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48 婚前授课

048 婚前授课

        一人一狐,离开薛府。

        翻身上马,一扯缰绳。

        马蹄阵阵,很快融于夜幕之中。

        辛十四娘今晚在薛府的表现,可圈可点。

        跟以往认知的妩媚形象完全不同,令陈鸽刮目相看。

        在历经几个单人副本世界后,他逐渐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理念。

        觉得任务期间接触的角色,像是游戏里的npc一样。

        如今想来,真是荒唐可笑。

        诸天是真的,世界是真的,温度是真的。

        他不该心怀某种优越感,把一切当成虚浮的游戏。

        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可以深入交流,或许能有所裨益。

        陈鸽进入诸天行走,是为了好好活下去。

        应当坚持初心,稳健发育。

        别在一次次历练中膨胀,迷失自我。

        月儿弯弯,风儿很轻。

        黑马离开山谷后,放缓了速度。

        辛十四娘右手提绳,左手撩起额前头发:

        “公子,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陈鸽从反思中回过神,偏头问道:

        “谢我什么?”

        “要不是公子提前介入,今后恐怕要与冯生婚配。”

        这一点,辛十四娘没有作假。

        倘若她无婚约在身,按照薛老夫人的地位,必定强行说媒。

        如若反抗,兴许会殃及家眷。

        修仙之途,也会随之延后。

        “今晚我什么忙都没帮上,这一切,是你自己争取到的。”

        “是吗?”

        辛十四娘像是在回应,又像是在自问。

        沉默了数十息,她开口问道:

        “公子,你觉得我怎么样?”

        “挺漂亮的姑娘,有自己的主见。”

        “那你会动心吗?”

        陈鸽眼神闪烁,似乎听出了话里有话。

        他低着头,认真的想了想,做出回应:

        “不会,我们提前说好的,这是一场买卖。”

        “仙人是不是都像你这样子,冷血无情?”

        “无情?没有吧。”

        陈鸽自嘲一笑,做出科学的解释:

        “爱情是体内分泌多巴胺,让心跳加速的生理反应,我现在不需要这样的情感。”

        辛十四娘听不懂这些词汇,提着缰绳的小手一紧:

        “多什么安?”

        “多巴胺。”

        “那是什么?”

        “一种大脑分泌的物质。”

        她哦了一声,诚实地应道:

        “听不懂。”

        陈鸽抿嘴微笑,没有继续深入探讨。

        很快,城墙上阑珊的灯火进入视线。

        辛十四娘看向前方,目光有些许的遗憾。

        此时刚赶上暮鼓奏响,城门将要关闭。

        她下了黑马,仰头说道:

        “公子好生歇息,明日完婚,可有得忙。”

        “好,你也是。”

        他报出下榻的客栈位置后,同辛十四娘辞别。

        随后一扯缰绳,骑着黑马进入广平府。

        厚重的城门缓缓关闭,发出吱呀的酸牙声响。

        在即将闭合的刹那,陈鸽回过头。

        外面,漆黑一片。

        ……

        翌日。

        陈鸽在客栈吃了早食,遇到前来接应的辛家仆人。

        在它的带领,往城外赶去。

        昨天夜里,辛家搬到位于城北的新宅。

        如今有了稳固的住所,可比那破庙好多了。

        本次婚宴一切从简,没有请宾客,都是自家人。

        省去诸多繁琐环节,耗时更少。

        出城以后,他换上仆人准备的新衣裳。

        就是颜色,让人怪不舒服的。

        衣服呈青绿色的,有些像大明的九品官服。

        胸前图案绣有补子鹌鹑,穿起来稍微有些宽松。

        见陈鸽赶到,有仆人上前牵马,还有丫鬟朝里面大喊。

        “新郎官到啦!”

        顷刻间,笙管鼓乐震耳齐鸣。

        宅邸大门前贴着红色的剪纸,颇有一番喜庆意味。

        陈鸽提着袍带,迈步入内。

        卫生打扫的不错,地面看不见落叶。

        从门槛铺上红毯,延伸到大堂深处。

        陈鸽是起点孤儿院出生,没有父母到场。

        他先对辛家老翁行礼,对方还礼,进行互拜。

        过了片刻,几位丫鬟仆妇簇拥着十四娘出来。

        她今天略施粉黛,美得不可方物。

        身上环佩叮当作响,兰麝熏香四散。

        陈鸽没谈过恋爱,更遑论结婚了。

        他不懂得婚庆礼仪,对方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年轻的丫鬟侍女们一个接着一个,送来热气蒸腾的佳肴美酒,很快把桌子摆满。

        虽然人数只能凑三桌,却多摆了一桌出来,这叫好事成双。

        各种致辞和步骤忙活到中午,总算到了陈鸽熟悉的环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拜完以后,没有进入洞房的要求。

        司仪宣布,可以开始吃晌食了。

        陈鸽落座以后,见新娘去了后院没再出来,有些疑惑。

        他端起酒杯,看向辛老翁问道:

        “伯父,十四娘呢?”

        “这是规矩,新娘子不能上桌。”

        陈鸽闻言,没说什么。

        他快速扒完饭菜,打包一些鸡鸭,给十四娘送去。

        忙活完就该教幻术了呀,饿着肚子怎么行?

        老翁见状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由他去了。

        离开大堂,来到后院。

        陈鸽循着窗扉上贴着的喜字,很快找到厢房。

        “吱~”

        他推开木门,顺手关上。

        辛十四娘坐在床尾,头戴凤冠霞帔,垂落两肩。

        真红大袖衣搭配圆领女蟒服,长袖红衫,大红褶裙,别有一番韵味。

        看到新郎进来,她脱口问道:

        “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

        陈鸽觉得莫名其妙的,把盛放鸡腿鸭脖的木盒等放到八仙桌上。

        “喏,给你带了点吃的,别饿着肚子。”

        “完婚前是不能吃东西的,这是规矩。”

        “规矩是人定的,反正就走个过场嘛。我们又不行房,难道把你饿死不成?”

        陈鸽打开木盒盖子,顿时一股肉香在房内弥散开来:

        “来来来,赶紧吃,吃饱了好授课。”

        大明王朝出嫁的流程,几乎都这样。

        除了丫鬟偷些糕点,让新娘垫垫底之外,全程不能沾荤腥。

        辛十四娘大半天没有进食,肚中空空如也。

        嗅着肉香,顿时舔着嘴唇,咽了口唾沫。

        她望了过来,问询道:

        “什么是授课?”

        “额,就是教学的意思。你先吃块鸡叭,吃饱了再谈。”

        “陈郎。”

        辛十四娘眼含秋波,语调软了下来:

        “今天是你我大喜的日子,明天再授课,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