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邪王御神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山河带砺》第三百七十五章 对立

第二卷《山河带砺》第三百七十五章 对立

        林淼用牙齿捻了捻嘴里的辫子说道:“钱老爷子,眼下咱俩只是比了内功,若是比起招式套路,您老未必能占上风。”钱人灯呵呵一笑,随即露出鄙视的神情看着林淼。龙御兵急忙朝林淼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和钱人灯硬拼。

        林淼深吸一口气朝龙御兵慢慢摇摇头,钱人灯见林淼神情坚定,弯起嘴角笑了笑,然后握紧双拳点点头:“你想跟老夫比招式?好!林淼,老夫不管你是缓兵之策还是另有打算,单凭这不怕死的气势,老夫也喜欢得很啊!哈哈,小子,你尽管来吧,让你这漂亮小师叔在一旁看着就好!”

        林淼闻言顿时心中一紧,才知道钱人灯早就知道他的打算了:林淼确实是想冒险和钱人灯过招,然后找机会求钱人灯放走龙御兵,谁料钱人反而给他来了个顺水推舟,林淼自己倒是成了骑虎难下的局面。林淼不由得暗自说道:“我的想法都被钱老爷子看穿了……这可怎么办啊!单比招式我可能还不如木头呢……”

        龙御兵看着神定气闲的钱人灯,又看了一眼如临大敌的林淼,慢慢走到钱人灯身后开口说道:“钱老,能不能放过这个死流氓呀……”钱人灯直接摇了摇手,打断龙御兵的话头说道:“龙妮子,你一边呆着去吧。老夫好不容易找到这么好玩儿的后辈——又蠢,又呆,武功又高,更何况学的还是卜老鬼和玉修罗的武功!哈哈,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

        林淼眼见钱人灯兴致已起,只能硬着头皮摒住一口气息,再默默运起百纳天经的功力,身上的青筋也慢慢盖满了全部肌肉。钱人灯看着运足内力的林淼,轻笑一声摇摇手指说道:“华而不实!好吧,老夫就教教你,什么叫力之形奋,(出自《易经》:力,形之奋也,与牛顿第一定律表述一致,即力是物体与物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气通之脉!”

        林淼对自己的内功还是很有自信的,但是钱人灯的神情言辞中满是不屑,林淼不禁有些疑惑地看着钱人灯。钱人灯倒是也不卖关子,随手指了指林淼的左腰说道:“张洪的冰魄冥掌,走的是弱筋脉,也就是避开冲带、任督、阴阳跷维这八个主脉,专走那些普通内功涉及不到的边角脉络,比如肠脉、阴脉等等,所以你小子的腹间余毒最多。”

        林淼知道钱人灯所言非虚,当即一脸佩服地点点头,然后更加期待地看着钱人灯。钱人灯自然知道林淼的意图,索性又伸出双指,指了指自己小腹上的几处穴道,一脸卖弄地看着林淼解释道:“想化解弱筋脉里的寒毒呀,光有天阳真典的内力还不够,你还得知道如何把内力运到这些平常用不到的穴道里去……”

        林淼看着欲说还休的钱人灯,只能耐着性子,自己先试着运了一下天阳真典的内力,果然真气流过的地方一片舒畅,而脉络两旁的皮肉还是碎寒难耐。林淼左思右想也不知道有什么法门能把内功运到这些地方,只能有些忐忑地问钱人灯说:“敢问钱老,如何把真气运到这些练武用不到的筋脉里呢?”

        钱人灯趾高气昂地看着林淼,轻笑一声没有说话,还故意扭脸不去看林淼。龙御兵走到钱人灯身旁,毕恭毕敬地行礼说道:“钱老既然能帮我解除寒毒,就一定知道如何运功帮死流氓驱毒,还望钱老能……能不吝赐教啊。”钱人灯哼了一声,爱答不理地斜眼看着龙御兵:“怎么逼出寒毒呀?这个张洪也知道,你怎么不去问张洪?给他睡一晚,他肯定会告诉你的。”

        龙御兵想发火又不敢,只能一脸尴尬地看向林淼。钱人灯意思表达得很明白:只要林淼肯拜他为师,他立刻就把破解冰魄冥掌的法门传授给林淼。龙御兵冲林淼使了好几个眼色,林淼却只是瞟了龙御兵一眼,依然无动于衷地站在原地。钱人灯显然也不着急,慢慢抱起胳膊静静看着林淼。

        虽然林淼让她有点火大,但是龙御兵见他俩都没有再打架的意思,不由得暗自舒了口气。可是过了好大一会儿后,林淼钱人灯两人还是这样四目相对,谁也不动,谁也不开口说话。龙御兵有些心急,当即走到林淼面前轻声喝道:“你个死流氓!装装样子总可以吧?”

        林淼摇摇头小声说道:“小师叔,命理之事,按说你比我清楚的多啊!更何况钱老爷子救了咱俩,我更不想因为贪图武功害了他的性命。”龙御兵听林淼这么说,撇撇嘴转身来到钱人灯面前。龙御兵还没来得及说话,钱人灯便斜了她一眼慢慢开口道:“老妮子你别说了,这种家伙我也是头次见到,如果不能收他做徒弟,老夫这辈子岂不是白活了?”

        龙御兵愣了片刻,随即用商量的口吻小声说道:“钱老爷子,你可以和他老师学啊,岂不是两全其美……”钱人灯腮帮一紧,浮起一丝冷笑:“让我跟卜老鬼学?我呸!当什么破老师,要当就当阿淼的师父!我钱人灯一辈子不服天不服地,又岂会臣服于什么狗屁命理!阿淼克父尽管克,反正老夫是当定他的师父了!”

        龙御兵略显无奈地说道:“可死流氓也是为了你老好啊……”林淼把辫子甩到脑后紧了紧嘴唇:“小师叔,别说了,反正我不能因为贪图武功害了钱老爷子。钱老爷子,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但是拜你为师,林淼真做不到。”钱人灯文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如心有戚戚地点点头,慢慢开口说道:“都看到了吧?如果阿淼一开始就变着法的献媚讨好老夫,老夫反而看不上他了!这小子,比卜云屈还难缠!哼,老夫晚年还能遇到此等奇才,焉有错过之理?所以龙妮子你也别费口舌了,一边呆着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