观察了一下可能不到百人,大概只是象征性的存在。

        这边主干道上的建筑大都是老房旧楼,但一个个看上去还很坚固结实,几个人在旅馆门外笑着喝酒,一位长相朴实甜美的姑娘就站在一旁听着他们吹牛闲聊,这一切切都让达尔想起那个过去的世界……尽管这里的楼房与人们的穿衣风格都完全是中世纪末近文艺复兴时期的样貌,与他生活的二十一世界极端脱节,但好歹也是能够与过去联系起来的景象。

        总不至于像黑石塔那般四处是看上去冰冷但摸上去滚烫的黑石墙面,屋顶上挂着黑铁矮人们异常喜欢的哥特式黑金属大吊灯,不像是人居住的地方,倒像是通过黑暗的管道连起来的一座座灵堂。

        达尔走到旅馆门口,那几个年轻人中的一个往这边瞥了一眼,轻声念了一句:“新面孔。”

        几个人回过头来,另一个年轻人说:“这不奇怪,传言这里有龙出现,都想来看看啦。”

        “喂,你是不是新来的?”

        一个胆大的先喊了一句,他明显是喝醉了。

        “别这样,罗尔夫。”

        女孩抓住他的男伴,示意达尔进去,还欠了欠身子表示歉意。

        达尔没有搭理这几个家伙,径直走进旅馆。

        与他记忆中的类似,湖畔镇的旅馆像极了一个温暖的大户住屋,此时在里面交谈喝酒的不像是来自各地的旅人和冒险者,更像是一个个聚会的老朋友。

        一个矮人在炉火前摇着一种类似沙鼓的乐器,他的矮人同伴跟着节奏唱着歌,对面一个老头探着不知名的像是琵琶或者鲁特琴的弦乐器,几个人像是比拼技术或唱功似的进行得越来越快,附近一群围观的人则笑得越来越开心。

        而不远处几个闷声闷气的男人也在商量着什么,但聊着聊着就哄笑成一团,看起来说的也不是什么阴谋诡计,大概只是谁家的女儿和谁家的儿子又勾搭上一类的八卦吧。

        达尔大概这么扫了一眼,只觉得如果就这么把这么一个祥和安宁的镇子摧毁,还是有些可惜,但恐怕整个大陆上还是有很多这样的酒馆吧,少了这一个,也应该没什么影响。

        他走向柜台挤开一群堵着台面喝闷酒的中年人,看向那个正在给客人倒酒的女服务生。

        “你好,我有个问题想要问。”

        “十个银币,亲爱的。”

        女孩头都没抬,只是不停地擦着桌子。

        “我刚到这里,怎么赚钱?”

        “明天早晨码头上可能有货要卸。”服务生斜眼看着他说:“但看起来你应该没吃过什么苦吧,那钱可不好赚。”

        “你现在已经欠我十个银币了,不过新客户第一个问题免费吧。”

        说完,她露出微笑,周围的中年人都跟着嘿嘿地笑起来。

        达尔尴尬地哼笑了一声靠在一旁,心想这里还真是够好客的。

        “想赚点铜子儿吗?先生?”

        一个声音粗糙的家伙贴近身边,达尔刚被戏弄了只觉得心情不快,斜了对方一眼。

        那是个体格健壮的中年人,应该是个很擅长体力活的家伙。

        “我只是想去暴风城。”

        “那正好。”那人说:“我需要送一批货去闪金镇,现在缺一个帮手,你会不会使剑?我感觉你像个受过教育的外地人,有没有跟人学过剑术?”

        达尔虽然是一条龙,但对人类的许多技巧完全一窍不通,更别说击剑这种高端玩意。而且面前这个人上来就想找打手,恐怕干的也不是什么正经的活计,于是便摇了摇头说:“我还是找其他办法吧。”

        “你识字吗?”

        达尔抬眼看了看贴在服务生身后刻在木桶上的“镶金玫瑰”,点了点头,说:“认得。”

        “那也不错。”那人拍了一下手,说:“跟我过来帮我个忙,办成了我给你去暴风城的路费作为报酬,白天会有往那边去的马车的。”

        达尔怀疑地看了看他,说:“那你带路。”

        中年人点了点头走出旅馆,达尔跟在他的身后,那人在门口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那几个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跟着对方又走了一段时间来到一个存放木箱子的角落,那人突然回过头来,而阴影当中又有三个人现身。

        “好了,贵族少爷,游戏结束了。就算你穿件破衣服也没用,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