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信息全知者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他真的在睡觉!

第一百六十一章 他真的在睡觉!

        基于对缪撒之死的困惑,和他与生俱来的谨慎,布兰度虽然孤身探查这里,却始终在警惕着未知的危险。

        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在场只有三个人穿着雨衣,并且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处于队伍的最后!

        两个站着不动,一男一女,其中男的还背着第三个人。

        这就很奇怪,这三个人太神秘了。

        更关键的是,现场的人,比资料中要多。

        调查显示有八十二名哨兵学员,他已经清点过了,都在。

        可眼下,还多出了二十多个人,其中三名披着雨衣,一看就与众不同。

        隔着雨衣,他连对方的肌肉分布都看不清。

        气势收敛,仿佛普通人一样。

        但哪有普通人,被他逼近还不跑。如傻子一般拦着自己?

        这一定是幕后黑手,安排接应的顶级强者。

        布兰度一直处于警戒状态,看似与众人厮杀,其实只出了三成力,随时警惕着不自然之处,就是在等黑魔杖现身。

        果然,黑魔杖在其中一名雨衣男手中,他踏前一步,此刻抬了起来。

        “等我好久了?”

        “不好!有埋伏!”

        布兰度瞬间刹住身体,惊得如子弹一般暴退。

        他始终牢记着队友的提醒:不要大意,情况不妙就撤!

        以他速度,瞬间拉开了数十米远,并且左右漂移,飞掠方向飘忽不定。

        布兰度并没有抢攻,缪撒明显是被近距离轰杀的,另外能让缪撒躲闪不开,可以想象,使用魔杖的人本身实力也很强。

        “缪撒被电浆轰杀,从痕迹来看,几乎贴脸死的,这完全不合理。”

        “意味着敌人,掌握了某种近距离,百分百命中的诀窍。”

        “刚才这雨衣男,故意等我靠近,乃至还装作普通人一样想接近我……”

        “哼……缪撒之死,犹在眼前啊!”

        布兰度果断不给对方靠近自己的机会,所以他在雨衣男踏前一步时,就已经拉开距离,抬起魔杖时,都跑出了七十多米!

        “林立!”弥赛亚其他见林立一抬手,就惊退了恐怖的S4强者,不禁惊呼。

        布兰度回过头,只见林立放下了手中的黑魔杖,依旧静静地站着没动。

        “果然,距离太远,就直接放弃了吗?毕竟黑魔杖的能量有限。”布兰度暗道。

        林立与布兰度对峙着,同时想起了黄极的嘱咐。

        仅仅犹豫了一秒钟,林立就把魔杖递给了旁边的索菲亚。

        “嘿!我们都不用兵器,只用拳头打一场吧。”林立喊道,他甚至还把黄极从背上放下来了。

        黄极就这么躺在地上,气息平稳,呼呼大睡。

        布兰度瞳孔一缩,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林立,以及后面杵在那跟电线杆子似的女人,知道自己一旦跟林立打,被其纠缠,那个女人就会使用黑魔杖偷袭自己。

        “不……最危险的,是睡觉的这个人!”

        “他真的在睡觉!”

        在场没有任何人,能像布兰度一样,能真切感受到,黄极真的在睡觉。

        不是装睡!人在睡觉时,脑电波是不一样的。

        布兰度有某种接收电磁波的能力,虽然不能具体的解析,但他能明确感受出,地上那人睡得很死。

        “这是不可能的!打雷闪电,狂风暴雨吵不醒他也就算了,我都进来打得这么激烈了,他也不醒吗?”

        “他是聋子吗?就算是聋子,也不可能没有触觉吧!”

        “等一下!他的头发在动!”

        布兰度眼睛一眯,黄极虽然睡得很死,但是躺在地上的这一下,头发本能地触动起来,从帽檐延伸出来,挥舞了几下。

        看起来就像是被风吹的,可布兰度看的很清楚,是头发自己动的,逆着风,如呆毛般立起来晃动。

        “差点上当了,这家伙,有着睡梦中,依旧能战斗的超能力!”

        布兰度微微一笑,反身又跳回了树梢!

        未知,未知太多了!

        他有把握解决在场几乎所有人,唯独对那三个蒙着雨衣的家伙没有把握。

        一个僵着不动,跟吓傻了一样,但拿着黑魔杖!

        一个没有散发出任何危险气息,可是却无比的勇敢朝自己走来,要跟自己单挑,某种盲目的底气,几乎融进了骨头里!

