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45 逐渐迪化

045 逐渐迪化

        保定府跟广平府之间,往来商贾众多。

        陈水生一人杀尽数百贼寇的消息,口口相传。

        许多人不明真相,误把乞丐的人数算到了一起。

        只迟了半日光景,消息便传遍保定府。

        这些为祸一方的贼寇,断人财路久矣。

        多少商贾都盼着他们死绝,好恢复两府以往的货品交易。

        换做以前,强行运送需要雇人护送。

        但也会因此,增加大量的运输成本。

        否则极易半道被劫,赔的血本无归。

        现在好了,商道总算畅通无阻。

        大伙儿盼不得早点把消息散播出去,抓紧时间做买卖。

        而那依靠树枝扫平贼寇的少年郎形象,也被有心人记下。

        青色长袍,用料讲究。

        年及弱冠,随身携带一副黑脸面具。

        坐骑棕鬓黑马,鼻前白斑。

        以上信息,很快让辛家确认了陈鸽的身份。

        进屋喝茶时,有狐婢专门检查过。

        可惜他早上来,消息下午才到。

        ……

        翌日,晨。

        天光破晓,云朗风清。

        陈鸽带上肉食和礼物,再次拜访寺庙。

        情感这一关,是他的短板。

        唯有用逻辑思维逐一拆分,准备了多套方案,务必促成婚约。

        幻术这项技能,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如果能够免费习得,再完成历练任务。

        运气好的话,便能在通关后攒够点数,购买【移形换影】。

        能跟灵傀互换位置,会极大提升陈鸽的逃生能力。

        要是还有剩余点数,再考虑仿真皮肤和提升精神力。

        这样一来,拥有语言能力的灵傀,会变得更加便宜行事。

        进入寺庙后,有奴婢前去禀报。

        辛老翁主动迎了出来,态度很是热情:

        “听闻公子义举,老夫早早便在此处等候。”

        哟,瞧这话,是知道铲除山贼的事了?

        名声这东西,还挺管用的。

        两人落座以后,老翁命仆人端来茶水。

        他拿起瓷杯,忽而话锋一转:

        “少侠卓尔不凡,为何不去别处学幻术呢?”

        陈鸽接过话茬,然后开始引导话题:

        “老丈说过不传外人,我愿娶令爱为妻,修习此法。况且,我学幻术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而是悠悠众生。二十天后,我会前往汾阳除魔,此术或许能起到关键作用。”

        这件事情早就对辛十四娘说过,她父母迟早会知道。

        老翁低垂着头,面色犹豫。

        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哪能说嫁就嫁。

        况且,少侠说二十天后会走。

        难道要十四娘年纪轻轻的就当寡妇?

        陈鸽搬出准备好的说辞,暗示道:

        “十四娘同我做半月夫妻,有益于日后位列仙籍。”

        老翁眉头紧锁,很是惊诧:

        “仙籍?”

        “没错。”

        自古妖怪修炼成仙的,屈指可数。

        其中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辛老翁年轻时就试过修仙,不过没有天赋。

        后来碰上妻子,生了一窝的小丫头,过上颠沛流离的日子。

        “仙途漫漫,哪有那么容易,公子莫跟老夫说笑。”

        “并未说笑,她确实有成仙资质。”

        “此话当真?”

        “当真。”

        “嘶~”

        辛老翁吸了一口冷气,更加摇摆不定。

        “公子请稍坐片刻,此事需同妻子商议。”

        “嗯,看去吧。”

        辛老翁拉开木门,回到内室。

        把这件事同家眷说了,引得众狐惊叹不已。

        见十四娘面色如常,老翁察觉到什么,问道:

        “你早就知道了?”

        “是的,爹爹,公子还有仙家宝具呢。”

        “为什么不告诉我?”

        “如果昨日说了,爹爹会相信吗?”

        老翁一拍脑门,幡然醒悟。

        倘若是昨日相告,他必定不会相信。

        得知陈鸽义举的名声后,才信了三分。

        哎。

        为人父母的,谁不希望子女好呢?

        如果资质平庸,此生平平安安就行。

        若真能修炼成仙,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可是全家乃至狐族的荣耀。

        老翁朝妻子投去问询的目光,脱口道:

        “那多久置办婚宴?喜帖需要全部发吗?”

        “前后不到一个月,还发什么喜帖?万一修仙不成,你不要脸面,老身还要呢。”

        见爹爹被骂,辛十四娘站起来救场:

        “时间仓促,最好明日成婚,我担心那冯生不会善罢甘休。”

        一提到这登徒子,辛家老翁就来气。

        昨日硬闯闺房,把宝贝女儿们都看了个遍。

        强压住心头怒火,老翁点点头:

        “十四,随我来。

        “是,爹爹。”

        父女来到大堂,跟陈鸽之间依旧隔着一扇屏风。

        老翁腆着脸,进行最后一项确认:

        “听小女说,公子有仙家宝具?”

        陈鸽瞬间明白情报是怎么漏出去的,点点头。

        老翁不断搓着双手,似乎有所期盼:

        “公子啊,可否让老夫开开眼界?”

        十四娘说了不算,得他亲眼确认才行。

        如果真能拿出仙家宝具,一切就都说通了。

        这位陈公子,或许有仙家弟子身份。

        毕竟,凡夫俗子可没法一人剿灭数百山贼。

        后续去汾阳诛魔的消息多半是真的,常人可没这能耐。

        陈鸽明白因果,主动放出灵傀,并且展示文书。

        这让老翁彻底信服,内心既惊讶又兴奋。

        陈公子身上仍有人类的气息,兴许是刚入仙门的弟子。

        他的思想逐渐迪化,内心汹涌澎湃。

        仙家子弟娶自家女儿,是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分呀。

        此等好事求都求不来,他又怎么会拒绝呢?

        “日后,位列仙籍……“

        辛老翁想到陈鸽这句话,自以为明白了背后的含义。

        陈公子专程到访,学幻术是假,选仙侣是真!

        都怪自己老眼昏花,没能及时堪破。

        差点因为偏见,错失一场仙缘良机。

        “既然时间仓促,不如明日完婚可好?”

        陈鸽一听事成,总算放下心来。

        他摸出几根没有大明官府印记的金条,递给辛老翁。

        “这是一点心意,麻烦辛老挑选婚宅,购置一应用品。”

        昨天给了,没有收。

        今天再给,可没法拒绝。

        辛老翁接过金条,见上面没有刻印,更加笃定陈鸽是仙门子弟:

        “不麻烦,不麻烦,哈哈哈。”

        他欢欢喜喜的叫上仆人离开寺庙,进城采购去了。

        房间内,只剩下陈鸽和辛十四娘。

        “公子,出去走走?”

        “好。”

        两人出了庙门,在外散步。

        离得近了,甚至能嗅到辛十四娘身上的清香。

        那是一种花草的气味儿,似乎是腰间挂的香囊发出的。

        黄红交杂的枫叶凋零,打着旋儿的落到一片枯叶地里。

        走了两三分钟,辛十四娘偏过头,忽而问道:

        “公子,你真是为了幻术而来吗?”

        “当然。”

        “倘若修行此术需要处子精血,你……会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