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49 洞烛西厢

049 洞烛西厢

        陈鸽眉头微蹙,斟酌着用词:

        “我们就随便聊聊,应该不算教学吧。”

        他的时间有限,就那么十多天。

        两人又不行房,在屋内干耗半天毫无意义。

        “好吧,吃完了再议。”

        见辛十四娘松口,陈鸽露出歉意的微笑。

        他坐在旁边,单手托着下巴,盯着新娘进食。

        少顷,她脖子往后缩,古怪的回瞪一眼:

        “干嘛?”

        “啊?”

        “你看着我干嘛?”

        “不干什么,你吃你的。”

        陈鸽收回目光,将视线移向角落的灯台。

        辛十四娘用软舌咬下鸡肉,在嘴里仔细咀嚼。

        偶尔抬起头,不着痕迹地瞥向他的侧脸。

        气氛,还算融洽。

        吃得差不多了,她掏出白色丝帕擦了下嘴唇。

        随后走到床尾坐下,拍了两下大红色的被褥:

        “陈郎,过来。”

        “怎么了?”

        待新郎走近,辛十四娘把床帘拉上,遮住外面的光线:

        “爹爹多半要偷看,坐里面方便些。”

        这场爱情买卖,双方各取所需。

        陈鸽是为了幻术,辛家是为了女儿的仙途。

        鉴于他跟辛十四娘都对老翁隐瞒了一些东西,还是得做做表面功夫。

        陈鸽没有拒绝,脱掉靴子上了床,坐到十四娘对面。

        两人凝视片刻,相顾无言。

        十四娘偏头抓起一个绣花枕头,在手里掂了掂。

        “陈郎,你看好了。”

        她玉手向下压,横着平移而过。

        那绣花枕头,竟然凭空消失了。

        陈鸽顿时瞪大双眼,务必发掘每一个细节。

        辛十四娘的手反向横移回来,枕头再次出现在视野中。

        “唔……”

        陈鸽蹙着眉头,约七八个呼吸后,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与其说是幻术,不如说是障眼法,你应该是用了什么遮住枕头的画面。”

        辛十四娘抚掌而笑,坦率承认:

        “陈郎好眼力,低级的幻术就是障眼法。”

        “能麻烦你再来一次吗?”

        陈鸽毫不掩饰自己强烈的学习欲望,想要再看一遍。

        根据科学思维的理解,辛十四娘应该是运用某种能力,制造了一种光学材料。

        可以有效避免电磁波和各种光波的散射,从而达到视线遮蔽的效果。

        要是能研究解析原理,并且妥善运用的话。

        不仅可以用来藏人,还可以用来藏物。

        比如长剑使用障眼法后,是不是成了透明剑?

        衣服使用障眼法后,是不是成了隐身衣?

        各种大胆的想法,让他有些跃跃欲试。

        可点子虽好,问题同样接踵而至。

        别说运用了,陈鸽现在连如何掌握都不清楚。

        他看向眼前的俏佳人,脱口问道:

        “十四娘,这障眼法该从何学起?”

        “叫我娘子吧,别那么生分。”

        边说着,辛十四娘从床对面挪了过来:

        “想学吗,明天教你啊。”

        她曼妙的身躯凑了过来,醉人的香气涌入鼻尖。

        昨晚骑马去薛府那次,是陈鸽主动要求在后面的。

        面对异性的亲密接触,他下意识的朝旁边挪了一下。

        这个动作,落入辛十四娘的眼里。

        她动作僵住,面色诧异。

        你退一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

        曾几何时,辛十四娘也是广平府远近闻名的美娇娘。

        形形色色的追求者不说上百,几十个绰绰有余。

        那些舔狗,巴不得贴上来一亲芳泽。

        怎么碰到这个男人,还主动后退了呢?

        陈鸽不知道,他的无意之举让辛十四娘有些受到打击。

        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吸引力了。

        “陈郎,你就这般厌恶我?”

        “没有啊,你误会了。”

        陈鸽面色尴尬,抬手摸着后脑勺,解释道:

        “我只是……额……不太习惯跟异性那么近。”

        辛十四娘回忆起那夜的搂腰,不由得轻笑一声。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她整个身躯,再次贴了上来。

        陈鸽强忍着本能的躲闪反应,没有挪动,任温暖的小手搭在肩上。

        耳朵里有股湿润的呼吸窜入,酥酥痒痒的。

        感受到他身子的微颤,辛十四娘咧嘴笑道:

        “陈郎,你且宽心。奴家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了你的。”

        这让陈鸽想起了女人是老虎的言论,哑然失笑。

        见氛围有点尴尬,辛十四娘岔开话题:

        “陈郎,我有一事不解。”

        “什么?”

        “仙门弟子是不是都跟你一样,头发比较少?”

        “……”

        见到陈鸽的窘态,辛十四娘知道玩笑开过了。

        她拉住他的手像秋千一样晃荡,主动撒起娇来:

        “陈郎,奴家错了,别生气好不好。”

        陈鸽纵然心有不忿,由于被动天赋,脸上没有表露任何多余的情绪。

        今天,他是个没得情感的诸天行走。

        “哎哟,大不了等熄灯之后,奴家再让你欺负回来嘛。”

        陈鸽不想跟她口嗨,闭上双眼,在心中默念二十四字真言。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绅士、平等、公正……”

        见夫君不解风情,辛十四娘埋怨的瞪了一眼。

        她就是觉得好生无趣,想跟他开开玩笑,活跃下气氛。

        可终究是撩拨失败了,让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不舒服。

        一念至此,辛十四娘柳眉微抬。

        她抓起枕头,朝陈鸽身上砸去。

        “哼!”

        陈鸽莫名挨打,脑海中顿时浮现三个大大的问号。

        什么情况?

        她来大姨妈了?

        ……

        待到下午两三点的样子,陈鸽下床,离开西厢房。

        他准备去广平府的铁匠铺,打造几套兵器。

        此地离汾阳有数日的行程,按理说,消息可能传播不到那么远。

        要是误导之计未能凑效,需要做多几手准备。

        比如购置几把锋利的刀剑,收进系统背包,供灵傀临时使用。

        还有偷袭反杀必备的暗器,也得准备。

        思虑再三,陈鸽首先排除了当下热门的飞刀。

        不熟悉是一方面,主要怕丢出去准心失衡。

        万一刀把砸中敌人,岂不是很尴尬?

        像手里剑这种四面尖锐的暗器就挺好,不过需要专门打造。

        多加点人工费,在离开广平府前就能拿到。

        辛老翁听说他要出门买东西,提议让仆人跑腿。

        陈鸽婉言谢绝,这种事情还是亲自监督比较好。

        他前脚刚离开府邸,有两道黑影迅速窜入十四娘所在的西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