        最关键的,是第三个……他真的在睡觉!这一点本身,就诡异到发麻。

        布兰度孤身前来,只想试探一二,并不想跟人死磕。

        甚至于,他都准备好了逃跑方式。

        “也罢,回去调查一下所有懂暗桩密语的卧底资料,查查那个家伙是谁。还有这个林立,是真名吗?回去也查查……”

        布兰度有很强的掌控欲,他很嚣张,但喜欢等把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再嚣张。

        缪撒的死,给他的冲击太大,这次他全权负责调查此事,深知不能盲目地装逼。

        布兰度站在树梢上,举起了铁伞,说道:“都不用兵器,只用拳头打一场?哈哈哈,你叫林立是吧,太幼稚了,我没兴趣。”

        “记住我的名字,布兰度。”

        “今天只是认识一下大家,好让你们知道,最后是谁,给你们带来灭亡。”

        林立大惊,喝道:“你要跑吗?”

        布兰度微笑道:“我的目标已经达成了,感谢你们给我提供了很多情报。干掉你们,并不是我今天的任务。”

        “再见!那位睡着的兄弟,我很期待下次和你交手。”

        说罢,他左手两指如剑,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做了个拜拜的姿势。

        林立见状,又从索菲亚手中夺回黑魔杖,朝他追来。

        “哈哈哈!没用的!我早就准备好逃跑了!”布兰度大笑着,才不跟他打呢。

        只见他跳在半空中,突然收起了伞。

        “轰!”

        他的伞尖,猛地喷发出焰流,如火箭一般飞蹿而走。

        布兰度挂在伞上,眼看要撞上树干,提前一脚踢出,顿时铁伞火箭换了方向。

        就这样,他在树林里来回踩踏,借着火箭的冲击之势,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布兰度一口气,飞到了两公里开外!

        “白兰迪,你那边是诱饵。”布兰度拿出通讯器说道。

        “你怎么样?”白兰迪问道。

        布兰度微笑道:“遭遇埋伏,不过我已经摆脱了。”

        “大部分人都是垃圾,不过有三个高手,我只知道其中一个叫林立,他会用黑魔杖,我看他握姿就懂了。”

        “另外两个也不简单,还好我早已料到,没有中招,瞬间就逃到了两公里之外。”

        白兰迪说道:“高手使用黑魔杖,就太危险了。”

        “你跟着他们,我马上带人支援你。”

        布兰度说道:“隔了两公里,追不上了,我的燃料用完了。”

        “这……”白兰迪愕然。

        布兰度说道:“保险起见,这群人等我的装备到了,再围剿吧。”

        “诶?等你的装备到,他们早就不知道去哪了啊!”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喝道:“动动你的脑子!”

        “我从一开始就制定了逃跑计划,只打算试探一下,所以与他们战斗时,我在十四个人身上种了追踪孢子,他们跑不掉的。”

        白兰迪了然,追踪孢子,虽然是一种生物质,但却有着如同信号发射器一样的作用,可以发出无线电长波。

        虽然信号很微弱,但布兰度可以感知得到,由此它永远能知晓敌人的方向。

        不仅如此,因为是无线电,他们也可以制造专门的探测器。

        又因为是一种寄生物,隐藏在人体内,所以几乎不可能被发现。

        白兰迪了然,原来布兰度早有安排,毕竟他们调查小组,真正要查的乃是幕后黑手,眼下的叛军不过是线索而已。

        真要把线索杀光了,也不好。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白兰迪说道。

        “什么事?”布兰度歪头。

        白兰迪说道:“有一伙儿可疑人,趁着我们追捕叛军时,也从城里逃出来了。”

        “对方实力不俗,我们有两个A级战士,被不声不响地干掉了。”

        布兰度皱眉道:“还有一伙儿?哦,是亚当斯和海里希吧?”

        “缪撒死前最后一段命令,就是剿灭他们两个和马可。”

        “话说,马可的调令,到底是谁发的,查到了没有?”

        白兰迪说道:“查到了……罗言发的。”

        “另外罗言也来纽约了,他想盘问基地里那些人,我让人拦住了。”

        布兰度呵呵道:“我还没查他呢,就这么急着跳出来。”

        “调查结果对他保密,他要问,就告诉他是弥赛亚干的。”

        白兰迪说道:“罗言坚决不信,他想见你。”

        “不信?他凭什么不信。”布兰度冷笑道:“不见,我倒想看看,他想做什么。”

        ……

        “卧槽!吓死人了!”

