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46 道路千万条(求推荐票呀~)

046 道路千万条(求推荐票呀~)

        修行幻术,需要精血?

        陈鸽说过不行夫妻之实,这样做就自相矛盾了。

        他蹙眉认真想了想,回答道:

        “你可以把膜戳破,用碗盛给我,这样就不会产生肢体接触。”

        这种理性至极的回答,让辛十四娘一怔。

        她摇头噗嗤一笑,那双眼睛好似会说话。

        这呆子,一点儿也不解风情。

        “笑什么?”

        “没有,逗你玩的,不用精血也能学。”

        “哦。”

        辛十四娘是狐妖,天生擅长撩人。

        搔首弄姿言语调情什么的,简直信手拈来。

        她不知道,陈鸽没几个异性朋友,恋爱经验更是匮乏。

        说话趋向于理性思维,比较直来直去。

        简单聊了几句,辛十四娘就在内心给他扣上话题终结者的帽子。

        陈鸽倒也知趣,没有另开话题强行尬聊。

        沉默,有时也是一种默契。

        两人漫步林间,走累了就返回庙宇歇息。

        内室女眷众多,陈鸽不便入内,就待在大堂饮茶。

        等辛老翁回来,太阳都快落山了。

        他跟仆人在广平府跑了一整天,着实累得够呛。

        先是在北城门外,几经比对,花钱购买了一套宽大的宅院。

        随后返回城中,购置了一批婚庆用品。

        期间花钱雇人打扫院落,忙得不可开交。

        见夜色将近,才匆匆返回。

        既然决定低调完婚,明天全家搬到新宅,起几桌宴席足矣。

        乔迁新居,女儿出嫁,可谓双喜临门。

        “公子,吃完饭再走吧。”

        陈鸽看了一眼天色,点头应允。

        他出城前打听过,广平府在戌时五刻敲响暮鼓,关闭城门。

        换算成二十四小时制,相当于晚上九点。

        太阳落幕,临近六点。

        吃完再走,时间上完全来得及。

        很快有仆人端来菜肴,摆满长桌。

        菜品丰盛,看来早有准备。

        老翁摊手,示意可以动筷子了:

        “陈公子,招待不周,多多包涵。”

        “你们先吃,我去去就来。”

        陈鸽借着尿遁的机会,给眼皮涂上牛眼泪。

        古代的妖怪志异中,经常有狐狸或者鬼怪,把野果烂菜石头变成佳肴的故事。

        作为吃货,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回到宴席间,他朝那些菜肴看去。

        还好没起任何变化,应当是在广平府内购买的新鲜食材。

        涂抹牛眼泪后,看鬼是半透明的,狐狸则不然。

        它们依旧保持着人类的容貌,只是后面多了条尾巴,摇来晃去。

        宴席间,有不少狐女入座。

        放眼望去,像是阿狸cosplay专场。

        吃了好一会儿,辛老翁唤来仆人,让其端来一坛瓷缸。

        “这是老夫私酿的果子酒,口味略糙,公子莫要介意。”

        陈鸽面带微笑,满上后小啜一口。

        等候片刻,确认无毒后,再一饮而尽。

        口味略涩,度数不高,勉强能喝。

        辛十四娘未沾酒水,起身去了内室,从中抱出琵琶弹奏助兴。

        窈窕的身段搭配上悠扬的弦音,别有一番韵味。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陈鸽是个程序员,讲逻辑的理科生。

        目睹此景,让他想要表达内心的赞扬之情。

        绞尽脑汁后,他想到了这段《琵琶行》。

        可惜只记得这两句,后面的都忘光光。

        总不能用卧槽、牛哔、老铁666来赞美吧?

        由于陈鸽的出生环境和生长环境,二十多年没跟女性深入交流过。

        他欣赏美的水平在各国电视电影的帮助下,依旧跟常人无异。

        “好诗啊,好诗,公子大才!”

        面对彩虹屁,陈鸽腼腆一笑,解释道:

        “此段非我独创,是一位叫做白居易的诗人所写。”

        “我懂的,我懂。”

        辛老翁嘿嘿一笑,分明不懂。

        陈鸽也没继续纠缠,免得打扰席间愉悦的气氛。

        酒足饭饱之际,忽而有仆人进门禀报:

        “老爷,有鬼差到访。”

        众狐面面相觑,平日里跟它们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找上门来了?

        辛老翁作为家主,站起身来吩咐道:“快快有请。”

        不多时,身穿皂衣的鬼差穿门而入。

        它的身体呈半透明,带着手臂那么长的高帽子,肩上搭着铁链:

        “奉城隍的命令,请辛十四娘到薛宅一叙。”

        “敢问鬼差大人……小女是犯了什么事吗?”

        辛老翁咬着嘴唇偏过头,担忧地瞥了十四娘一眼。

        “我只是传话的,其他一概不知。”

        鬼差冷眼扫视四周,言辞冷漠:

        “吃完,就赶紧上路吧。”

        “那……那容老夫准备一下。”

        鬼差没有多说什么,穿门离开寺庙。

        城隍?

        陈鸽捕捉到这个关键词,眼睛微眯。

        几小时前,他已得知冯生昨晚做过的荒唐事。

        结合前些时日黄风坡的经历,很快把杂乱的线索整合起来,理出头绪。

        四五个呼吸后,陈鸽站起身,主动向辛老翁建言道:

        “您操劳一天,晚上好好歇息吧,我陪她去。”

        “这……”

        辛老翁面色犹豫,可转念想到对方的身份,还是答应了下来。

        那鬼差态度冷淡,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他咬着嘴皮,眼中满是忧色:

        “公子,老夫将十四提前交到你手上了,定要保她周全啊。”

        陈鸽含糊的嗯了一声,拱手作揖,向众狐辞别。

        打得过才打,打不过当然跑呀,怕死有什么错?

        辛十四娘放下琵琶,提上灯笼,跟着走出寺庙。

        月上梢头,星光点点。

        那鬼差飘在半空,似要引路。

        两人快步来到黑马前,陈鸽把缰绳递给辛十四娘: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骑马不喝酒,喝酒不骑马。你来,我坐后面。”

        “好。”

        辛十四娘没有推辞,率先骑了上去。

        陈鸽翻身上马,从后抱住她柔软的腰身。

        辛十四娘到目前为止,还没完全取得他的信任。

        刻意坐在马后,不是为了吃豆腐。

        要是遇到突袭时,坐在后面可以更快的撤离,做出临场应对。

        鬼差见两人上马,没有多言,径直向某个方向飞去。

        辛十四娘牵引缰绳,紧随其后。

        “公子,此事多半与冯生有关。”

        陈鸽也这样认为,出言附和。

        “你说我命里有一段不得善终的姻缘,就是他吗?”

        “应该是,怎么,你想选他?”

        辛十四娘感受到腰部的那双手,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