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50 画中女

050 画中女

        听到房门推开,辛十四娘拨开床帷一角。

        待看清来者,她噗嗤笑道:

        “十八、十九,你们进来做甚?”

        两位狐狸妹妹跑到床边,露出俏皮的牙齿:

        “姐,我们在外面听了半天,你怎么不叫啊?”

        “啊?”辛十四娘有些懵,反问道:“叫什么?”

        “八姐说了,结婚当天你惨叫的越厉害,以后越幸福。”

        “对啊,我俩在外面偷听了好半天都没有惨叫。姐,他是不是对你不好呀?”

        辛十四娘扶了扶额头,有些哭笑不得。

        她抬手想要抓住狐狸妹妹,她们却像是早有防备似的,迅速后退躲开。

        “姐,我错了,别弹脑瓜崩。”

        “爹爹说,被弹多会变笨的!”

        “好好好,我不弹,过来吧。”

        辛十四娘招了招手,示意狐狸妹妹过来:

        “以后别听八姐胡说,会带坏你们的。”

        “姐,你还没回答我呢,姐夫到底对你好不好?”

        见十四姐没有回答,十九妹自以为发现了真相:

        “是不是那家伙欺负你了?我马上去找他算账!”

        “什么那家伙,他是你们姐夫!”

        辛十四娘坐在床头,劈手捉住靠近的十九妹。

        见她双手捂住脑门,便揪了揪圆润的脸蛋,以示惩处。

        “陈郎花钱置办新宅,是辛家的恩人,以后休要胡言乱语,明白没?”

        十九妹低下头哦了一声,委屈的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姐,我知道了。”

        辛十四娘放开手,穿上绣花鞋,准备下床。

        她来到铜镜前,把凤冠摘下,搁在梳妆台上。

        十八妹和十九妹自觉的拿起尺梳,替姐姐顺着头发。

        盯着倒映的精致面容,辛十四娘双手捧着脸蛋儿,问道:

        “十八、十九,你们说……我老吗?”

        “姐姐年轻着呢!那里老了?”

        “就是,姐姐一点儿都不老,嫩得出水。”

        既然容颜没有衰老,那陈郎怎会那般反应?

        什么不习惯跟异性太近,都是借口。

        难道相比于妩媚的,他更喜欢清纯的?

        作为以美貌闻名的狐妖,吸引不到异性会遭同类耻笑。

        因此,十四娘很介意陈鸽抗拒的态度。

        这点跟儿女私情无关,单纯是想证明自己的能耐。

        ……

        忙活了一个多时辰,陈鸽才骑马离开铁匠铺,自北门而出。

        来广平府的途中,他换掉了身上的衣服。

        免得这一身绿衣蟒带的新郎官服,过于招摇。

        返回辛府,大概需要半小时的行程。

        此时日落西山,霞光肆意。

        大片大片的火烧云,构成一幅瑰丽的景象。

        陈鸽在途中把衣服换了回去,待赶到目的地后,翻身下马。

        见仆人迎了上来,他递予缰绳,进入大堂。

        时值夜宴时分,午间产生鞭炮碎屑,被打扫的一干二净。

        后厨重新烹饪,一桌摆了十八盘大菜。

        虽然只有四桌,菜品却一点儿也不寒碜。

        陈鸽坐到辛老翁那桌,被轮番敬酒。

        他环顾一圈,还是不见辛十四娘的倩影。

        待会儿吃完后打包点食物,给她送过去吧。

        ……

        西厢房。

        辛十四娘坐在木椅上,忽而抬头看向院外某处。

        妩媚的瞳孔微缩,仿佛感应到了什么。

        旋即,她推开房门,朝外奔去。

        匆匆来到后院的院墙角落,十四娘提起裙摆。

        下蹲起跳,直接跃上墙头。

        五十米外,是一片竹林。

        十八妹和十九妹,正在追逐一位白衣女子。

        未等辛十四娘追出,两位狐狸妹妹已在远处将人拿下。

        她们把对方捉住,押送回院墙内。

        看到十四娘守在这里,十八妹挥手打着招呼,解释道:

        “姐,这女鬼方才在外窥伺,似乎图谋不轨。”

        今日恰逢乔迁和婚宴,双喜临门,辛家家眷和仆人多数都在大堂。

        十八妹十九妹年纪尚小,不能上桌。

        因此留在后院,很快察觉到女鬼踪迹。

        “我看呐,她就是想偷人!”

        辛十四嘴角一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十九妹都被八姐带歪了,回头得跟爹爹好好说说。

        她低下头,认真打量对方。

        女鬼面容姣好,身段玲珑,约莫十八九岁。

        就算黑发散乱,也掩不住俏丽的容颜。

        正是陈鸽夜宿破庙避雨,间接帮助的画中女鬼薛小小。

        辛十四娘头戴凤冠,居高临下,颇有一股女主人的气势:

        “你夜潜辛府,究竟有何企图?”

        “我……”

        白衣女鬼低垂着头颅,眼中含泪:

        “我乃是广平府薛员外之女,早年间被贼人所害,自戕化鬼。后被竹鼠精所缚,错过投胎时机。承蒙恩人搭救,脱离苦海。此番前来是为报恩,绝无歹意。”

        那些害她的山贼,早就死了。

        一腔愤怒,无以消解。

        囚禁薛小小的竹鼠精,被陈鸽挫骨扬灰。

        事发之后,她仍维持鬼魂形态,说明在世间心愿未了。

        思前想后,唯有回馈恩情后,方能投胎转世。

        其实,来世报恩也可以,但是代价极大。

        人间有人间的规矩,阴间有阴间的法则。

        需在十八层地狱遭受各种折磨,才有不喝孟婆汤的资格。

        薛小小自知羸弱,难以承受阴间刑罚。

        便一路西下,寻迹而止。

        辛十四娘倪向眼前这张俏脸,眼神略有变化。

        近日家中,没有亲眷同鼠辈有所瓜葛。

        这女鬼说得报恩对象,莫非是……陈郎?

        十八妹十九妹站在身侧,问询道:

        “既然你说报恩,那恩人是谁?”

        “那有什么恩人,我看她就是想偷人!”

        薛小小没理两位狐狸妹妹,抬头瞥了十四娘一眼,以袖遮面道:

        “小女恩人是陈水生,卯时见他出了北门,入夜才敢来寻。”

        “这些都是一面之词,我为何信你?”

        薛小小轻咬贝齿,抬起头来:

        “出城途中,我见恩公换上绿衣蟒带。恰好姑娘头戴凤冠,必是所纳娇妻。”

        说到此处,两位目光对视。

        辛十四娘眉眼低垂,似笑非笑道:

        “那又如何?”

        “小女此行只为报恩,绝无歹意。愿献上本命画卷,自证清白。”

        说罢,她从怀中抽出一副画卷,双手奉上。

        女鬼死后,附身在上面。

        这样做,等于把残魂安危拱手相赠。

        辛十四娘思虑片刻,接了过去。

        薛小小的身子很快变淡,化作一团白烟涌入其间。

        原本只有山水的画卷内容,忽而多出一位清纯秀丽的女子。

        盯着眼前的仕女图,辛十四娘嘴角一咧,似乎计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