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晋上卿在线阅读 - 第11章 魏相不死,魏氏必亡

第11章 魏相不死,魏氏必亡

        局势瞬间逆转。

        “相儿闪开!”三叔魏颗的声音刚刚传来,刚刚砍翻一名中行氏甲士的魏相不假思索一个地滚翻,将将脱离了包围圈。

        “嗖!”一支箭矢瞬间而至,将距离魏相最近的一名中行氏甲士头颅贯穿。

        “嗖嗖嗖!”再三支箭矢连珠而至,又是三名中行氏甲士倒下。

        魏相一边狂奔一边放声大笑:“三叔,好一个参连!”

        三叔魏颗脸色严肃,手中箭矢连连射出,连续五箭射中五名中行氏甲士,这才笑道:“你小子倒是命大!”

        就这短短几息时间,魏相已经迅速拉开和身后追兵的距离。

        “射他!”中行林父沉声道。

        “相儿小心!”

        箭矢的破空之声和老爹的示警声几乎是同时传入魏相耳中,魏相心知此刻千钧一发,一声狂吼腾空而起,双手在空中抱膝成团,砰一下落地之后咕噜噜的滚了好多圈,直到撞在田埂上才停了下来。

        天旋地转。

        “相儿!”“相弟!”老爹三叔和宗主堂哥六只手同时抓住魏相,三脸关切。

        魏相嘿嘿一笑,想要站起却砰的一下坐了回去,已经是完全脱力了。

        众多魏氏甲士涌上前来,瞬间将魏相护住。

        不远处,脸上血迹未干的中行林父看着这一幕,脸色无比阴沉而狰狞。

        宗主堂哥魏绛抬起头来,脸色冷厉的盯着中行林父:“中行伯,你虽为我大晋中卿,也不能如此光天化日之下无故追杀我魏氏子弟吧?”

        或许是过于愤怒,魏绛连行礼都懒得行了。

        魏相虽然没死,但那副全身挂彩的凄惨模样可是全部落在魏氏众人眼中的。

        中行林父的脸色恢复平静,冷冷的说道:“魏绛,你管教不严致族中子弟冲撞老夫车驾,老夫好生与他说话,他却暴起杀伤老夫麾下甲士。此事你魏氏要给老夫一个交待!”

        魏绛哈哈一笑,道:“好一个恶人先告状,不知中行伯想要什么交代?”

        中行林父一指刚刚被老爹扶起来的魏相:“若你将魏相人头送上,此事便算过去了。否则的话,荀氏必不与你魏氏善罢甘休!”

        伴随着中行林父的这一声令下,数百名中行氏甲士同时拔剑,缓缓向着魏氏众人逼近。

        魏绛缓缓拔出腰间长剑,直指远处马车上的中行林父,十分平静的说道:“想不到以中行伯之地位竟然也要行此栽赃陷害之事,魏绛虽然不才,但既然蒙父祖之恩执掌魏氏,今日就绝对不会在此退让一步!想要我交出相弟,绝无可能!”

        若是在平时,荀氏这个包含了中行氏和智氏两家为一,比胥氏还要更加强大的家族绝对能够让魏氏闻风色变。

        但今日不行。

        老爹魏锜将魏相丢在不知何时悄悄跑回来的小红身上,越众而出笑道:“中行林父,当年先父曾言你狡诈如狐不可轻信,这么多年过去想不到你不但没有任何进步,反倒是变得越发无耻了。来来,今日倒要看看是老夫取了你这狗命,还是你将我魏氏尽灭于此!”

        三叔魏颗摇了摇头,默默的从身后的箭囊摸出了五根箭矢搭在弓弦之上,遥指荀林父马车。

        五箭齐发,又名“伍瞬”,不在五射之中,而是魏氏一代代传下来的秘传箭技!

        魏氏两百甲士同时向前,刀剑出鞘长弓上弦,和中行氏甲士对峙。

        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力气的魏相有些吃力的抬起头来,低声道:“老爹,他们人多啊,你行不行啊。听我的,赶紧去下宫搬救兵。”

        老爹头也不回,一巴掌拍在了魏相头上,用最简单的方式让魏相闭嘴。

        站在更前方一些的宗主堂哥魏绛也听到了这句话,心中微微一动,立刻扬声道:“中行伯,我相弟乃是赵氏君子朔的新车右,你今日一再追杀于他,难道就不怕赵氏的怒火吗?”

