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男人的江湖在线阅读 - 第293章 魂归故里

第293章 魂归故里

        毕竟带着王冬冬,梁惠凯还真担心他们来几十个人。到了村口,把骨灰盒放进车里,嘱咐王冬冬看到有危险就开车到前边等着他。王冬冬不想惹事,诘责道:“你总是装作一副一诺千金的样子,多此一举!和他们讲什么信用?咱们直接走不就结了?把他们打伤了,还惹出麻烦来呢!”

        梁惠凯讪讪一笑说道:“那咱们就逃之夭夭?”王冬冬笑道:“错,这叫饶了他们的小命!”回头看看,倒是有人远远的跟着,估计也是看热闹的,想来他这个村长平时也不得人心。这地方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来了,和一个无赖讲信誉也没有意义,那就撤吧。

        开车去了县城,打听着到了陵园。陵园在县城西边的一座山上,也不用看风水,人家已经按照风水的好坏分了三六九等,墓穴从三千到一万价格不等。

        梁惠凯没带东野小雨的火化证明,好在这年代火葬在农村还没有推开,而且县城的人不少在农村还有亲戚,去世后都埋回了祖坟。所以火葬的还不是很多,生意也一般,没带证明无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偷偷给主管点了五百块钱,什么都解决了。

        给东野小雨买了最贵的一块墓穴,最好的墓碑,一共花了两万三。王冬冬心道,东野小雨没有子嗣,再好的墓穴又有什么用?只是看着梁惠凯一脸严肃,这话就没有说出口。

        交了钱,陵园的工人开始填制墓碑碑文,挖墓穴。碑文写什么?马千里之妻?恐怕东野小雨死不瞑目!只能简单的写上“东野小雨之墓”了。陵园的工人还以为是日本友人呢,倒也没有多问。

        “浮生如寄,年少几何?繁花正妍,黄叶又坠。人间之恨,何啻千端。岂如且偷顷刻之欢也。”一边填制碑文,一边开始挖墓穴,梁惠凯感到一阵悲凉,默默的念着咒语:“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旛,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

        挖了一半,挖出一根一米多长的大树根,看断差像是被生生折断的一般。只是这树根半米多粗的直径,被什么外力才能折断?树根孤零零的横卧在那儿,大家疑惑不解。两个工人抬了一下竟然没抬动,一人说道:“这是什么木头?太沉了,像石头一般。要不去拿根绳子,抬出来?”

        梁惠凯没工夫等,说道:“我来试试。”下到坑里,气沉丹田,拦腰抱了起来。工人赞道:“这木头少说也得三四百斤,年轻人好力气!”梁惠凯憋着一口气,闷喝一声把它扔出坑外,只听“扑通”一声,地上砸出一个坑。

        梁惠凯也纳闷不已,真是像石头一般沉重,便蹲在那儿想看看是什么树种。拿起一块石头敲了一下上面的泥土,霍然间裸露出来像玉石般晶莹的光泽!梁惠凯心里一惊,这是什么东西?刚想问问,话到嘴边又生生的咽了回去,抓了一把泥土抹了上去。

        一时间像做贼一样,梁惠凯心里竟是砰砰直跳,不由得看了一眼工人。见没人注意他,想了想给王冬冬使个眼色说道:“冬冬,师傅们很辛苦,你去车里拿两条烟,一人来一条。”王冬冬不明就里,但是见梁惠凯神秘兮兮的,便去车里拿了两条回来。一看是中华,工人们当然高兴了,连说谢谢。

        过了一会儿,梁惠凯问道:“师傅,这树桩子你们有用吗?”工人说:“哪有什么用?现在也没有人烧柴了,只能烂掉。”梁惠凯又问道:“我想拉回去做个茶台,行不行?”工人说道:“等我们领导下班了,你装到车上拉走就好。”

        王冬冬心里一乐,原来是打它的主意!说道:“你去家具店买一个现成的也用不了多少钱呀?这又不是红木,多此一举!”梁惠凯说:“自己做才有乐趣。”王冬冬说道:“你的思维总是很奇特。”

        工人得了好处,自然向着梁惠凯,附和道:“这木头很重,没准是铁木呢,也算好东西。”王冬冬刚想问,你们这儿有没有铁木,就被梁惠凯的眼神制止了。

        墓穴很快挖好了,把准备好的黄纸铺到穴下平面上,用七星钱压在黄纸上,把松香沫撒到黄纸上面点燃。这有讲究,俗称暖穴,以使吉气来的快。然后铺金,布撒五彩粮,焚香布符,安放铜钱,响放鞭炮,立旺山旺向把骨灰盒放了进去。

        梁惠凯肃立在墓前,默念道:“天门正开地户遇闭,金鸡正鸣玉犬正咬,生魂散尽死魂遂方,亡人以向西方,死魂还来入墓,东遇王公,西遇王母……”

        从陵园出来,王冬冬说道:“老实交代,这根木头有什么特别的吗?”梁惠凯说:“我也说不好,一会儿让你看看它的神奇之处。”王冬冬将信将疑的说道:“一个木头有什么神奇的?难道是紫檀?恐怕紫檀你也不认识吧。”

        梁惠凯心里也没根,万一就那一点看着特殊呢?给自己打气道:“虽然咱不认识,但是就冲这块木头像石头一般重,我想就不是凡品。”王冬冬笑道:“我看你是想发财想疯了,哈哈。”

        到了一条小河边儿,把树根从车里搬出来,扔到河里冲洗一会儿,王冬冬的小嘴儿渐渐的合不拢了。透过清清的河水,树根发出晶莹剔透的光彩,一半通体白如玉,另一半有黄、有红、有紫,色彩丰富,说玉不是玉,说木头不是木头。

        虽然心里有期待,但梁惠凯还是被惊呆了,怔怔的说道:“这是什么东西?”王冬冬说道:“是呀,这是什么东西?要是一块玉你就发大财了,但是看它还有根须,明显是木头。不管是不是玉,总归差不了!八戒哥哥,或许这就叫好心有好报?”

        梁惠凯说:“有道理!关键是八戒我聪明,马上能意识到这块木头的不凡之处,不然也会宝物蒙尘,暴殄天物。”王冬冬笑嘻嘻的说道:“那是你沾我的光!俗话说,上山打猎,见者有份,是不是有我一半功劳?”梁惠凯说:“那就送给你做嫁妆?”王冬冬怒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