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无间行走在线阅读 - 044 情敌助攻

044 情敌助攻

        “老丈,有何不妥?”

        如果除了辛十四娘,有其他狐女也能教幻术,就不必那么麻烦了。

        老翁来回打量着陈鸽,继而自顾自的点点头。

        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把金条推了回来:

        “公子可否婚配?”

        “不曾。”

        “家中可有长辈。”

        陈鸽明白为什么要这么问,表现的非常配合。

        他佯作沉思,然后摇了摇头:

        “父母双亡,已无亲眷。”

        “不瞒公子,狐族幻术不传外人,除非……”

        陈鸽看向对方,明知故问道:

        “除非什么?”

        “哎,嫁娶之事老夫做不得主。”

        老翁拱手作揖,起身施礼道:

        “还请公子稍等片刻。”

        “好,那我在此静候佳音了。”

        陈鸽抿嘴微笑,端坐席间。

        老翁再拜,拉开木门,起身去了内室。

        屋内有七八位俏丽的少女,个个如花似玉,生得娇嫩可人。

        “这位公子品行高直,儒雅有礼,老夫倒是颇为欣赏。”

        他将陈鸽之事悉数相告,让妻子做决定。

        相伴左右的狐狸姐妹听闻,登时叽叽喳喳起来。

        老妇没有表态,看向旁边的女儿。

        见目光落到自己身上,一位少女嘟着嘴埋怨道:

        “娘亲,我择日将婚,恐怕没有时间。不然找十四妹吧,她空得很哩。”

        “十四姐之前拒绝了那么多婚事,肯定不愿去的。”

        “是哪个妮子胡说,信不信扒光你的毛?”

        狐狸姐妹们很是诧异,没想到十四娘真会答应。

        她从暖帐中站了起来,看向父母:

        “娘亲,我与这位公子有一面之缘。可否允我俩当面交谈,再做决定?”

        狐老太面带微笑,露出稀缺的牙齿:

        “怪不得那么多说媒的都被你拒绝,原来是芳心另许啊。”

        “娘亲~”

        辛十四娘撒着娇,略带羞涩的低下头,闭口不答。

        狐老太自以为看穿女儿心事,很是高兴。

        她面向老伴,嘱咐道:

        “带十四去见见吧,毕竟是未出阁的丫头,隔扇屏风便是。”

        “嗯。”

        老翁率先返回居室,搬来一面屏风放在中间。

        陈鸽上前,协助搬运,问道:

        “老丈,您这是……”

        老翁笑了笑,拱手解释道:

        “小女羞涩,不便相见,还望公子海涵。”

        “无妨。”

        做好准备后,老翁知趣的离开了。

        屋内,只剩下一对孤男寡女。

        “陈公子。”

        光听声音,就能认出是辛十四娘。

        那种酥麻的音调,让陈鸽印象深刻。

        落座以后,她没有直切主题,而是聊了些三观和家常。

        估计是做做样子,让门后偷看的老翁放心些。

        过了十多分钟,气氛逐渐变得尴尬起来。

        见辛十四娘久久没有表态,陈鸽有所意动。

        他思虑了一阵,起身抱拳道:

        “方才想起,我还有要事处理。先行告辞,明日再来叨扰。”

        “既有要事,但去无妨。至于婚配一事,还需同父母仔细商议。”

        “嗯,好的。”

        陈鸽拱手辞别,离开寺庙。

        金钱攻势,利益诱导,人心笼络。

        这些方面,他都已经做到位了。

        辛家没有狐反对这门婚事,可为什么偏偏没有答应呢?

        陈鸽通过理性角度分析,尝试揣摩狐心。

        因此有些困惑,为何计划未能一举凑效。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

        傍晚,辛十四娘外出收衣服。

        林中有一书生见到她,心生喜欢。

        便暗自尾行,一路跟到破庙外。

        书生喝了不少酒,脸上红扑扑的。

        他见辛十四娘进入寺庙,不免有些好奇。

        便把驴栓在门前,想要进去探个究竟。

        四周断壁残垣,石阶上铺有一层细草。

        书生正犹豫时,见一位白发老翁走了出来。

        “公子深夜造访,所为事啊?”

        “老丈住这里?”

        “没错,暂借此地安顿家小。”

        书生借着酒劲,唐突的问道:

        “小生姓冯,广平府人士。听闻您有个女儿尚未婚配,愿礼聘娶之。”

        冯生当然不知道,那位心仪的红衣女子是否婚配。

        要是没有出阁,正好趁此机会娶回家。

        若是已为人妻,再借口酒醉误事,便能搪塞过去。

        冯生此举让老翁倍感冒犯,却没有立刻呵斥。

        他一锊胡须,温和笑道:

        “请公子稍后,此事需与老妻商议。”

        “老丈,且慢!”

        自古才子配美人,冯生要来纸笔,写下一首情诗交予对方。

        老翁看了看,笑着递给丫鬟,转身前往内室。

        过了好一会儿,他折返入席。

        冯生原以为好事将近,没想到对方只跟他谈笑风生,对嫁娶一事只字未提。

        他心里跟猫爪似的,憋得慌。

        后来实在没忍住,问道:

        “老丈,到底怎样了,还请明示。”

        老翁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公子诗才惊艳,必是卓越不凡的人。老夫有苦衷,不便直言。”

        辛家是狐,冯生是人。

        人妖相恋,没有好下场的。

        正因为如此,白天就算相中陈鸽也没同意婚事,就是怕害了他。

        辛九娘也是犯了这种禁忌,跟家里闹翻,独自在外漂泊数载。

        见下聘无果,冯生有些急了,问道:

        “那位身穿红斗篷的佳人,可是老丈的女儿?”

        辛老翁面色尴尬,知晓对方就是冲十四娘来的。

        七八个呼吸后,他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是。”

        “可否婚配?”

        “不曾。”

        冯生精神一震,逼问道:

        “那我为何不能娶她?是嫌弃我聘礼太少吗?”

        “公子,老夫确有难言之隐,不能言说。”

        冯生觉得被老丈嫌弃了,脸色憋得通红。

        他隐约听到内室有女人的声音,便趁着醉意,强行掀帘硬闯:

        “既然做不成夫妻,就让我再看一眼吧,免得留下遗憾!”

        众狐看到有人闯进来,都吓得尖叫起来。

        这里,可是女子闺房呀!

        几位狐女只穿了肚兜亵衣,岂能让陌生男子肆意胡来?

        冯生在诸多春色中,很快找到了红衣的辛十四娘。

        她打扮华美,手捻着腰带,亭亭玉立。

        “放肆!”

        辛老翁大怒,命仆人把书生赶出去。

        那冯生仗着酒劲,厮打了一会儿被逐出庙门。

        “与其嫁给你这种斯文败类,还不如把小女许配给剿灭山贼的英雄!”