        中行林父脸色微微一变。

        杀魏相其实是中行林父临时起意,但如今却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中行林父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当下立刻下定决心,冷笑道:“老夫只听说胥童乃是君子朔的车右,这魏相不过一区区士人,何德何能为君子朔车右?定然是你魏氏胡编乱造,罪加一等!二三子,给老夫上,今日便在此灭了这魏氏逆族!”

        中行林父并不担心,魏氏虽然以勇武著称,但这一次中行林父身边足足有五百甲士,是魏氏两百甲士的两倍还多,加之中行氏家大业大,装备和武器之精良都不是魏氏能相提并论的。

        中行林父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失败的可能!

        魏相抬头看着这一幕,突然对春秋时代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这个时代的政治斗争不仅仅是计谋和嘴皮子而已,贵族们并不是仅仅靠着嘴皮子和计谋去除掉敌人,从肉体上消灭敌人同样是一个可行的选项。

        因为他们拥有自己的封地、财政系统和军队!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在下宫出事而特地让欧冶打造了一个简单的钢板藏在胸前当护心甲的话,魏相这一次可能就真的没了。

        眼看中行氏甲士先锋马上就要进入魏氏弓箭手的射程,一场战斗即将爆发。

        突然,远处一声呼喝传来。

        “中行伯,住手!!”

        中行林父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脸色突然一变。

        韩厥带着几名赵氏骑兵策马而至,朝着中行林父拱手道:“中行伯,赵孟请你立刻前往下宫!”

        中行林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韩大夫且稍后片刻,等老夫解决了魏氏……”

        韩厥严肃的打断了中行林父的话:“赵孟今日在下宫之中已经当众承认了魏相的赵氏家臣之位,难道中行伯今日想要当众诛杀赵氏家臣不成?若如此,不妨将韩厥也一并杀了如何?”

        中行林父眼神之中蓦然爆发出无尽寒意,目光如刀直视韩厥:“韩厥,尔区区一个公族大夫,也敢和老夫这般说话?”

        韩厥面不改色,昂然和中行林父对视:“中行伯或许忘了,韩厥奉的乃是赵孟之命!”

        双方目光对视,空气中似有火星四溅。

        片刻之后,中行林父脸上的怒气突然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温和的笑容:“既然是赵孟相召,也罢……二三子,随老夫前往下宫!”

        中行氏的甲士们改变了方向,簇拥着中行林父浩浩荡荡的朝着下宫而去。

        看到这一幕,魏氏的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怕打仗,但魏氏的力量远不如中行氏也是事实。

        韩厥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策马朝着魏氏方阵而来。

        宗主堂哥魏绛迎了上去:“多谢韩大夫今日援手之恩。”

        韩厥拱了拱手,道:“魏大夫不必多礼,某也只是奉赵孟之命而为,魏相伤势如何?”

        魏相抬起头,叫道:“死不了!”

        韩军目光落在魏相身上,微微皱眉道:“能赶上秋狩吗?”

        魏相叫道:“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能!”

        韩厥点了点头,将一块令牌扔到了魏相面前:“那就好。这是赵孟对你的任命,三日后记得前往下宫报道!”

        说完,韩厥朝着魏绛、老爹魏锜、三叔魏颗等人拱了拱手,转身策马离去。

        魏相有些意外的拿着令牌,先是看了看渐渐远去的韩厥,然后又将目光落在了已经远去的中行氏方阵之中,表情渐渐狰狞。

        “好你个中行林父……给我等着,这事跟你没完!”

        吃亏不报仇,那可不是魏相的风格。

        “啪”的一声,魏相的额头吃了个不轻不重的暴栗。

        老爹瞪了魏相一眼:“还在这里逞什么凶?先回去疗伤!”

        ------------------

        《恒建魏说·荀林父刺帝篇》:始皇帝外出归家,乃运神龙吞吐之技,有五彩霞光漫天。荀林父访友率众过,见之大惊,曰:“若此子成长,吾无立锥之地也。”乃命甲士刺帝。

        帝执神兵,一步杀一人,趋车前,一剑斩落荀林父之旗,笑曰:“汝何能违天命邪?”乃去,凡近千甲士竟不能阻。

        荀林父见帝去,叹曰:“荀氏亡矣!”乃归家,数年后郁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