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晋上卿在线阅读 - 第97章 真正的危机

第97章 真正的危机

        是不是戎狄仅仅是看遵不遵守周朝礼法,认不认周天子这个老大,和实力并没有什么必然关系。

        以丛林法则的角度来说,能够在周朝诸侯的群起而攻之下依旧维持数百年不倒的赤狄,当然是有其能耐所在的。

        但是……

        两万人?

        两万人是什么概念?除去晋、楚、齐、秦、郑、宋、鲁等这么几个国家之外,华夏其他几十上百个诸侯没有一家能征发这么多军队的!

        “宗主,容我说一句,你是杀了赤狄哪个部族的族长不成?”魏相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吐槽欲望,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邯郸旃在犹豫了一下之后缓缓点头:“确实如此。”

        ……

        赤狄由十五个部落组成,如今最强大的是六个部落,分别为潞氏、皋落氏、甲氏、留吁、铎辰、廧咎如。

        在这六大部族之中,皋落氏主要活动地带在太行山北部,活跃在太行山南部的是其他五个部落。

        在这五个部落之中,潞氏是最为强大的部族,去年对邯郸的突袭就是由潞氏所主导。

        在这场突袭之中,邯郸氏作为仓促应战的一方自然是吃了大亏。

        但邯郸氏之所以能够在此立足也不是毫无理由,邯郸旃的附近邯郸穿当年就是晋国以骁勇著称的勇士,更统帅过晋灵公的数千亲卫,他的儿子邯郸旃固然刚刚继位但却也被邯郸穿培养出了一身武艺和谋略。

        赤狄诸部虽然并没有攻破邯郸城,但还是在邯郸氏的领地大肆劫掠了一番,攻破了七座大小城邑,然后带着数千名掳掠来的俘虏和众多财宝粮食回返。

        就在这个时候,邯郸旃带着族中一千五百名精锐秘密衔尾追击,在滏口陉的陉口之前出其不意对潞氏军队进行攻击,一举抢回了大半被掳掠的人口和财宝粮食,更杀死了领兵的潞氏一族少族长。

        于是,事情就变大发了。

        ……

        魏相听完了邯郸旃的描述,十分无语的九十度角仰望天空。

        难怪这家伙能够放下邯郸氏和赵氏之间的恩怨,又故意扮成那一副凄惨的模样跑去赵朔面前卖惨,这已经不是死一两个人的事情,是关系到整个邯郸的生死存亡了!

        再仔细一想,赵朔这家伙明明有心笼络邯郸氏,但偏偏不怕楼婴这种更受信任的,也不让领地距离邯郸并不算远的原同前来支援,这里面的意思……

        不能细品。

        魏相目光移动,落在了此刻神色也有些阴晴不定的大舅哥士燮身上。

        显然这位大舅哥也不傻。

        再看看一脸不好意思的邯郸旃,魏相又回过神来,如果不是自家大舅哥这位士氏嗣卿出现的话,邯郸旃这家伙估计也不会把所有隐情和盘托出。

        原本以为邯郸穿这种一言不合就弑君的家伙之继承人必然是莽夫一族,现在魏相只想说……看人真的不能先入为主啊!

        魏相咳嗽一声,打破了大堂之中莫名的尴尬气氛:“那个,主君啊,臣看嗣卿一路奔波也有些累了,不如就请他安心休息,明日再为嗣卿设宴洗尘如何?”

        邯郸旃楞了一下,看向士燮:“不知嗣卿意下如何?”

        士燮咳嗽一声,道:“不错,确实是有些累了,还请大夫恕罪。”

        片刻之后,才刚刚走出大堂不远,士燮就一把揪住了魏相的袖子。

        “走,今夜我们就离开邯郸城!”

        虽然对于大舅哥临走之前还想着自己的行为极为感动,但魏相还是颇为淡定的指出一个事实:“邯郸城有宵禁。”

        士燮道:“那就明早走。”

        魏相叹了一口气:“我乃邯郸氏旅长,怎能背弃主君离开?”

        士燮重重的哼了一声,沉声道:“你傻了?这邯郸氏明显就是不怀好意!就是你那赵氏主君……罢了罢了,总之你先跟我离开便是,有我父在,赵氏也不能拿你如何?”

        士燮着急的拉着魏相想要离开,然而却没想到拉了一个空。

        魏相一脸严肃的看着士燮,沉声道:“士兄,你难道真的要我做那背弃主君而逃,不忠不义之人吗?我确实可以离开,但以后呢?我这辈子这个背弃主君的名声都不可能洗清了,也不会再有任何人用我了,我这便是自绝于大晋!”

        士燮无言以对,半晌之后才道:“难道你就这么……给邯郸氏陪葬?”

        魏相袖子一挥,大义凛然:“士兄说的是哪里话,臣为君而死,原本就是理所应当之事!士兄明日尽管离去,我魏相自会帮助邯郸氏镇守此地,不让赤狄之图谋得逞!”

        士燮沉默良久,叹了一口气,朝着魏相拱了拱手,一言不发的离去。

        直到士燮的身影彻底融入黑暗之中,魏相的脸色才产生变化,整个人咬牙切齿,一脸狰狞。

        “他奶奶的,这个邯郸旃……必须得找他好好算账!”

        魏相怒气冲冲的返回了正堂。

        邯郸旃似乎早就已经知道魏相要回来,在这短短时间内居然已经让人摆下酒席,正好一主一客两个位置。

        魏相没有任何迟疑的在客位上坐了下来,很不客气的对着邯郸旃道:“宗主,欺骗臣子可不是什么好的品质。”

        邯郸旃笑了起来,道:“若是你能够帮我度过此劫,今后冶炼厂的份额你说了算!”

        魏相吃了一惊,好几秒钟之后才道:“除去必要的兵器之外,邯郸氏必须提供所有原材料,而且只能得到两成利润!”

        邯郸旃眯起眼睛,道:“前提是,你得助我守住邯郸城!”

        魏相看了一眼不急不缓的邯郸旃,道:“宗主为何对我如此有信心?”

        邯郸旃甚至都没有讨价还价!

        邯郸旃放下手中酒爵,淡淡的说道:“不是对你有信心,而是对赵孟!既然赵孟将你派来,那么就说明在赵孟心中你拥有解决此事的实力。若是此事能够解决,我邯郸氏将来自然唯赵孟之命是从。若是此事解决不了,那邯郸氏灰飞烟灭也是赵孟自己的损失,本大夫又何须着急呢?”

        这一刻,魏相只想仰天长叹。

        华夏自周朝以来传承了几百年的卿大夫血脉,别管是年轻还是稳重,一个个都是属狐狸的!

        于是,魏相不假思索的从怀中拿出两张绢纸。

        “只要宗主在这两份契书上签名用印,那么此事便就此成交!”

        看着因为惊讶而愣住的邯郸旃,魏相忍不住露出笑容。

        就你们会算计,难道我不是有备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