        被一名S4的高手拦截,弥赛亚众人都吓惨了,还以为这一劫躲不过去了。

        毕竟,他们从来没有被光明会的顶尖战力围剿过。

        哪知道,有惊无险,对方竟然被林立惊退了。

        然后似乎本来就很忌惮他们,从一开始也没打算剿灭,一番交手后就自己撤了。

        阿兰眼中异彩,盯着林立,死死攥拳:“可恶,布兰度冲过来时,我竟然不敢开枪。”

        “林立却敢拿着根棍子就迎上去,明明他也不可能打的赢对方的。”

        阿兰无比的自责,他刚才真的胆怯了。

        林立充其量也就是A,而敌人是S4,这之间差了五个级别!他却展现出惊人的勇气。

        “在勇气上,我比林立还差得远。”阿兰立刻记住自己的不足,甚至用刀在手臂上划了一下。

        索菲亚深深地看着林立,她全程被气势压得不敢动,而林立却挡在自己身前。

        抬起棍子的那一刻,就仿佛手中握着一把盖世神剑。

        诺奇拉喊道:“不要愣着了,带上伤员,快走。”

        他招呼着大家立刻转移,同时看了林立一眼。

        准确地说,是看他手上的黑棍子。

        只见林立,又把棍子插回了黄极腰间。

        大家带着伤员快速撤离期间,诺奇拉落到队伍后面,问道:“林立,那根棍子是什么?”

        “这是大哥的,看起来和魔杖一样。”林立说着,重新把黄极背负起来。

        诺奇拉心中了然,果然,大佬留有后手。

        看到黄极还在睡觉,雨衣的帽兜遮住了大半的脸,诺奇拉思索片刻,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刚才那个布兰度,乃是顶级强者,而大佬也是光明会的顶级强者,两人应该认识!”

        “所以大佬故意装睡,不想露面,以免暴·露浴火重生计划!”

        “等一下,魔杖?”

        诺奇拉盯着黄极腰间的棍子,发现上面有奇异的花纹。

        这立刻让他想起了传言,光明会拥有来自天人赐予的兵器,在古代就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里面蕴含着强大的能量,有的形象就是一根棍子,昵称为黑魔杖。

        那是只有顶级的涅槃者强者,S4级才被允许使用的兵器。

        不过因为能量有限,而平时也用不上,所以S4级的高手几乎都不会带着。

        诺奇拉从来没见过,只是有所耳闻,以前只当是瞎传的,现在怀疑怕不是真的?

        “这根,就是大佬的魔杖吗,不,之前没有,所以是从基地里拿出来的嘛。”

        “但是大佬肯定会用,而敌人,其实是被这根魔杖给惊退的!”

        诺奇拉思索着,继续指挥众人,逃离现场。

        他们又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一处山间小镇,这里已经离纽约很远了。

        一路上,他们清理了痕迹,此刻打算在这个小镇休息片刻。

        因为,恶龙不行了。

        “脾脏破裂,大出血,我们需要手术室和药物。”楚少君略通一点点医术,迅速判断出来道。

        换成常人,脾脏破裂基本已经凉了。但是恶龙乃是炽诚哨兵,倒是扛到了现在,都还颇有精神!

        他们把装有电弧炉和打印机的车,开进了一名农场主家的车库里。

        然后一百多号人,就藏在这家人的地下室中。

        恶龙躺在地上,冷汗森森,脸色惨白。

        “不行了,这手术我做不了,只能是……”楚少君说着。

        突然场中有一人接口道:“只能是我来做这个手术……亚姆,药拿来。”

        亚姆一愣,看过去,发现黄极醒了,正伸个懒腰。

        诺奇拉惊喜,同时心里吐槽:‘果然是装睡,真的需要你时,正好醒了……’

        “教官,药!”亚姆将他随身带的药膏递过去。

        黄极走到恶龙身边,直接抽出恶龙随身带的军刀。

        “哗啦!”黄极的手又快又稳,直接把恶龙剖腹了,一刀接一刀,每一刀都划在之前的刀口上,连续四刀后,一大股淤血喷溅出来。

        在恶龙的腹中积蓄了太多的血液,此刻放出来,恶龙反而感觉舒服不少。

        随手黄极又从亚姆手中接过药膏,这是光明会的药膏,极擅长止血。

        帮恶龙止血之后,黄极抽出自己的金针,拔了四根头发,穿在针上,先用药膏杀菌,然后给恶龙缝合脾脏。

        “头发也行嘛?”众人惊愕。

        黄极说道:“我的头发,可以。”

        说着,头上竖起一簇呆毛,还摇晃了一下。

        他很快手法细腻地给恶龙完成手术,再将其的伤口缝合好。

        全程,只用了十二分钟。

        黄极收好金针,伸了个懒腰,心说这一觉睡得真舒服。

        体魄,都比之前更强了一些,毕竟他把自己压榨到了极限,而根据超量补偿,现在肌肉各方面力量和强度都提升了不少。

        “接下来给他输血就可以了,亚姆,你的血型跟他一样。”

        黄极说完,看了眼林立,林立的身体也快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