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修罗战神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雪上加霜

第二百三十八章 雪上加霜

        生存的法则本来就是如实,不进则退,适者生存!

        夏成龙无法抱怨封不休的突然到来,甚至对于后面发生的一切都无法有任何的言论,因为角色每时每刻都在互关。

        重要的是能够从中学习到什么东西,这才应该去把握的!

        一夜无话是因为他的周围没有人,黑虎走了以后总觉得有些孤单,最起码少了一位忠诚的手下,以至于要他去干很多没有不必要的小事!

        没有等到自己想看到的结果,那就说明李家的承受范围还有底线,说明对方觉得再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悄无声息破坏的。

        确实,李家不是吴家,他们的每一个重要会所几乎都有入圣境的强者,夏成龙不可能在这么大的城市去招摇,那个找死没有任何的区别!

        除了这些,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构成威胁了,那不成要他们去绑架执法队队长做人质?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首先要想办法让对方学院出来,那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这副清平调中描绘出男人对女子特有的痴情,包括很多可以想象的画面!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总是有些不可名状的因素!

        夏成龙不相信那位李家家主是清白的,他的人生中总会有些污点,英雄嘛,总会有美人相伴。

        洞庭湖畔江水流,扶摇直上月如钩,欲把西湖比西子,琴瑟琵琶总流留!

        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就连夏成龙起初也没有想到,韩蕊他们居住的别墅区会住着一位别有风采的女人。

        李永辉还躺在床上,他在想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别人抓住把柄,或者说可以让韩家利用的。

        没了,应该没了,无论是场子或者其他账户,所有的东西都是干净的,他们再想动手就必须顶着某些名号,这是韩家不敢的。

        不知何时,本来气盛的李家开始疲于应付,连招架的余地都都没有!

        “家主,我……”

        “说,吞吞吐吐的成什么样子!”

        李永辉皱着眉头,都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站在身边的是跟随对方很多年的老人,自然知道对方的很多事情。

        “洞庭湖畔的那位……”

        手下没有将话说完,相信家主已经明白其中的意思!

        李永辉的眼睛瞪大,这是一种可能,一种没有必要担心的可能,他的娟娟待在那里很长时间了,没有人能够发现,绝对没有人!

        可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哪一件不是从没有可能变为可能的,李永辉很着急,以至于汗珠不自觉的落下,这对于一个家主来说很不正常!

        “去,快派人过去!”

        “是!”

        那个女人跟了他多年,没有名分,没有任何东西,所以他想要留住对方的命!

        清晨,韩雪总觉得最近自己有些肥,系以前的***也不见了,为了重新回到被人爱的时代,她决定早晨起来锻炼!

        在别墅区的花园还有一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出来锻炼的老者,他们的一生是普通人中最完美的一生。

        武者只会在早晨太阳升起时去迎接属于他们的第一缕曙光,那是不可多得的财富!

        夏成龙已经不需要那样做,而且他早就说过,武者在达到问神境后会自动洗劫身上的污秽,所以这一系列的行为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

        夏成龙换了一套衣服出现在别墅里,这并非爱显摆什么的,纯粹为了伪装,能够在各种地方融入环境!

        “咦?”

        韩雪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是看错了,为何那个背影特别像夏大哥!

        本来打算要跟过去的,想一想还是算了,对方去的方向和他们居住的方向不同,那边除了一些空别墅外没剩下多少户人家,估计是刚搬进来的。

        布满鹅卵石的小道,让这里显得有些小雅致,清风袭来,带着酥**麻的清凉感,果然是个调情的好地方。

        夏成龙出现在一条街道上,这里明明是别墅区,但是为何会在街道的两旁盖着平方,仅仅是为了闲得无聊?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街道两旁不仅仅有平房,还有树,整齐的柳树像是为了迎接外出的夫君,树梢的响铃儿随意的摇动!

        “是这样吗?”夏成龙情不自禁的来了一句!

        能够将现代艺术和武修中的符印联合起来,除了在滨城见到的那副“富春山居图”外就属这个有趣!

        铃如千斤坠,闻风送晓来,来着皆是客,客着迎声来!

        如果所料不差的话,这铃声类似于一种音波攻击,如果没有按照布置阵法的方法走,最后的结果是吐血而亡,七窍流血!

        夏成龙没有太多的时间钻研太多铃声,他要用最快的时间进去,然后杀了那个女人的命!

        对于琴律他略懂一二,注意,这不是褒义词,略懂一二就是略懂一二,不是略懂三四五六!

        上次在西海城旧院中,慕容浅雪将琴留了下来,因为她觉得能杀了他,可以回来取。

        还好当时他果断的收了起来,要不然那个败家娘们有白白丟了几万大洋!

        以琴对铃,他想要为对方抚琴一手,也算是对得起千铃阵的名声了!

        “噔……噔噔噔……噔……”

        夏成龙弹的实在不算好,抑扬顿挫中感受到的是折竹断水的意境,和此刻微风吹柳实在是不相媲美。

        要是慕容浅雪在现场,恐怕要皱着眉头好好的鄙视一番,毕竟太过难听。

        “叮,叮,叮……”

        琴音随动,铃声肆起,让这边道路变得有些不寻常!

        能够感动的力量出现,那就代表有希望,现在最重要的是坚持,他和让对方看看,什么才叫音乐之王!

        “嘭……”

        琴声断了一根,铃铛也碎了一个,还有四十八个铃铛,可是他没有那么多的琴弦!

        来不及多想,这个时候谁停下对谁不利,夏成龙在忘我的演奏,生平最有仪式感的事情。

        琴弦一直在断,铃铛也在加快爆碎,这是一场拉锯战,按照现在的情绪来看是夏成龙在赢!

        “噔……”

        声音戛然而止,最后一根琴弦也断了,没有弦的琴是揍不了音乐的。

        街道的尽头树梢还挂着三个铃铛,那就好比看到了希望,却换上了大门!

        夏成龙绝对不应该放弃,毕竟来的这么早,躲了那么多人,总会是要有点收获才行。

        长琴直接被竖起来,夏成龙的手掌肆无忌惮的拍打着琴身,竟然发出另一种与之抗衡的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