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47 你那叫喜欢吗?

047 你那叫喜欢吗?

        陈鸽不想玩这种猜心游戏,选择闭上嘴巴。

        辛十四娘见他久无回应,也没说什么。

        反正这男人的不解风情,她算是领教过了。

        夜色凄迷,树影摇曳。

        马蹄阵阵,纵情驰骋。

        ……

        鬼差到访的起因,还得从一个时辰前说起。

        那时候,太阳刚刚落山。

        冯生昨日在寺庙里硬闯闺房,被辛家仆人赶走,心情不佳。

        便强行敲开城门,去酒肆喝了一个通宵。

        后来在店里呼呼大睡,醒来已是次日下午。

        因为宿醉,他头疼得紧。

        填饱肚子后,就骑着自己的小毛驴出城闲逛,竟迷失了方向。

        待冯生清醒过来,已不知道身在何处。

        远远见到树林里有灯光,他立马骑驴赶了过去。

        光源来自于一座宅邸,匾额上印有薛府二字。

        冯生敲了几下门环,内里有仆人问询来意。

        他此时已然酒醒,态度恭敬。

        说自己迷路了,想要借宿一晚。

        仆人禀报后,折而复返。

        打开房门,把冯生迎了进来。

        房屋错落有致,装饰华美,灯火通明。

        在大殿上,他见到了宅邸主人,一位年事颇高的老太太。

        她手里拿着佛珠,简单寒暄了两句,就问他是不是冯云子的孙子。

        冯生虽感到惊诧,但还是如实回答。

        原来,这位薛老夫人是他的远方亲戚。

        按照辈分,冯生是她的外甥,她是冯生的舅妈。

        因为父亲死的早,他很少跟亲戚来往。

        面对突然多出的长辈,也没在意。

        两人聊了一会儿家常和亲友近况后,话题忽转。

        薛老夫人主动问询,他怎么深夜来了这里。

        冯生心有怨怼,无处述说。

        便删减了闯闺房的环节,将遭遇大致叙述了一遍。

        说自己见到一位佳人,心生仰慕。

        可惜提亲后老翁不允,还将他赶了出来。

        薛老夫人听闻,非常愤愤不平。

        外甥好歹也算名士之后,那帮野狐精怎就那么自大?

        她当即拍板,说要帮忙定下这门婚事。

        鬼差接到命令时,见薛老夫人面色不悦。

        到了辛家,自然全程没给过好脸色。

        ……

        过了约半个小时,两人骑马来到薛府外。

        鬼差消失不见,似乎不是常驻此地的。

        大门口有位丫鬟,主动上前施礼。

        待陈鸽把马栓好后,她领着两人往里面走去。

        沿途穿过一字长廊时,辛十四娘眉眼低垂。

        忽而主动拉起他的手,十指相扣。

        陈鸽在情感方面,稍显愚钝。

        毕竟理科生的智商逻辑在线,略一思忖,就明白她这样做的意图。

        此行约见薛府,多半是冯生所为。

        两人表现亲昵,是演给别人看的。

        想通这一点后,他没再挣脱,携手进入大堂。

        屋内,有两人。

        坐在上座的,是四鬼抬轿的薛老夫人。

        几天不见还是那身穿着,没有换过衣服。

        她旁边有位儒雅书生,白衣纶巾,料想是冯生无疑。

        看到陈鸽的面貌,加上两人紧握的手。

        薛老夫人瞳孔微缩,问道:

        “这位是……”

        辛十四娘一摆红袖,作揖施礼。

        她抬眼跟老太太直视,态度不卑不亢:

        “回老夫人,这位是小女的夫君。”

        “不……不可能啊!我去的时候,你明明没有婚约的!”

        冯生难以置信,显然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你骗我的,对不对?”

        陈鸽大脑飞速转动,已经谋划好了接下来的话术。

        正欲开口,却被辛十四娘抢先一步:

        “我与陈郎一见钟情,早已禀明父母。在他们未做出决定前,自然不算有婚约。”

        “你这是强词夺理!”

        “好一句强词夺理,冯生,我且问你!”

        说到这里,辛十四娘眼神一凛,猝然反击。

        谁能想到这般娇弱的身躯,竟有如此强势的一面:

        “既然家父事先婉拒,冯公子为何要强闯闺房,凭空污我清白?”

        “这……这……”

        见外甥哆哆嗦嗦,老夫人算是看明白了。

        冯生上门求婚被拒,竟行了荒唐之事,难怪会被辛家赶出来。

        事情的真相,跟他的阐述有所出入。

        冯生这样坑自己,让她有些骑虎难下。

        “够了!”

        一股磅礴的阴气呈扇形散开,吹刮向四周。

        薛老夫人身为城隍的母亲,不能以身犯戒,坏了规矩。

        释放强大的阴气,就是想让这位有一面之缘的道长知难而退。

        若对方主动放弃,这场婚事她狠下心也要做媒。

        至于辛十四娘父母的意见,根本不重要。

        如果对方抗住了阴气冲击,也算对外甥有个交代。

        此事啊,就到此为止吧。

        视线收回,瞥见前方的男人,薛老夫人暗自心惊。

        陈鸽面无表情,眼中竟连一点儿恐惧的情绪都没有。

        作为聊斋世界的土著,她当然不会知道。

        「面不由心」的被动效果,会让陈鸽强行遏制面部表情。

        纵使内心慌得一匹,脸上依旧稳如老狗。

        他负在身后的手指不断活动,迈步朝薛老夫人走去。

        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

        只要跟薛老夫人,持续保持在五米的范围内。

        要是出了变故,就能在第一时间用灵傀突袭。

        辛十四娘在后瞧得真切,眼珠一转,快步上前拦在两人中间。

        她笑着摸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巧笑嫣然:

        “冯公子风流倜傥,气度不凡,老夫人可替他重新物色一门婚事。这笔钱银算是小女的一片心意,权当是提前赠予的贺礼。”

        事情发展成这样,于情于理,薛老夫人都没法再为难他们了。

        明知外甥无理取闹,还要强行毁人姻缘。

        这种恶事,她做不出来。

        要是冯生占理,倒也罢了,拼上道行都要促成这门婚事。

        可外甥并非受害者,薛老夫人实在没理由强出头。

        辛十四娘眉眼低垂,很懂得察言观色。

        眼见时机恰当,立刻拱手作揖道:

        “我与陈郎明日完婚,还有诸多琐事缠身,先行告退。老夫人,保重。”

        说罢,便拉上陈鸽走出大堂。

        冯生见状心生焦急,想要去追。

        老太太一挥衣袖,瞬间挂起一阵阴风把房门关上。

        冯生强推不开,哭丧着脸,替自己辩护道:

        “舅妈,我承认当时喝多了,行事有些唐突。

        可我这么喜欢她,绝没做过玷污声誉的事情,你要相信我啊!。”

        薛老夫人冷哼一声,左手指向冯生,言之凿凿:

        “你那叫喜欢吗?你那是馋她的身子!你下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