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银鸦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流转的记忆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流转的记忆

        “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医生而已。”

        “手术做多了,看到人,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有什么病,有什么问题。”

        “看到女人也一样,也就那些没做过医生也没当过护士的小年轻,会觉得男医生是什么福利工作,能够天天看女患者身体......”

        “别说有没有这个精力,为啥会假定来医院的女患者身材会很好啊?”

        “屁话一堆,所谓的女患者,里面很多大妈的好吗。”

        “把单身到饥渴难耐的自己代入医生身份,觉得我们饥不择食?看到个女的就觉得会有反应?”

        “在医学院的时候早就已经脱敏了。”

        “而且,就算是年轻的女患者,也不是各个都超模身材。”

        “最关键的是老子是外科医生,又不是妇产科医生。”

        “比起看你们的内脏,我更愿意吃上一碗粉再回去睡个饱觉,知道老子站那么久有多累吗?还去关心你们漏了多少皮肤?”

        “人体模型都比你们漂亮。”

        “以为婚检科女医生会对男人有什么兴趣吗?”

        “你以为整天看一条条没有骨头的臭**会有什么想法?别自恋了好吗。”

        “想法就是你丫洗干净点,丑就算了,还臭的要死。”

        “老子tm也一样,起码洗干净点,做个手术都能闻到臭味,口罩的味道都盖不住。”

        “他们是没见过女人吗?还是觉得别人和自己一样,精虫上脑?整天就在脑子里臆想这些有的没的。”

        “不过,也说不定。”

        “我只能代表我,其他医生怎么想,我也不知道,因为经验就为自己不知道的群体打包票,这种宗教庇护式的操作我还做不来。”

        “败类哪个行业都有,就是有这么一群人喜欢地图炮,遇到谁做了坏事,就从他身上摘一个标签,上升到对这个标签开始攻击。”

        “地图炮,地域黑,蠢还能治,坏的确是治不了的。”

        “就像现在的我,看到会动的,就生理性反感。”

        “.......这是我穿越的原因吗?我郁闷到猝死了?”

        “......啊......为什么会那么烦躁呢,只不过是给人做个手术而已。”

        “不过,说起来,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会和地球的人有一样的结构呢,就连文化也接近欧洲中世纪的感觉。”

        “.......要是我进大学的时候,没有一时上头转专业,还是继续读民俗学的话,现在也不会那么烦吧。”

        “......要是卢修师.....”

        “应该感叹命运多舛吗?如果不是因为卢修师去世,我也不会转专业。”

        “那么多年了,因为好奇心查各种资料学到的东西,都已经忘光了。”

        “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也想不到手机会从按键机变成现在的智能机吧。”

        “也许,只可惜,虚拟现实还没实现。”

        “从二十世纪发展到现在,人类还是没有办法直接导入意识和精神。”

        “不过,也许很快就会了。”

        “谁能想到,地球上会有真的超自然能力?”

        “超自然的能力运用在医学上,运用在科技上,会铸造出怎样的新时代?”

        “只可惜我是看不到了。”

        “不过,我也能算是满足了一下早已经忘记的少年时期妄想?”

        “我也有了超自然的能力。”

        “在这个世界,现在的我应该叫做‘职业者’?”

        “不过好像也不对,我也能感觉到,他们和我不一样。”

        “为什么呢。”

        “不清楚。”

        “但是,没错的,我能够把他们作为材料收集起来,成为我的一部分。”

        “可是......”

        “我也能感觉到,如果把他们变成我的一部分,我会稀释。”

        “但是,不得不做啊。”

        “没有力量,连反抗都做不到。”

        “不过,也没关系。”

        “看到会动的东西就生理反感,我已经不适合做医生了。”

        “稀释到极致的话,也许我就消失了?”

        “另一种死法?”

        “也很不错。”

        “嘛,不过,怎么说呢。”

        “从男人变成女人,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好不容易有几天休息时间,打个游戏却遇上这种事情,从唯心主义的角度,也许是外界回应了我的思想?不,这也算不上唯心主义,巴纳姆效应罢了。”

        “因为自己想过,遇到符合状况的事情时,就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也许可以用上维特根斯坦?”

        “不过算了,已经记不清维特根斯坦说了什么了。”

        “语言、经验都是个陷阱,不确定的事情,总是会试图进行定义。”

        “要是卢修师还在就好了,虽然他说的那些哲学我都听不太懂,但好歹可以通过我知道的,荣格相关的意象和解读来让我大概理解。”

        “我这种因为宗教相关才去了解了一些荣格意象、客体关系、自体之类的理论的人,也不能算了解。”

        “更何况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

        “到底是为什么呢?”

        “只不过是建了个女号玩。“

        “真是,我又不是喜欢代入主角的那类,顶多玩游戏的时候会和主角共情,以第三人的旁观视角看故事。”

        “当然,有人会把与主角共情的旁观者模糊地认为是自己代入了主角,但我分得清,毕竟.......”

        “我也不想变成女人啊。”

        “喜欢女孩子和想变成女孩子是两回事好吗?”

        “如果是建了个男角色,自我投射部分太多,反而会因为得失而引起不必要的情绪波动。”

        “本来就够累了,哪有那么多情绪用在游戏上。”

        “不过,也不一定,共情也很容易引起情绪。”

        “用卢修师的话来说,就是情绪会影响判断过程中主观印象的权重,导致判断结果出现错误,但又因为主观印象影响,觉得这是对的。”

        “嘛,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要个不动的。”

        “我不喜欢活着的人。”

        “这种话说出来,估计有些人一听就会觉得是恋尸癖什么什么的。”

        “不过也对,恋爱脑兴盛,友情亲情都能被扭曲成爱情,极端地甚至还有觉得喜欢吃饭就是爱上了饭。”

        “从这些人的角度来看,我就成了恋尸癖了。”

        “只是为什么不从木雕人偶手办那方面去想呢?”

        “也是,具有人形轮廓也并不是人。”

        翻涌的记忆中,一幅幅光景流转而过。

        ps:这段记忆是谁的记忆,已经明显地不需要我完全挑明了吧。

        而且,这段出来了,结合之前的那些线索,你们大概猜到“狄亚戈”的身份了吧。

        题外话,之前的想法实现得不是太好,码字到五六点的时候,困得要死,码完了夜鸦那边一章,想要继续码银鸦这里的,但是困得要死,那种睁着眼睛想要继续码字,却时不时打瞌睡闭眼的感觉是真的难受。

        看来时间还没完全调整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